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市民更陷絕境!中共又一輪封口開始 比封城更致命

—「救救我們」 武漢市民在封城絕境中呼喊

杭州女教師胡維麗今年回武漢與父母團聚過新年,父母家在武漢青山區綠景花園。只是,她萬萬沒想到,政府口口聲聲「可防可控可治」的武漢肺炎,為何轉眼間就成了追魂奪命的封城大災難。

武漢肺炎擴散,何時見到曙光?

儘管在海內外各界探尋真相、呼籲拯救生命的巨大壓力下,中共被迫將其發布的武漢肺炎確診和死亡病例人數、快速提升,但真實的疫情以及武漢病患的境遇,仍比當局宣傳的要嚴重和惡劣許多倍。

大紀元通過採訪調查發現,在中共「封城」和新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瘟疫的交叉感染下,患病的武漢市民及其家屬們,已被逼入死中求生的絕境。大紀元搶在中共「封口」前,儘力替他們發聲:「救救我們!」

繼之前兩個月的隱瞞疫情並抓捕披露信息的網民,1月26日起,中共開始新一輪的「封口」行動。據微信公告和網路流傳的網信辦、公安通知,中共威脅要將發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的民眾抓捕、判刑。

1月26日起,中共開始新一輪的「封口」行動。(網路截圖)

中國人使用最多的社媒之一、微博,亦跟進封鎖與中共當局不同調的武漢肺炎資訊,甚至要求所有在微博上發布求救信息的網民,必須實名認證,否則,求救信息一律刪除。

對於絕大多數依賴微信微博等新媒體,來獲取中共宣傳之外的資訊的中國人而言,「封口」相當於剝奪了最後一點知情權和說話的權利。

而對被封城的各地民眾而言,封口要比封城更致命,因為這意味著許多已經或可能被感染新冠狀病毒的中國人,不但要在缺醫無葯的環境下被迫等死,甚至就連自己絕路求生的自救努力,也可能被中共掐斷。

1月28日,大紀元搶在中共大力「封口」前,採訪、記錄了武漢居民發布在社媒上的點滴求救信息。

武漢市民:「我們沒辦法了」

網名為「Jacky-嘎嘎」的孫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一家四口,住在武漢市硚口區,母親50歲,因發燒去武漢市東西湖區人民醫院,做檢查發現感染了病毒性肺炎;東西湖醫院的醫生讓我母親住院隔離,但醫院沒有床位不讓我們住。我母親病情迫在眉睫,亟需救命,懇請社會關注。」

圖說:孫女士懇請社會關注,救救自己的母親,「我們沒辦法了」。圖為孫女士母親的醫療檢查等病歷資料。(網路截圖)

武漢封城能否對防治疫情起到效用,目前尚未可知,但許多被感染或懷疑被感染的武漢居民,卻因此陷入困境。

孫女士說,自己給社區、衛健委打電話都沒有人管,「社區有車,但他們不送病患求醫,我們只能自己高價叫黑車,送母親去距離最近的政府指定醫院、東西湖醫院」。

「武漢封城了,交通斷絕,我們沒辦法去到更遠的醫院;而且,武漢市規定醫院不受理跨區的病患,所以我們沒得選擇,只能去近距離的醫院。」

東西湖區人民醫院沒有床位,他們只是叫了120救護車將母親送到泰康醫院。

不過,在武漢市,如今的120救護車似乎也無法給病患和家屬帶來任何希望。孫女士說,「120隻是拖人去醫院,去了泰康醫院也沒法,只能等,泰康醫院沒有床位,醫院拒收,我媽媽只能回家。」

孫女士告訴記者,「被感染的病人很多,120上一車子的人。」她說,網友告訴自己,現在只能去網路上求救,希望媒體介入,能夠引起政府關注。

「我只能在微博上發帖求救,我留下了自己的電話」,孫女士無助的說到,「我們沒有辦法了。」

「求求政府來抓我,只要能救父母」

1月28日,名為「泰禾18某禾苗」的林某在微博上發帖求救:「我求求你們快找人闢謠、警察抓我、政府找我、只要我父母還有救,求求大家救救我父母。」

經過微博實名認證的林女士,當天13:48分發帖說,「這就是現在的武漢,120終於送到了醫院,醫院連氧袋都沒有,只能放在門診地上。我爸快不行了,重度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重度糖尿病。母親也於一周前確診病毒性肺炎,不知道兩老能不能挺過去。」

當晚21:16分,她發帖說,「到現在為止,老爸還是在門診躺著,飯又沒有吃進去,情況越來越糟糕,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

1月29日凌晨,她還在醫院繼續發帖,「凌晨40分,依舊無法入睡。不停地根據大家提供的渠道方法打電話,想盡一切可能。可依然有心無力,父母親還在門診躺著。」

實名認證網民「泰禾18某禾苗」,在社媒上發帖為父母求救。圖為該網民提供的、感染新冠狀病毒的父親躺在醫院門診部中的照片。(網路截圖)

