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慘烈的真相:中共封城後 武漢已成人間地獄

—有病無醫物資缺 市民:武漢封城成人間煉獄

武漢封城後,由於醫療物資緊缺,很多武漢肺炎患者無法得到救治,導致全家感染,甚至釀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同時,中共封鎖小區、封鎖消息,武漢被指成為人間地獄。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武漢肺炎疫情在國內迅速惡化。圖為法新社記者1月30日目擊一名戴口罩、看似60多歲的白髮男子,倒卧武漢街邊。 

 武漢封城後,由於醫療物資緊缺,很多武漢肺炎患者無法得到救治,導致全家感染,甚至釀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同時,中共封鎖小區、封鎖消息,武漢被指成為人間地獄。

患者求醫無門交叉感染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醫院人滿為患,只能居家隔離。一段網路視頻顯示,一名女子站在武漢市江漢區民族街道辦事處前,質問有沒有人出來解決問題。她悲憤訴說自己的母親已經下不了地,社區不管只能找街道。老人在協和醫院「從早上10點排隊,到半夜2點鐘才看完病啊!把好人都折騰成死人了!」

她控訴,「我們響應號召在家隔離,還不是相當於等死。看一看啊!政府要草菅人命了!武漢市像我家這樣70多歲的老人不曉得有多少!政府不願意掏錢確認吶!……」

她說,「現在不是我們不願意掏錢檢查,是沒有試紙給我們檢查。我一起的朋友昨天在七醫院看病,當場死了2個人。千萬不要信政府的報導,我手機裡面就有視頻。」

另一段視頻是在武漢市武昌區徐家棚街長輪社區委員會門前,拍攝者稱自己是冠狀病毒確診病人,找不到地方可以住院;在指定醫院開藥打針,社區不派車;現在社區把門關了,不讓人進了。

來不及確診已經死亡的案件不斷增多,視頻中有人坐在輪椅上就走了。還有人在視頻中哭喊,「你們都看一看!漢口醫院的!就這樣,就是不收他住院!也不收他治療!就這樣死了……」

來自武漢、旅居海外的張先生和多名網友向記者表示,「說武漢話的視頻他們是相信的,武漢話不是學學就會的,裝不了。這應該是真實發生的。」

連日來,大紀元和新唐人媒體集團的記者也在不停地給武漢肺炎病患及其家屬打電話,見證了武漢疫情的慘烈。

武漢的吳先生在接通記者電話時,呼吸沉重、短促,他的妻子從1月22號出現發熱等癥狀到定點醫院檢查,到現在還在排隊等待核酸檢測,連疑似案例都不算。在居家隔離過程中,一家人先後不幸染病,母親卧床不起,癱瘓在床的父親持續高燒,卻還要走社區醫院的程序。

武漢江漢區姚女士接通記者的電話時泣不成聲,她的父親剛剛染病過世,母親也已經是玻璃肺、呼吸衰竭了,她哭喊,「有沒有醫院可以讓我媽媽住院?」

武漢的楊先生,父親已經去世,他和母親也感染了,訪談時一直咳嗽。他說,「他(父親)的整個肺都白了,我看CT片。他死了氣都喘不過來。」

社區成為「維穩」患者的第一道防線。武昌放鷹台社區書記葉瑋近日寫給上級的求救信顯示,社區很多發熱尤其是確診病人得不到救治,社區多次上報,甚至做為重大維穩事件上報,「直到老人(病人)去世區里還在互相推,讓社區去解決。我失望透頂!」她說。

武漢市民王先生告訴記者,這是因為發熱病人劃片區,先到社區看,社區有指標,一天只能報3個疑似病人,多了不讓報。

武漢封城後可用「人間地獄」形容

武漢市武昌區的孫先生在電話里向記者訴說自己的無奈。他談到武漢市的情況,(官方)每天報告的死亡人數,實際上病死的人數要比這個多得多。因為好多人、尤其年齡偏大一點的,根本都等不到給他確診人都已經不在了,這種人政府是不會按照這個病來報的,這種情況太多了。希望媒體能揭露現實情況。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青山總院門診樓前。(知情人提供)

