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武漢肺炎讓「恨的主義」掉頭轉向

作者:

湖北返鄉人員被員警和街道封門。(視頻截圖)

最近讀到《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其中有內容指出:共產邪靈主要是由「恨」構成的;這種「恨」是共產主義的根本來源;共產黨以「恨」立國,以惡治國,其大力宣揚的「愛國主義」,其實是「恨的主義」;「愛國」意味著恨美國、恨西方、恨日本、恨台灣、恨西藏、恨自由社會、恨普世價值;中共利用教育、媒體、藝術等等手段,廣泛散播這種「恨」的物質。

幾十年來,中共千方百計的將這種「無緣無故的」、「非常邪的恨」灌輸到中國人的頭腦中,使現在的中國人一提到美國、西方、日本、台灣等自由社會就氣炸,好像不把人家妖魔化就枉為中國人。

如今,奪命病毒以武漢為中心迅速散播開來,整個中國都沉浸在人人自危的恐慌、驚懼與悲憤中。由於沒有疫苗和解藥,醫療人員與物資都嚴重匱乏,甚至連生活物資都極度短缺,越來越多中國人感到無助、悲觀、甚至絕望,彷彿已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

就在此時,有「海外支援」的消息傳到中國。中共新華社的駐外記者發消息稱,「海外支援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據報導,日本大分縣大分市政府「於27日向武漢市寄出3萬個口罩」,「也於28日向其友好城市重慶市捐贈5萬個口罩」。此外,「日本外務省29日宣布,一架28日晚前往中國的飛機攜帶了一批支援物資」,「包括約1.5萬個口罩、5萬雙手套、8000副防護鏡、2000個醫用口罩以及個人防護服50套」,「還有東京都政府捐贈的約2萬套防護服」。

作為中共喉舌,新華社在接下來的報道中,自然就會大量的發布海外華人華僑如何「牽掛祖國」、「支援中國疫情防控工作」的消息。然而,「他們紛紛捐獻資金或醫療物資」的善心與這些華人身在自由社會、在普世價值的熏陶下成長,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此外,這些物資雖然被捐到中國,但能否順利的進入中國,甚至交到急需者的手中;在中共的「敵視」下,仍不容樂觀。

如果在牆外的網路上搜尋,就不難發現,在海外,想要給身處危殆的中國人捐款捐物的並不在少數。一位在美國的中國人就曾經歷:美國Home Depot僱員一聽說他買的口罩是寄往中國的,就立即表示,「這樣吧,我們公司給你折價,相當於最貴的那盒由Home Depot捐的,如果你還需要更多什麼,我們還可以申請多捐」。

實際上,想要探究「海外」對深陷絕境中的武漢人乃至中國人的真實態度如何,不僅要看其是否捐獻了資金或醫療物資,還得看這些國家及其民眾在面對中國患者時的反應和表現。

幾日前,有澳洲的網友發帖稱,「新南威爾士州宣布,所有在入境之後發病並被確診的武漢肺炎患者,即使沒有醫療保險/身份,也可以在公立醫院和急診得到免費救治,不管你是學生還是遊客」。另有消息稱,「日本內閣將在28日的會議上將新型肺炎納入『指定傳染病』,這意味著日本政府對日本境內入院治療的人員,不分國籍,所有治療費將由政府承擔。此外,日本為表尊重,不公布患者國籍」。

目前,已有因旅遊而滯留在日本的湖北網友發帖稱,由於簽證到期,他們得申請在日本多留15天,結果日本當局給他們延長了30天,「並且補充說,如果到期時還沒有恢復到武漢的航班,還可以繼續來找他們」。

此外,泰國國家移民局也發布文件表示,「決定免除(中國遊客)因中國境內機場關閉無法返回而延期滯留泰國的罰款」。

而美國,則更是一直向北京建言,要讓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工作人員前赴中國,支援北京對抗武漢肺炎,但無奈卻遭到了北京當局的拒絕。

看到以日本、美國為主的自由社會不斷向中國伸出援手、表達善意,中共內心的恨卻並沒有因此而消減。否則,「外援被拒」的消息也不會頻頻傳來。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中國人被中共灌輸的「恨的主義」此次沒衝著自由社會發泄出來,卻在武漢人身上找到了用武之地。

在中國國內,與英國私立寄宿學校協會(BSA)近日針對武漢肺炎在英國公眾中引起的關注和擔憂所發布的「決不容忍排斥歧視中國學生」的聲明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中共對武漢人下發的逮捕令以及中國各地對武漢人展開的「歧視」行動。

高喊著「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眾志成城抗擊疫情」的中共,一聽說有500多萬人「逃離」武漢,就臉色大變、暴跳如雷,立即下令在全國範圍內,對這些疑似病毒攜帶者進行大抓捕。

在這種政令的指引下,幾個武漢人一跑到雲南,就被當地警方「抓獲」。河北正定縣還想到了懸賞抓人,當地政府規定「凡是舉報從武漢回鄉沒登記的人員,查證核實後直接獎勵1000元」。此外,在河南某地的宣傳單上也明確寫著,「如發現家中有湖北武漢人員來往,取消2020年商品糧種植補助」。

另有視頻錄製者在拍到某地疾控人員在路口攔住一個路人時,就激動的喊道:「看見了嗎?又逮住一個!」可見,如今在人們耳畔不斷響起的「跑出來」、「抓起來」、「逮住」等怒吼聲,都不是衝著過街老鼠、有罪之人,而是針對2020年初的「武漢人」、「湖北人」而來。

當武漢「封城」之後,各地就以迅雷之勢,在高速路和小路上對武漢人、湖北人設置了重重關卡和路障。對此,知名財經評論人士寒冰撰文寫道,「看到視頻中鄂A車牌的轎車,在風雨中,被勸阻,不能進村,不得已掉頭」;「這是一種比疫情本身更令人寒徹心扉的悲涼」;「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引發人們對湖北人的恐懼、歧視乃至敵視」。

還有網友披露,一家人從武漢回河南老家過年,不想卻等來了「全村人不分男女老少輪流來他們家門口,喊著讓他們滾回武漢」,這些家鄉的親人們「突然之間一個個變得凶神惡煞,惡語相加」。

如今在中國,「凶神惡煞」的除了人,還有標語。「湖北回來不報告的人都是定時炸彈」,那意思是,只要見了湖北人,就得排查、清除。那句「發燒不說的人,都是潛伏在人民群眾中的階級敵人」則更是上升到了文革「武鬥」的高度。

可見,「十年浩劫」雖然遠去,但埋在中國人心中「非常邪的恨」卻並未消除。時至今日,都隨時有可能因為一次偶然事件而被重新點燃、甚至爆發。

當初,中共給國人灌輸「恨的主義」時,或許未曾料到,這種恨也將無一例外的延燒到自己身上。如今,「滿屏都是罵武漢官員」、「要求書記省長下課的」。而近日,就有上海某醫院主任,被民怨眾怒嚇得發話,「把所有崗位的醫生都換下來」,「換成科室的所有的共產黨員」。中共或許沒想到,「讓領導先上」已從怒吼變成了現實。

中國人對政府的「恨鐵不成鋼」若持續下去,中共政權也就岌岌可危了。中共遲早會發現,就算自己被推翻、倒台了,中國人也「難解心頭之恨」。以「恨」立國的中共散播仇恨、殘害無辜、迫害正信,終將引火自焚。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