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人方斌再次發聲!「中國人沒退路」

所以為了關心他的網民們安心,他保證以後每天做視頻以表明他安全。如果自己被中共當局強行隔離,請大家營救他。

武漢人方斌(YouTube截圖)

2月4日,備受外界關注的武漢人方斌再次在YouTube上發布消息。他指中國人沒有退路,需要自救、互救。

方斌在視頻的開頭一再感謝大家的關注,「(大家)生怕我丟了,擔心我,真的是謝謝。能感覺到大家對我的關心、愛意。」

所以為了關心他的網民們安心,他保證以後每天做視頻以表明他安全。如果自己被中共當局強行隔離,請大家營救他。

自救與互救

「苛政猛於虎,暴政的殘忍遠遠超過病毒的殘忍,這就是現實。」方斌在視頻中說。

在這樣的現實中,中國人需要自救。他認為,當某些人(如警察等暴力機關)以國家、集體的名義要求你犧牲、剝奪個人生存權時,你就需要自救,不能認為某些人的藉口是對的。因為這些以國家名義剝奪別人生存權的人,比以個人名義剝奪別人的生存權的罪惡更大。

「它們找到了犯罪的藉口,因而更加猖狂、更加肆無忌憚,你會更加無助。」方斌說,「它用國家、集體名義剝奪你生存權時,你無力反抗,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會孤零零地死去,得不到任何人同情。你的死反而成了別人的歡笑,所以你要自救。」

對於互救,方斌認為就是要互相幫助,全民互相幫助,他被大家營救出來就是最好的例子。

2月1日白天,方斌拍攝武漢市多個醫院疫情的實際情況,尤其是武漢市第五醫院拉屍體的情況,即5分鐘不到可見8具屍體。當晚7時左右,方斌就被偽裝成「疾控中心工作人員」的武漢市公安局抓捕,拉到漢陽四新派出所。之後,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當局在當晚深夜將方斌釋放。

「大家是一起的。生命真的是可貴的。」方斌說:「大家不幫我、不救我,它就以國家名義(把我)往黑屋子一關,說染上武漢肺炎,關14天。14天活了就離開,死了,就燒了,骨灰隨風而去。哪裡有方斌啊?你方斌是誰啊?」

所以他再次感謝大家的關注與營救,同時擔心更多沒有被營救出來的人,那些人多是無助的。「我們為什麼這麼無助?因為沒有權利。原本是我們的權利被它們剝奪了,是你的,你不能理直氣壯嗎?」

中國人沒有退路

方斌說,拍攝這次視頻前,有網民傳給他一個官方文件,說是如果發布疫情相關言論,當局會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你15年徒刑,或者判處死刑。

大紀元記者找尋到的唯一一個線索是,今天(4日)中共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公布的《緊急通知》。

該通知稱,對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若有人「製造或傳播謠言等」,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判刑15年;若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的人,會「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可被判死刑。

另外,對於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治療者,則會依「過失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危害公共安全」,最高判刑7年;若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紅十字會工作人員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的,則會依「妨害公務罪」,最高判刑3年。

方斌說,網民看到這樣的文件,非常擔心他的安全,害怕他被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處罰。

方斌說:「我今年57歲,判15年,出獄70多了。一個老人出來,還能看世界。如果判死刑,我就57歲了,什麼英雄、勇士,就沒有了,沒有方斌了。」

隨後,方斌勸大家不要為他擔心,但又忍不住哭起來:「我們不要怕?怕什麼呢?怕有用嗎?沒有用(哭泣)。真的不要怕,我們沒有退路。中國人真的沒有退路了。」

「你說中國人往哪裡退?還往哪裡退?」方斌再一次哭泣。

他說,自古華山一條路,中國人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必須要為自己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平復情緒後,方斌問道:什麼叫顛覆國家政權?

他說,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國家的權力屬於人民。「那麼多大法官,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

方斌邊向大法官們質問,邊說現在國家權力屬於掌權的幾個人,其他當官的,比如湖北省省長、武漢市市長是奴才。

方斌認為,那幾個把國家權力拿去的人才是顛覆國家政權;若法官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他15年,那是法官在唯命是從,否則,按照法律,法官應該判處那些盜取國家權力的人「顛覆國家政權罪」。

「人民的權力被你們拿去了。我現在要還權於民,我是要保衛國家政權。」方斌說,「如果你(法官、法院)以保衛國家政權罪判我15年,我認。」

為關心自己的人自我隔離14天

在視頻中,方斌多次感謝大家的關心,他覺得自己得到了全人類的關懷。

「人有一個共性,所有人都非常珍惜為了別人的人。」方斌說,「他們都知道,我去照現場,跟前線醫護人員在一起,不是為我個人,是為了他人。全世界70億人看了很感動,不認為我是惡人。」

可是它們(中共當局/武漢當局)說他是因為海外反華勢力給錢才那樣做的。為此,方斌呼籲所有「海外反華勢力」發一下聲,「你們給我錢了沒有?」

當然,還有一些網民擔憂他的健康,畢竟他多次到武漢各大醫院現場拍攝;也擔心他如果染上,會給別人帶來危險。

「我就為關心我的人表態。14天,不出這個門,我就自我隔離,請你們放心。」方斌說,「我2月1日去的。14天,就是2月13日,2月14日我出來。如果說更放心,我就2月15日出來。」

但是,方斌強調,如果當局要以他去過醫院、以這樣的名義強行隔離他,他希望大家營救他。

「大家也不要怕它隔離我。它來了我就拍照,大家關注我。」方斌說,「大家就營救我。」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