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長平:病毒與警察誰更可怕?用自己的錯誤證明自己的正確

作者:
任何可能影響政權聲譽,給統治者帶來略微不安的事情,都可以犧牲千百萬老百姓的生命去阻止。為了召開「兩會」,可以推遲公布SARS疫情;在明知道出現難以控制的新型冠狀病毒之後,仍然組織疫區群眾舉辦「萬家宴」;只管封城而不做好物資和醫療援助的準備;寧願官辦紅十字會腐敗透頂,也不允許民間組織自發救援。

「集中力量辦大事」戰勝病毒?時評人長平認為,每一次的災難,都成為政府進行更加嚴密的社會控制的演習機會。

蘇聯政治笑話之一:有一個落水者向兩名警察呼救,但警察根本不予理會。這名落水者靈機一動,高喊:「打倒赫魯曉夫!」兩名警察馬上跳進水中將他撈了上來。

這個笑話在中國被反覆改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發生後也不例外。武漢大量感染者求助無門,有網民出主意說,只要打開窗戶高喊:「打到中國共產黨!民主自由萬歲!」就會有人上門來。

看到那麼多人家破人亡,凄慘無助,正經歷著人間地獄,實在笑不出聲來。但是,我相信這並不是笑話,它就是真正的現實。

死者長已矣,存者頌黨恩

政治笑話背後都有嚴肅的主題。這則笑話對應的現實是:無論什麼時候,在這個政權的日程表裡,政權的穩定永遠優先於人民的生命健康。

這樣說還不夠準確。事實上,任何可能影響政權聲譽,給統治者帶來略微不安的事情,都可以犧牲千百萬老百姓的生命去阻止。

為了召開「兩會」,可以推遲公布SARS疫情;在明知道出現難以控制的新型冠狀病毒之後,仍然組織疫區群眾舉辦「萬家宴」;只管封城而不做好物資和醫療援助的準備;寧願官辦紅十字會腐敗透頂,也不允許民間組織自發救援。

不僅如此,這個政權從來都以累累白骨作為基石和養分:餓死幾千萬人被說成是社會主義道路實驗的合理犧牲;六四民主運動被認為是必須滅殺的經濟發展的障礙;「低端人口」可以為了京城的面子被隨意趕走;今天,被感染新冠病毒的武漢人,重病者處於被棄狀態,而靠自己的生命力掙扎著活出來的人,則要隨時要準備感謝黨的隆恩。

在一個網路流傳的視頻中,武漢病房裡的醫護人員和患者齊聲高唱《我和我的祖國》。另一個人民日報所屬社交媒體發表的視頻中,安徽一位患者治癒出院,醫院召開歡送大會,眾人高呼「共產黨萬歲」。哪怕只有一個人活下來,該黨也穩賺不賠,不是嗎?

用自己的錯誤證明自己的正確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最精密的社會控制體系,中國既不差錢,也不缺少物資,更不缺乏「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社會動員能力,甚至可以讓世界衛生組織(WHO)這樣的國際組織俯首聽命,全力配合。為什麼在疫情出現之後,社會如此失控,武漢如此凄慘,全國如此恐慌?根本原因在於,中國政府從來就沒有專心抗疫,全力以赴,而是始終心術不正,算計政權得失,罔顧民眾死活。

事到如今,武漢人呼天搶地,全球厲兵秣馬,中國政府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先來看一則官方媒體報道:

「公安部2月4日召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國公安機關視頻會,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重要講話精神,強調要進一步強化組織領導、強化工作部署、強化責任擔當,紮實抓好戰疫情、防風險、保安全、護穩定各項措施的落實,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創造安全穩定的政治社會環境。」

在這些官僚話語背後,眾所周知的大白話翻譯就是加強維穩。很多人可能認為,非常時期,非常維穩,無可厚非。但是,這裡面的問題是:疫情之所以瞞報,就是因為這個社會控制系統,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各級官員唯上是從。

災難發生之後,最應該反省的就是這個維穩體制。但是,它卻順勢利用,反而拿來證明自己的合法性和必要性。

一次又一次,是這個政府的專制特性,讓社會走到崩潰邊緣:大躍進、文革、六四屠殺……但是,一次又一次,它卻能利用這些崩潰邊緣來證明自己力挽狂瀾的「偉光正」。

每一次的災難,都成為政府進行更加嚴密的社會控制的演習機會。民眾也習慣於接受這樣的邏輯:大難當頭,人心不古,還得靠黨鐵腕治世。

為什麼不招惹警察上門來救命?

街上迅速掛滿反應過激的詛咒式口號,長期沒有回家、並未感染病毒的武漢人在外地被羞辱被隔離甚至被逼自殺,警察隨意上街抓捕不戴口罩的人,各地誇張地挖斷道路……與其說是民眾愚昧和恐慌,不如說是這個社會嚴密控制系統的自然反應。

網民貼出的各地標語之一:「冠狀病毒不可怕,只要大家聽黨話。」另一個標語講出了不聽黨話的後果,以及黨的社會治理模式:「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

這個笑話已經家喻戶曉:「如果有人穿越回一個月前的武漢,他能拯救這場災難(武漢肺炎)嗎?」「不,他會成為第九個造謠者。」需要提醒的是,這個笑話並非過去式。直到今天,在各地警方通報的若干案例中,有些人僅僅因為抱怨官方不作為,或者把感染者的人數多說了兩個,就被當作造謠者處理。

大家覺得尤其諷刺的是,最初被警方教訓的八個「造謠」者都是醫生,而且一直戰鬥在一線。但是,官方顯然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奇怪的。難道幾十年來遭受迫害的發言者,大多不都是專業人士嗎?

如果需要,他們隨時可以讓這些醫生出來表白:警方對他們已經夠好了,自己本來就不該擅自亂說!在這種高壓中,沒有遭受更多迫害的醫生們,恐怕也真的會「發自內心」地感恩。

現在我們回到第一個笑話留下的問題:既然只要打開窗戶高喊:「打到中國共產黨!民主自由萬歲!」就會有人上門,為什麼那麼多武漢人眼睜睜看著親人在孤苦無助中死去,也沒有採用這個辦法呢?

不必嘲笑中國人的怯懦。當年在蘇聯,這也只是笑話,沒有民眾拿去變現。人們知道,一句口號足以讓警察立即上門,卻不知道上門以後會發生什麼。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