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剛柔並濟美麗溫婉少女領悟「水」的力量

當舞台上的大幕拉開,一隊大唐仕女宛若凌波仙子,款款行來。行雲流水、靈動優雅的姿態如清風拂面,又如清泉灑落花間。演員們指端的長袖輕盈地舞動著,收時如盛開在掌心的炫麗花朵,放時如春風裡飛旋的花瓣。舞動間將大唐仕女的嫻靜優雅、端莊大氣表現得淋漓盡致,讓台下的觀眾在如詩般的意境中沉醉不已。這是去年美國神韻藝術團巡演中的舞蹈《長袖舞唐宮》中的一幕。

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員肖嘉祺

當舞台上的大幕拉開,一隊大唐仕女宛若凌波仙子,款款行來。行雲流水、靈動優雅的姿態如清風拂面,又如清泉灑落花間。演員們指端的長袖輕盈地舞動著,收時如盛開在掌心的炫麗花朵,放時如春風裡飛旋的花瓣。舞動間將大唐仕女的嫻靜優雅、端莊大氣表現得淋漓盡致,讓台下的觀眾在如詩般的意境中沉醉不已。這是去年美國神韻藝術團巡演中的舞蹈《長袖舞唐宮》中的一幕。

去年神韻晚會中的節目《長袖舞唐宮》。嘉祺在中心起舞,水袖飄飄。

相傳水袖起源於漢代,盛行於唐朝,講究演員身韻、身法和技巧的和諧統一,是中國古典舞中難度很高的技巧。就在去年,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演員肖嘉祺擔任了《長袖舞唐宮》這支舞的領舞。儘管舞台上的她看起來將水袖演繹地瀟洒自如,舞出千姿百態的美麗線條和軌跡,但台下要把水袖技藝練至遊刃有餘卻並非易事。那嘉祺是如何演繹出水袖的飄逸靈動和中國古典舞的技法身韻的呢?

「我已經練習水袖許多年了,還記得剛開始學時,經常會出現各種狀況。袖子完全不受控制,不知道會飛到、纏到哪裡。同學們有時開玩笑說,是不是今天風太大了。」嘉祺笑著說。她回憶道,自己剛一開始怎麼也無法把長長的袖子甩出去,情急之下使儘力氣去揮舞袖子,結果袖子卻更出不去了。眼看怎麼努力練習也沒有起色,心情糟糕的嘉祺決定先停下來休息一會兒。「我想起老師曾講過:『要像一張白紙一樣地來上課,把自己所有過去的想法觀念都放下,敞開心去接受新鮮的東西。』」

嘉祺把自己的舞蹈練習錄了下來,像一位初學者一樣分析自己是如何發力的,不同的發力方式會讓水袖如何動起來。「我後來終於明白了,我之前那種覺得要把東西拋到哪個方向,就要往哪個方向用力的想法是錯誤的。水袖是軟的,想讓它往哪個方向走,需要先往反方向用力。這就像划動水一樣,想讓船往前走,要把槳往後劃。」

這茅塞頓開的領悟,不僅讓嘉祺征服了水袖,還意外解決了一個她學舞之後由來已久的問題。「每當我練不好,或是出現一些失誤時,就會沉浸在一種很消極的情緒中,很著急,可往往越著急,事情反倒越糟。有時甚至在演出中,我覺得自己哪個動作沒做到完美,都會心中很不安,無形中影響了接下來的演出。」

嘉祺是一位溫婉安靜的女孩,不太擅長表達自己,這讓她更難化解內心的壓力和焦慮。練習水袖的事例,像是在她面前打開了一條出路。「我可以用舞動水袖的方式去反過來想問題啊!過去我面對問題是怕和擔心,想到的全是自己做不好之後造成的壞結果,別人會怎麼看我,是不是會影響演出效果。但現在我會反過來看,問題總會有的,能發現它是好事,恰好可以藉此改正提高。」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嘉祺順利完成了去年的巡演,像她一直希冀的那樣,成功扮演了一位古代宮廷仕女。

從古人對水的天性的解讀中,嘉祺領悟了許多道理,對她跳舞,甚至是做人方面都有啟發。

嘉祺四歲就隨家人移民到溫哥華,小時候她最愛看中國古裝劇,非常喜歡古代的宮廷,幻想著自己能穿越時空,變做優雅高貴的格格或是公主穿行於那紫柱金梁之間。時光荏苒,嘉祺出落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決定前往紐約專業學習中國古典舞,童年的夢想似乎也離她越來越近。

在來到紐約飛天藝術學院之後,嘉祺不僅學習到了傳統的中國古典舞技法和身韻,還學習了許多中國傳統文化課程,她尤其喜愛先秦的著作和文化。「曾有人對我說,水袖是中國古典舞中很難的技法,必須有很好的身法、身韻才能跳好。身法的技巧可以通過練習來不斷磨練,身韻就需要自己內心的變化,要去感受和理解舞蹈中的內涵。」中國古典舞有幾千年的歷史,其中體現著許多中國傳統文化思想,如果演員體會不到其中的深意,往往動作就表現不出中國古典舞最講求的韻味。

以水袖為例:「水袖與水最相關。」嘉琪在先秦諸子百家中,最喜歡道家的理念。老子的《道德經》中對水有著最讚賞透徹的詮釋,認為「上善若水」,「水德」是最完美、崇高的品格。老子說:「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天下萬物,儘管水看似最柔軟,卻又是最有力量的,沒有什麼可以勝過它。嘉琪在演繹水袖時,對水蘊藏在內部的力量有了切身的感受。「水袖是內緊外松的,觀眾眼中的水袖飄逸輕盈,但這種瀟洒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水袖是手指的延長,演員在舞動時要把力量送至比平時更遠的地方,也就更難控制。」

神韻的舞蹈演員在舞台上演繹《長袖舞唐宮》時,柔軟的水袖在她們手中揮灑出手時如劍氣劃破長空,旋舞翻飛時如歡慶的煙花綻放,不僅展現出了中國古代女子的優雅婉約,更用這份「水」的力量展示出了大唐盛世的磅礴大氣,恢弘軒昂,這也是陰陽轉合之間的道之玄妙了。

跳中國古典舞,要重視提升自身內在的修為,嘉祺對這一點深有體會。

此外,老子最推崇的「水之美德」還有水的謙卑,「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水儘管力量強大,卻總是往低處流淌,不顯示炫耀。「我剛做領舞時壓力很大,因為中間有一段獨舞,覺得所有人都會看著自己,生怕跳不好。有一天練習時,我又感覺自己表現不好,心情很低沉。但在隨後的集體排練中,我看到了這隻舞在舞台上的整體效果,真的是很美、很壯觀。我們是一個集體,我就像其中的一滴水,不應該在舞台上放大自己,儘力做好就好。」

在領悟了這些關於「水」的道理之後,嘉祺和她的夥伴們在演繹水袖這隻舞蹈時,有了更深層的打動人心的力量,而這也正是神韻藝術團的使命所在。「神韻的使命是弘揚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韻展現的是演員內心的東西,我們要先自己去理解和領悟傳統文化,再通過舞蹈語言展示在舞台上,讓全世界的觀眾都從中感受到靈性的啟迪和升華。」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品味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