評論 > 民意 > 正文

張杰:野蠻封城 民怨沸騰 武漢肺炎病毒戳破習近平治國謊言

作者:
武漢政府的通告使武漢市民感到驚訝,不解和絕望。許多網民留言說:目瞪口呆,小區停個水都提前兩天打招呼呢,一個千萬級人口的城市,居然選擇凌晨發布這麼重大的信息。市內公共運輸停擺的意義何在,物資運輸能保證嗎,就醫上班怎麼辦,會不會發生恐慌哄搶食品,這些一個字交代都沒有。

2019年,習近平遭遇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和國內經濟下行三大挑戰。應該說中美貿易戰和國內經濟下行是兩隻灰犀牛,而香港反送中運動則是一隻他意想不到的黑天鵝。2020年我預測習近平將面臨七大風險挑戰,其中自然災害將挑戰他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說曹操,曹操到。武漢肺炎病毒強悍出場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武漢肺炎病毒,習近平領導下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又表現得如何呢?還是讓我們先回顧一下武漢肺炎的蔓延和政府的應對措施。

2019年12月8日,首例武漢肺炎病例被發現;12月30日,武漢肺炎被曝光,內部文件被網友披露在網際網路上;1月1日武漢八名網友因散布所謂疫情謠言被武漢公安機關追究;12月9日,衛生部專家組赴武漢,稱武漢肺炎病毒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毒性不強,未發現人傳人的病例,確診病人僅為45例;1月19日鍾南山院士接受央視採訪稱,武漢肺炎病毒肯定人傳人感染,已有14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同日,習近平、李克強就武漢肺炎防治進行了批示;1月21日武漢官媒高調宣傳武漢喜迎農曆新年,「武漢百步亭社區辦萬家宴4萬戶家庭創出13986道菜」。同日,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觀看了湖北省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

香港大學新發病毒性疾病學教授管軼21日率隊赴武漢考察後對記者透露,武漢當地衛生防護沒有升級,市民對疫情無感,「似乎不作為」的當地政府甚至未對出城民眾提供任何隔離指引,「以我親自觀察調研所見,到22日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22日離開武漢的管軼以「有心無力、很悲憤」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對於武漢封城的實際效果存疑,並保守估計,「這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他直言,「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管軼強調,目前「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並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而「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頭都已經被銷毀得乾乾淨淨」。管軼為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2003年非典爆發期間,管軼和他的團隊成功確定了SARS冠狀病毒廣東活禽畜市場的傳染源,遏止了2004年初SARS的再次爆發。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中國已進入春運高峰,官方稱2019年春運將於1月21日開始到3月1日結束,共計40天。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29.9億人次。武漢人口1100萬,是九省通衢之地,預測春運墮胎3千萬左右。武漢肺炎病毒在一個地理位置極佳和一個人口流動最頻繁的時刻出手了。

面對兇猛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武漢市政府作出一項令世界震驚的極端決定,那就是將1100萬武漢市民封閉在城內。1月23日凌晨2點半,武漢市政府發布《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宣布"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共交通、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營運;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繼武漢封城後,傍晚起湖北黃岡市、赤壁市、仙桃市、枝江市、利川市、潛江市、鄂州市等八個城市也陸續宣布封城。

武漢政府的通告使武漢市民感到驚訝,不解和絕望。許多網民留言說:目瞪口呆,小區停個水都提前兩天打招呼呢,一個千萬級人口的城市,居然選擇凌晨發布這麼重大的信息。市內公共運輸停擺的意義何在,物資運輸能保證嗎,就醫上班怎麼辦,會不會發生恐慌哄搶食品,這些一個字交代都沒有。「封城已經晚了,至於為什麼晚,根本原因就是拖報、瞞報、官僚主義。當地的行政水平之低在這次事件中暴露無遺。現在光宣布封城,沒提生活物資的保障,物價的平抑,衛生用品的調運,說明來不及想這些問題,只是先想著把全國範圍的輸入性病例先降下來再說。而武漢建隔離區的速度恐怕是趕不上傳染速度的。留在武漢本地的,被感染了恐怕也無法及時收治······」一名於封城前一刻、從疫區「出逃」的居民說,武漢當局從月初一開始的隱匿疫情、到對肺炎致死病患的草率處置、不透明,甚至到封城前一刻的機場檢疫工作都還是很鬆散,這讓他大喊,武漢官員「根本失職」,對疫情的管控也「崩潰、失控,太荒唐了」。

