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外媒:中共如何從加拿大偷竊冠狀病毒作為生化武器

去年一艘神秘的走私船從加拿大走私冠狀病毒,被抓獲。由此追溯到在加拿大實驗室工作的中共間諜。調查揭示這些間諜在為中共謀劃生物武器。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疑由生物武器實驗室-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病毒泄漏引發。

邱香果因涉嫌偷竊加國病毒樣本而被調查。(視頻截圖)

去年一艘神秘的走私船從加拿大走私冠狀病毒,被抓獲。由此追溯到在加拿大實驗室工作的中共間諜。調查揭示這些間諜在為中共謀劃生物武器。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疑由生物武器實驗室-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病毒泄漏引發。

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報導,埃及病毒學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Ali Mohamed Zaki)博士從一個沙特阿拉伯病人的肺部分離出一種新型病毒。分離出來後,他鑑定出了以前未知的冠狀病毒。

2012年6月13日,一名60歲的沙烏地阿拉伯人被送往沙烏地阿拉伯吉達的一家私人醫院,他有7天的發燒、咳嗽、咳痰和呼吸急促史。他沒有心肺疾病或腎臟疾病的病史,沒有長期藥物治療,也沒有吸菸。

在常規診斷未能識別出病原體後,扎基與荷蘭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EMC)的首席病毒學家羅恩•富奇耶(Ron Fouchier)聯繫,以尋求建議。

富奇耶把扎基發給他的樣品病毒作了排序。他用一種廣譜的「泛冠狀病毒」實時聚合酶鏈反應(RT-PCR)作測試,區分許多已知的會感染人的、已知的冠狀病毒的性狀特徵。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直接從富奇耶(Ron Fouchier)手中購得冠狀病毒樣本。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採訪報導,冠狀病毒被中國間諜從加拿大的實驗室偷走。

加拿大實驗室

報導說,冠狀病毒於2013年5月4日從荷蘭實驗室抵達加拿大的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加拿大實驗室培養了這種病毒,並用它來評估加拿大正在使用的醫院診斷檢驗結果。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的科學家們研究哪些動物物種可以被新病毒感染。

這項研究是與加拿大食品檢驗局的國家實驗室(國家外來動物疾病中心)共同完成的,該中心與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位於同一大樓內。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長期以來一直為冠狀病毒提供全面的測試服務。它分離並提供了SARS冠狀病毒的第一個基因體序列,並於2004年鑑定出另一種冠狀病毒NL63。

這家位於溫尼伯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被中共間諜以「生物間諜活動」作為攻擊目標。

中共生物間諜活動

該報導表示,2019年3月,在一次神秘事件中,來自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的一批極毒病毒最終抵達中國。該事件引發了生物武器專家的重大醜聞,他們質疑加拿大為何向中國發送致命病毒。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的科學家說,高度致命的病毒是一種潛在的生物武器。

經過調查,該神秘事件可追溯到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工作的中共間諜。四個月後的2019年7月,一群中國病毒學家被強行帶離。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是加拿大唯一的4級醫療機構,也是北美僅有的少數幾家能夠對世界上最致命疾病進行研究的單位之一,這些疾病包括伊波拉、SARS、冠狀病毒等。

邱香果(音)–中共生物武器間諜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科學家與她的丈夫,另一位生物學家以及她的研究小組成員一起被帶離了加拿大實驗室,邱香果被認為是中共生物武器間諜。邱是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特別病原體計劃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部門的負責人。

邱香果是出生於天津的中國科學家。她最初於1985年從中國河北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並於1996年到加拿大攻讀研究生。後來,她就職於曼尼托巴大學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和兒科學與兒童健康系,在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工作,未從事病原體研究。

據報導,轉變是從2006年開始的。她自2006年後一直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從事致命病毒的研究。她2014年把她自己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研究的病毒運往中國,這些病毒有Machupo、Junin、裂谷熱、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和Hendra等。

滲透加拿大實驗室

邱香果博士已嫁給另一位中國科學家鄭克定博士,他也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工作,主要從事「科學技術核心」工作。鄭博士是一名細菌學家,後來轉到病毒學領域。這對夫婦負責招了許多與中共生物武器計劃有直接關係的中國科研機構的間諜做學生,把他們滲透到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這些中國科研機構的名稱如下:

1.長春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

2.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3.湖北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4.北京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

上述所有四個中共生物武器機構都與邱香果博士合作,研究伊波拉病毒。軍事獸醫研究所也參與了裂谷熱病毒的研究,而微生物研究所參與了馬爾堡病毒的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後者研究中使用的藥物法維拉韋(Favipiravir)早先已經由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成功測試,名稱為JK-05(最初於2006年在中國註冊了日本專利),這種藥物針對的是伊波拉病毒和其他病毒。

但是如果將冠狀病毒、伊波拉病毒、尼帕病毒、馬爾堡病毒或裂谷熱病毒納入其中,邱博士的研究將更為先進,並且對中共生物武器的發展至關重要。

加拿大的調查正在進行,現在的問題是,是否之前其它的病毒或基礎製劑設法送到中國,發生在2006年至2018年間。

武漢冠狀病毒

邱香果博士在2017-2018學年至少去了五次上面提到的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並於2017年1月獲得了BSL4認證。此外,2017年8月,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批准在武漢研究機構開展了涉及伊波拉、尼帕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的研究活動。

巧合的是,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20英里(約32公里),該市場是冠狀病毒爆發的中心,被稱為武漢冠狀病毒。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位於與中共生物武器計劃相關的中國軍事設施武漢病毒研究所。它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旨在達到4級生物安全標準(BSL-4)的實驗室――最高的生物危害水平,這意味著它有資格處理最危險的病原體。

冠狀病毒生物武器

武漢病毒研究所過去曾研究過冠狀病毒,包括導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或SARS的毒株、H5N1流感病毒、日本腦炎和登革熱。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還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細菌-一種曾經在俄羅斯開發的生物製劑。

「該研究所研究過冠狀病毒(特別是SARS)」,曾研究中共生物武器的以色列前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說,「SARS總體上包含在中國(中共)的BW計劃中,並且在幾個相關機構中進行了研究。」

肖漢姆並表示,目前並不清楚該研究所的冠狀病毒研究是否專門用於生物武器開發,但有此可能。

他指出,過去外界就曾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提出過懷疑,當時加拿大的一些華裔病毒專家曾違規向中國發送一批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樣本,包括伊波拉病毒。

當被問及新型冠狀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時,肖漢姆說:「原則上,病毒的向外滲透可能是病毒泄漏,也可能是實驗室的人員被感染但未發覺而帶出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這種情況。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或跡象表明發生這種事件。」

據印度大博弈(GreatGameIndia)報導,喬治敦大學神經病學教授兼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生物武器高級研究員詹姆斯•佐丹奴(James Giordano)表示,中國對生物科學的投資不斷增長,放鬆圍繞基因編輯和其他尖端技術的道德規範以及政府與學術界的融合加強了這種病原體被用作生物武器的猜疑。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128/1401902.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