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章曉鞠:疫情管控昏招頻出 凸顯中共執政核心邏輯

—疫情管控昏招頻出 折射中共執政危機

作者:

作者章曉鞠在香港聲援支持香港反送中活動。(作者提供)

黃曆豬年歲末,即將跨入庚子鼠年之際,中國再次爆發了繼2003年非典之後的全國性大瘟疫,疫情以武漢為源頭,來勢洶洶,就連中共官方不可信的確診病例都已超過一萬多,死亡兩百餘人(民間估計遠不止此),而湖北、廣東、溫州等多地「封城」,30省市自治區啟動一級響應,涵蓋總人口超13億,迄今尚未達到傳播峰值時段。自去年12月8日首例確診患者,疫情已經前後歷時五十餘天,中共當局,以其固有的官僚、傲慢、粗暴,將人類罪惡的下限,刷新到一個嶄新的高度。而被肆虐中的疫情所無情揭露的,除了中共官方公共衛生應急機制的短板,還有中國社會中被經濟假象和歲月靜好所掩蓋的道德困境。

眾所周知,自1949中共奪取政權以來,從大饑荒、三反五反到文革,從六四屠殺、新疆再教育營再709維權律師大抓捕,每一天都在製造無數的無辜受害者,訪民、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者、反對派,也幾乎都被無情的鎮壓,由此積累了罄竹難書的社會矛盾和冤情。而如今,一場本來可控可防的疫情,再次暴露了中共執政的核心邏輯:維穩遠遠重要過人民生命!

基於這樣一種反人類反人性的執政理念,大多數地方主要官員,歷來將「第一時間的壓制」和「洗地」的維穩手段作為管控「不穩定因素」的基本工作流程,對此他們有著駕輕就熟的自信,甚至到了不加思索的程度。這當然也與中共官員的晉陞機制和追責機制中的重大缺陷不無關係,官員們在處理危機時,基本不考慮事件的深層次原因和其帶來的長期深遠影響,而總是著力於解決矛盾的表象。

其實,必須承認,這種消防隊般的慣性工作模式,對於短期暫時平息非持續性的危機,確實有時是奏效的,回望近年來,比如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毒疫苗事件、紅黃藍幼兒園事件、成都七中食品變質事件、西寧公交地陷事件等重大社會輿情的事件都是孤立性的,非持續性危機,很快都被當局以維穩手段快速平息下去。雖然這種平息只是表象,並未從根本平復民眾的不滿情緒,但這種與中共高層歷來注重打造表面的歌舞昇平盛世奇觀,迴避深層次制度性結構性矛盾的價值取向高度契合。快刀斬亂麻式地粗暴平息「滅火」,對於官員平步青雲,是基本的保障性「業績」。在常年累月的積累實踐中,各級官員們也就對各種維穩手段和輿情管控手段越來越駕輕就熟。

然而常識告訴我們,如果政府缺乏長線思維和遠期規劃,一切以暫時諧和為目的,在處理持續性危機時,往往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不幸的是,對於本次有可能持續數月的疫情,官員們依舊搬出慣用滅火手法來處理,從一開始拘留8名造謠者,到各種媒體上刪帖和洗地,以為萬事大吉,風平浪靜,卻全然不知已經鑄成大錯。平日的手法這次顯然失靈,這直接導致了疫情在一月底井噴式大爆發。

官員的短視還在於,他們看不到疫情本身與其它非持續性公共危機有著本質的不同,甚至與地震洪水等天災都有著天壤之別。疫情本質上是屬於危機中最特別的一類,在地理空間上和時間兩個維度,疫情爆發,具有巨大的可持續蔓延效應和擴散效應,特別是在人口眾多而且聚集的中心城市,一旦流行,疫情難以遏制和短期平息。中共試圖傲慢地使出維穩手段,通過隱瞞疫情,來消除恐懼,顯然屬於掩耳盜鈴的愚蠢之舉。疫情非但不會因為輿情壓制變得緩解,反而因為民眾的盲目樂觀和麻痹大意,缺乏防護意識,變成一場更大的災難,而現狀即是如此。災難原本可以控制在湖北境內,如今卻傳遍全球成為世界瘟疫,致使全國百姓和國際社會都要為中共官員的錯誤買單。

看看疫情發生後民間產生的輿情發展態勢,可以用汶川地震作對比。疫情不是地震,官媒可以隨意闢謠說不存在豆腐渣工程,說學校倒塌的建築里沒有鋼筋純屬造謠,沒有豆腐渣工程導致學生遇害。官媒要撒這種謊難度並不高,抓幾個「不懂事」的記者了事。然而在持續性的疫情面前,特別是在社交媒體如此發達的今天,卻是幾乎不可能的。在疫情初期,你可以控制8個傳謠者,但後期八十個甚至八百個人都在微信轉發自己社區出現病例的時候,如何控制呢?當海量患者,冒著交叉感染的危險,排數百米的長隊等待急診,排到了卻發現醫院已經人滿為患,沒有床位可供住院之時,在朋友圈或者親戚群里發一條視頻控訴政府不作為的時候,官方如何對海量患者採取強制措施禁止他們發聲呢?就算能控制一部分,還會不斷有後來人。疫情爆發以前長期信任官媒、被蒙在鼓裡的普通人,都可以通過自己所在的社區了解到是否真有病例發生,來判斷官方媒體是否在撒謊。此時官方無論如何「闢謠」,在實際疫情很容易讓老百姓產生直觀感受的情況下,都是杯水車薪的。這也就是為何,在這次災難來臨時,人們在各種媒體,甚至是無需翻牆的國內社交媒體中,依然可以獲取相對全面資訊的原因。甚至可以說,斷網也並不能阻止普通人對於發生在本城市本社區的疫情,做出一個基本的判斷。

總之,我們有理由判斷,在瘟疫疫情的死亡人數數字通報上,中共官方一定還會一如既往地向公眾撒謊。但筆者相信這隻會加速民眾對中共當局的不信任和離心離德。我已經初步觀察到,從武漢疫情方面來觀察,中共早已不再有在處理非持續性危機時的那種得心應手,而是處處弄巧成拙,破綻百出,致使一個個等待救治的鮮活生命在中共官僚的傲慢和拖沓中奄奄一息、逐漸逝去,堪稱21世紀的又一次人道災難。但我們還注意到,疫情中的民眾自發的輿情,將會激活一部分民眾對公民社會的期待和嚮往,甚至包括一些平日里的鐵杆五毛。加之疫情還會導致嚴重的失業和經濟衰退,信任危機和經濟危機這雙重危機相疊加效應,2020年對中共執政者來說,恐怕不會比2019年來得輕鬆。這一切,都歸咎於中共核心的執政理念無法著眼長遠,拒絕融入世界政治文明所致。如果中共繼續不將「以人為本」作為執政最核心的目標,拒絕擁抱普世價值,無論國家機器如何強大,終究無法改變被掃進歷史垃圾桶里的命運。◇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