孫先生說,「交通停運後,跟這個病(武漢肺炎)無關的事、比較緊急的社區會派車,跟這個病有關的,用他們的話說要保障開車人的安全,他不管你。讓你自己打120,可是120根本就不可能打通的。真的有什麼緊急情況,人都不在了。我都不知道政府為什麼不考慮這個問題?」

「政府在不斷地發文件,說什麼高度疑似、集中隔離啊,不配合的要採取強制行動,我們倒想啊!求都求不來,根本都沒有!包括抖音上、現在所有媒體宣傳的全部是『正能量』,實際上人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好多人一家人都被傳染,連隔離的地方都沒有,有的人躺在衣櫃裡面,現實情況是無法想像的。」

孫先生的小孩9歲。「沒有交通、什麼都不管,我被隔離後我的小孩他怎麼辦?我真希望老家人把他接走,但是接不出去,圍城。我們就覺得特別無奈,相當於他整個把城市框著,很多東西他又不給你解決。說白了,他現在搞的目的是把你先關在這裡,免得傳染更多人,至於你得了病的人會有什麼後果,那就聽天由命了。」他說。

「我最擔心家裡人,父母60多歲了,如果(被)傳染上他們(面對的)會比我殘酷很多。我還能自己開車,如果是他們,我不在家的話,他們連去看病的地方都沒有,沒有交通,干坐著等。太殘酷了!」

「所以說對我們武漢市的很多病人來講的話,形容武漢是人間地獄,這個詞一點都不為過的。」他說,「我老家有的地方醫院有床位,但是你走不了,把你關在這裡,封在武漢。」

醫療等物資緊缺 小區疫病多發

日前,還有網友告訴記者,「他們(武漢的親戚)已經是有什麼吃什麼,小區給封了,貨根本保證不了,樓下超市什麼都賣空了。」「原來可以在網上訂菜,但是封了的小區沒有送貨的。」

王先生也表示,超市麵條、快餐面貨架是空的,沒有什麼菜買。超市進批貨很快搶光。

武漢市民陳先生傳照片給記者,顯示昔日繁華的街道上己經沒什麼人和車。「超市是開的,東西還有,就是沒人敢出去了。」他說。

陳先生認為,相比超市物資,醫藥物資緊缺更為嚴重。他在家裡備了消毒液、酒精,每天消毒。一袋口罩是僅存的一點救命的東西,都是漲價的口罩,30塊錢一個,還不知道能不能堅持過去。

陳先生所在的小區已發生多起感染死亡病例。「我們下面藥店里賣葯的人都穿著防護服,我問了一下,200塊錢一套,買不到,買得到我就去買了。」說話間,馬路上開過來一輛白色的車,陳先生說,「馬上要抬(死)人出來了!」但是他出於安全考慮沒有繼續播報,中斷了聊天。

官方封鎖消息 隱瞞疫情

為了掩蓋疫情,中共全方位封鎖信息、管控輿情,禁止人們討論疫情。王先生告訴記者,「現在微信里不能說武漢肺炎,否則微信被封。醫護人員被下了封口令,不許對外說醫院的事,對下面的醫生、護士,也是用謊言,欺騙他們。電話說不了。親戚、朋友都不能串門,全市的公交、機動車停運,沒辦法出門。」

上述網友告訴記者,「我給他們(親戚)打電話不敢接,告訴我現在只要是國外打回去的電話全部自動監聽。什麼都不敢說,要封城了都不敢說。後來語音聊天,說方言。」

張先生分析指出,政府領導能力(crisis management)太差,武漢疫情完全沒有處理好。隱瞞發病的時間,沒有做到隔離;武漢市政府在已經知道有潛在病情的情況下,搞集體聚會;物資、人力沒有人總指揮調度,第一線的醫生沒有得到有效的支援(物資,精神,體力);紅十字扣壓口罩,領導跑路(傳第五醫院院長臨陣逃脫),醫護沒有人換班;政府各個部門沒有協調好,確診的沒病床,有病床的不能確診;公共交通停掉後,一部分人相當於等死,要麼死在家裡,要麼死在路上。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