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我躺在家裡休息 突然家人開始布置靈堂」

張女士:院方給我開了針劑,要我這幾天都去醫院打針。可是現在交通不便,我們家沒錢、沒權、沒車,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問醫院是不是讓我在家等死?醫生說自己也沒有辦法。 現在我主動隔離自己,將自己關在一間小屋裡,家人每天將飯菜放在房間門口,我過去拿。母親和丈夫戴著口罩照顧我,13歲的女兒送到了80歲的公公家中。

「父親因為這場肺炎去世了,並不在統計表內……我也感染了,仍無法確診……請救救我!」

1月24日晚間,武漢的張女士在社交媒體發出求救。

她的父親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直到去世也沒能確診。自己也出現了疑似癥狀,跑了多家醫院,都沒能得到收治,只能在家中自我隔離至今。

面對《當事人》,張女士哭出了聲:「我只想有張病床」。

我躺在家裡休息,突然家人開始布置靈堂

當事人:父親什麼時候出現的癥狀?

張女士:我父親今年72歲,平時和母親一起居住,家在青山區。父親沒去過華南海鮮菜市場,平時他只去家門口的菜市場。1月10日,他獨自在外面買菜,突然渾身冒汗無法行走,在路邊休息了會兒,然後回到家中。他有多年的冠心病,家人們當時覺得父親可能是心梗。

當事人:什麼時候就醫的?

張女士:1月12號,我母親陪父親到青山區武鋼醫院,本身父親心臟不太好,而且身體也缺鉀,所以醫院先給他補了鉀。後來父親開始發燒,醫院給父親輸氧氣,照過CT後顯示肺部感染,於是從心臟科被調到了呼吸科。

當事人:能確診嗎?

張女士:院方只能針對癥狀進行了一些消炎,我父親的白血球比較低,院方給打了升白針,治療了幾天之後用上了呼吸機,醫院高度懷疑父親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是缺少試劑盒,無法確診。

當事人:後來呢?

張女士:1月24日,我因為身體不適躺在家中休息。當天下午,家人們回來在家中開始布置靈堂,我才知道父親離世。因為父親最終也沒能確診,他的名字沒有列入這次肺炎疫情的死亡統計。

張女士的CT檢查報告單顯示「右肺見多發斑片狀,結片狀模糊影及磨玻璃影」

醫生讓我回家休息,說沒有能力收治

當事人:你是怎麼染病的?

張女士:我可能是被父親感染的,之前身體一直沒有癥狀。1月18號,我去武鋼醫院給父親送飯,之後感到噁心、不舒服,回家吃了一些感冒藥。19號我在家躺了一天,當時女兒和老公還和我住在一起。

21號凌晨,我去武鋼醫院掛急診,先拍CT,大夫看完片子後讓我去發熱門診。父親的管床醫生說跟我父親的癥狀很相似。武鋼醫院雖然有床位,但是發熱門診的大夫說沒有能力收治,給我打了阿奇黴素消炎,讓回家休息。

隨後我趕到武大中南醫院,現場排隊人很多,排號需要等到晚上7點,看不到希望。武大人民醫院發熱門診還有號,但是也排到300多號,武大人民醫院因為沒有床位,既不收治也不確診,只給開了點葯,讓自己提高免疫力

武漢封城,相當於讓患者在家等死

當事人:被拒絕收治之後呢?

張女士:1月23日,也就是武漢封城的那一天,公交車停止運營,我開始低燒,我家也沒有私家車,獨自一人走了平時乘坐公交車要6站的路程才到醫院。院方沒有叫號,患者手中都拿著CT片子,人貼著人慢慢等,隊伍中有位老人燒得很厲害,都要站不住了。

等排到我了,我跟醫生說,能不能讓我住院,我不想傳染給我女兒。醫生回應,沒有試劑盒無法給我確診,也沒有床位可以提供給我。

當事人:那怎麼辦呢?

張女士:院方給我開了針劑,要我這幾天都去醫院打針。可是現在交通不便,我們家沒錢、沒權、沒車,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問醫院是不是讓我在家等死?醫生說自己也沒有辦法。

現在我主動隔離自己,將自己關在一間小屋裡,家人每天將飯菜放在房間門口,我過去拿。母親和丈夫戴著口罩照顧我,13歲的女兒送到了80歲的公公家中。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想有張病床,把我隔離起來,我害怕傳染給家人……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當事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