為什麼武漢市政府會突然宣布封城,做出如此極端的決定呢?此前一天,周先旺接受採訪時表示,「我理解的武漢『封城』,是指對體溫異常、可能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人群,不讓進出城,而不是對生活在武漢的1,000多萬人不准進出。"他稱,武漢作為一座人口超千萬的城市,既要防止輸出,也要控制輸入,對來武漢的群體也要檢測體溫。目前各進出城入口都在日夜安裝設備,在大年三十除夕之前基本上能夠全部覆蓋,如此建立一道疫情防控「護城河」。但為什麼僅時隔一天,武漢市政府就改變了市長的觀點呢?我認為,是北京政府意識到武漢肺炎病毒的嚴重性,習近平作出了封城的決定。而地方官員必須無條件服從。

武漢當局的封城舉措令一些專家感到困惑。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代表高登·加利亞星期四對美聯社說,中共當局的封城令是否能奏效目前還很難說。加利亞說:「就我所知,從科學來講,試圖將一個1100萬人口的城市封鎖起來是一個新鮮事。這樣的公共衛生措施過去從來沒有嘗試過。」另外也有專家指出,非自願的隔離可能會導致更多人隱瞞病情,從而導致疫情進一步擴散。密西根大學醫學史教授霍華德·馬克爾博士說,「這是一項不可思議的工作,」他還說,他從未聽說過將隔離這麼多人作為疾病預防措施。但他認為,儘管如此,「還是會有人出去,」「會有漏洞。」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公共衛生法律與政策中心主任霍奇表示,封閉城市幾乎肯定會導致侵犯人權,而且在美國顯然是違反憲法的。他表示,「這很容易適得其反,」他說,這些限制措施可能會阻止健康人群逃離城市,使他們面臨更大的感染風險。「總的來說,這是一種有風險的做法。」

習近平曾在義大利說出「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豪言壯語。武漢肺炎這麼嚴重,給中國和世界帶來這麼大的不安。按理說他應該前往視察,安撫民心才是。習近平在雲南「遙控」,李克強在青海關懷「武漢肺炎」。據央視報導,習近平19日、20日視察駐雲南部隊,深入邊防一線,看望慰問官兵。獨立學者榮劍表示,「親臨災難現場,這是國家領導人的應有姿態,雖然其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但這樣的形式必須及時作出,否則,何以體現當國者與民共患難。令人不解的是,新時代以來這樣的場景很少出現,武漢疫情蔓延,國人期待領導人有個姿態,誰知一個去了雲南,一個去了青海,遙控指揮何止是隔靴撓癢,恤民之心何在?」

自從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他一直強調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並且編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什麼四個自信、五個全面和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但武漢肺炎事件扯下了他謊言治國的底褲。習近平領導下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又如何呢?在武漢肺炎病毒事件中,我們感受到了他的治國理政的脈絡。那就是隱瞞疫情,封鎖真是的信息,散布虛假信息欺騙公眾,一旦失去控制,就採取極端、野蠻的封城措施。我們不禁要問,封城的法律依據是什麼?履行了什麼法律程序?是否符合行政行為比例原則?如何保障公眾生活?如何克服公眾恐慌心理?沒有答案,一切都是那麼任性、霸道。「依法治國」在武漢肺炎病毒面前露出了它謊言的真面目。習近平天天不離口的「黨領導一切」,在肺炎病毒現了原形,「黨領導一切」就是不講法律、不講人性的胡作非為。

紐約時報指出,這次疫情是習近平任內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是對其領導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驗。倫敦國王學院中國研究所主任布朗直言:「這種事情絕對可以使整個政權的信心和合法性受到損害。」在中國,重大事件是否要通報社會,民眾是否擁有知情權,最終都要由中共最高領導人來定奪。《南德意志報》發表評論認為,中共決策的隨機性只能導致民眾的猜忌和不安全感,也為陰謀論、謠言和政壇內鬥提供了土壤。

武漢肺炎病毒事件暴露出中共極權體制治理國家的無能和混亂。武漢是一座歷史名城,也是令中共統治者恐懼的城市。因為這座城市具有革命的傳統,1911年辛亥革命的第一槍就是在武漢打響,統治中國268年的大清帝國由此土崩瓦解。2020年震驚世界的武漢肺炎病毒又會給中國歷史帶來怎樣的驚奇呢?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127/1401430.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