1月26日起,網名為「一瓶鹽汽水兒」的虞某就一直在微博上,為自己感染上武漢肺炎卻遲遲得不到救治的父親,呼籲求救。

1月27日,實名認證過的這位網民在微博上發帖說:「睡了一會兒,感覺自己有點發燒,有沒有武漢本地人願意送一些葯,氧氣包,溫度計給我,打了110告知由社區管,打120說是要排隊送醫院,社區也上報了情況,我現在沒有別的辦法了,只想撐住,等排隊來接我們,父親下不來床。」「如果有人覺得我造謠,我希望你能趕緊要110,聯繫中央要政府把我抓走。」

武漢時間1月27日16:11分,他在醫院裡排隊等候時,發帖說,「120送來只能放在地上,我爸快不行了,我不知道誰能救他。」三個半小時後他繼續發帖說,「我今天看到最多的兩輛車,一輛黑一輛白,我父親現在坐在過道的坐位上,不知道能支持多久。」

他在無助和絕望中寫道,「我求求你們派人來闢謠我,我求警察來找我,政府來找我,這樣可能我父親還有救,我微博有詳情,不是只有這一條,求求大家救救我父親。」

名為「一瓶鹽汽水兒」的網民,陪感染新冠狀病毒的父親在醫院排隊求醫。圖為他在醫院內拍攝的實景。(網路截圖)

「讓我們在家裡坐著,等死」

杭州女教師胡維麗今年回武漢與父母團聚過新年,父母家在武漢青山區綠景花園。只是,她萬萬沒想到,政府口口聲聲「可防可控可治」的武漢肺炎,為何轉眼間就成了追魂奪命的封城大災難。

更令她絕望的是,自己父親在醫院治病中被感染上新冠狀病毒肺炎,但卻無處就醫,而自己家裡的多數成年人目前已疑似染病,一家人只能在家等死。

她在微博上發布求救帖時說,「我爸去年12月份開始透析,1月18號,我爸從普仁醫院透析回來發燒……今天27號下午我爸確診了新型冠狀病毒,可是現在,我爸人在家中,無人來管。」

「而且現在我們家,我已經發燒三天,我媽也已經發燒,我弟媳婦也發燒,都沒有人管……又不能出去……就讓我們在家裡坐著,等死。」

胡維麗呼救說,「他(政府)就是不來管,確診病人都沒人管!家裡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孩子!像這樣我們一家人怎麼活啊?怎麼活?請救救我們!我的聯繫電話:13606717635」。

為父母呼救的胡維麗並不孤單,武漢市民喻女士一家人同樣深陷絕境,只能被政府要求「在家等死」。

喻女士的子女1月27日在海外社媒上發帖呼救,「我母親感染武漢肺炎,醫院隱瞞病情,在家高燒卧床12天……共產黨指派的社區中心主任說無法安排病床,建議在家等死。我爸亦被傳染還得照顧我媽精神已經崩潰。他們無藥物無食品無醫療。請救救他們吧!」

「中共在不向老百姓提供食物與藥物的情況下封城,真是草菅人命。」「我們走投無路了。」

親人染病被「等死」網路爆料遭霸凌

而武漢網民「嘉微」一家人的遭遇更令人心寒。

名為「嘉微小坨坨」的網民1月24日發帖爆料說,姨媽和姐姐疑似感染武漢肺炎,最開始發燒,去醫院,發現患者一邊排隊、一邊交叉感染。「沒辦法,第一晚被趕回家。」第二天姨媽扛不住,「姐夫哭著求醫院,醫院算是收了」,「然而太晚了,兩天人沒了。」「醫院到現在也還是不收我姐姐,她也不敢入院了,入院也沒有任何隔離措施。」

「嘉微小坨坨」最後悲憤地控訴,「大力告知的可控?不會人傳人?……一直在隱瞞隱瞞,多少無辜的生命就這樣犧牲了!」

「我們普通老百姓能怎麼樣?無處問責,死了就死了,政府能賠命嗎!」

該網民的親屬、名為「珊姐威武」的網民跟帖說,姨媽遺體就放在漢口醫院的病床上,醫院不讓進太平間,要家屬自己聯繫殯儀館、自己消毒。家人就聯繫到了一家殯儀館,直到24日中午11時,殯儀館的車還沒有來。因為該殯儀館只有一輛車能消毒,全城拉死人,一家醫院一家醫院的拉,「昨天(23號)一天拉了50個死人」。

「嘉微」一家人在社媒上爆料、揭露武漢疫情真相後,遭五毛(中共的網路評論員)或被中共嚴重洗腦人士的語言霸凌和圍攻。

(網路截圖)

(網路截圖)

最後,「嘉微小坨坨」先生的一名校友,聯繫上一名有正義感的網路大v,通過提供身份證明等方式,為「嘉微」一家人的身份和爆料真實性作證,隨後該網路大v在社媒上呼籲公眾關注,幫助「嘉微」一家「至少恢復網路生活平靜」。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陳漢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