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武漢肺炎最新消息驚天內幕!中共17個月前開始備戰了 挑戰中共3個不敢回答問題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蔓延,但對病毒源頭一直未有定論,加之當局把華南海鮮市場封掉、洗地,讓調查病毒源頭幾乎不可能,隨之病毒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說法盛行。日前有網友調查發現更多該實驗室可能涉及新型冠狀病毒的蛛絲馬跡,還挑戰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研究組長周鵬回答3個問題。

武漢P4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研究組長周鵬(資料照片) 武漢P4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研究組長周鵬(資料照片)

有網友29日發現,2018年11月22日中科院武漢分院網站,轉載澎湃新聞當年4月5日的文章顯示,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周鵬博士的團隊,在2018年成功追到了2003年的SARS冠狀病毒源頭(他們在雲南的山洞裡找到帶SARS病毒蝙蝠),後來又成功追到了2017年的 SADS冠狀病毒源頭。(他們在廣東山上找到了另一種蝙蝠導致當年的豬瘟)

找個團隊還發現了蝙蝠的天然基因庫,並且在實際操作上,他們已做到讓同一隻菊頭蝙身上同時攜帶了SARS病毒跟SADS病毒。

周鵬在上面的文章提到,冠狀病毒的重組很厲害,就像搭積木一樣,我的模塊放在你那裡,你的模塊放在我這裡,將來SARS病毒與SADS病毒的重組是完全可能的事。

這次武漢新冠病毒病患表現出來的病症和SARS病症(肺感染)、SADS病症(腹瀉、嘔吐)是一樣的。

28日中共官方也宣布這次武漢肺炎除了飛沫傳染途徑(呼吸系統)外,又新加了糞便傳染途徑(消化系統)。

該網友還對武漢P4國家實驗室不能分離病毒提出質疑。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他說,全國唯一的P4頂級實驗室,又在武漢市本地,又有這麼強的專門研究蝙蝠身上攜帶病毒的團隊。這次武漢肺炎的病毒分離卻是送到上海安全等級低一級的實驗室。而且結果一直沒有發布。

該網友還請周鵬博士來澄清他的幾個疑問。

這次的武漢病毒是否有可能是之前已發現的兩種或數種蝙蝠身上冠狀病毒的重組?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價目表裡,根本沒有蝙蝠這一道菜(有野豬、娃娃魚,但是並沒有蝙蝠,也沒有果子貍)。

如果最初幾位感染者是吃了在那賣的野生動物,那麼這些野生動物(比方說野豬、娃娃魚)是怎麼被蝙蝠感染上的?

截至當前時間,澎湃新聞的原文網址(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060477

和中科院武漢分院的轉載網址(網址:http://www.whb.ac.cn/xw/mtjj/201811/t20181122_5191174.html)都可以打開。

2019年9月19日的一則微博文章顯示,細思恐極,武漢早在2019年9月份就進行「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乘客不適」演練。也就是說武漢當局在9月18日的新型冠狀病毒演習之前,就已知道,會出現新型冠狀病毒,而且是強傳染!至少說明在去年九月份,武漢就知道新型冠狀病毒存在。

 

不論源頭在哪,當前最緊急的還是防控疫情擴散,研發出疫苗,不過瑞士製藥巨頭的警告表明,短期內製造出疫苗的可能性不大。

《CNBC》報導,瑞士製藥巨頭諾華執行長Vas Narasimhan今天表示,他預期需要花超過一年的時間,才能真正找到武漢肺炎的疫苗,因此目前在抗疫上,需要藉流行病學的控制手段才能真正改善疫情。

目前,澳大利亞的彼得·多爾蒂感染與免疫研究所在24日,已從一名確診患者身上取得新型冠狀病毒,並在28日成功繁殖病毒,能用於抗體測驗,並使研究人員在沒有癥狀的患者身上檢驗出病毒。

中共雖然醫療物資奇缺,卻一再拒絕國際社會援助,但對隱匿真相卻出手迅速。

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人士高飛,因募集當地肺炎醫療物資,於1月29日被當地警方約談做筆錄,至今未歸。

被約談的前一天28日,高飛到當地部分藥房、縣醫院以及紅十會實地了解到現在病毒感染越來越嚴重,前線防護脆弱不堪,醫生用的絕大部分都是質量不過關的一次性口罩,一次性防護服,N95口罩急缺,護目鏡也短缺。

江蘇省徐州公安局本周二(28日)通報,27日網民「剛子」發表本次疫情的言論,依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行政拘留7日。

江蘇泰州市第二人民醫院本周二(27日)通報批評宣稱,26日,急診科護士李敏,與同學微信聊天時,談論疫情防控相關信息,聊天記錄被同學發至微信群。

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長期以來,中共官員不去設法解決問題,卻以強硬手段打壓提出問題的人。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就中共官場這種思維模式釀的惡果。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