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方艙外等半夜 病患:人要崩潰了

武漢展覽中心改設方艙醫院,被傳出醫護和設施不足。目前仍有大量病患表示醫院不收治,生命垂危。

「那天在方艙醫院門口,又冷又凍得不得了,結果等到1點多,說我先生血氧太低,不收,只好回來。」武漢病患任先生夫妻7日晚間在武展方艙醫院(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等到凌晨,因病況嚴重再度被拒收。

連日求救無門,任太太無助地說,「我們已經到沒有辦法的地步了。人都要崩潰了。」

目前武漢染病民眾,絕大多數都在疑似或確診後,仍住不上院,得不到妥善救治。任太太8日告訴記者,他們夫妻倆都已確診,她抱病還要照顧情況嚴重的先生,「他高燒10多天,社區也報備了,只是要我們等,病哪能等得了。」

眼看先生病情日漸加重,「血氧含量今日降到80%左右,呼吸困難。」她多次和社區溝通,6日中午被通知去武展方艙醫院,結果醫院未收治,7日夜晚又通知去方艙醫院,等到凌晨仍被拒收。她說雖然方艙醫院並沒有那麼好,「人太多了,可是還是想把他弄進去,怕他(在家)缺氧。」

她說,每天來回醫院疲於奔命,「到醫院只能去門診打針,沒有病床安排。」「挂號排隊要站幾小時,打針也要排幾個小時,一天的時間都耗在醫院,醫院人多,空氣又不好,重病的人不死也搞死。」

至於何時被傳染上的,她也不知道,「疫情原先說不傳人,老百姓不當回事,該上班的上班,買菜的買菜,到1月22號才警惕這個事情,可是病是12月份就開始有了,我們到元月22日才感覺事態嚴重,中間隔了一個多月。」她說,剛開始發燒也不高,以為幾天就好,都不知道這麼嚴重。

「官方肯定瞞報了,把這事情按下來,沒有向外公布,那老百姓哪知道呢,沒辦法,現在的心情不是生氣,是焦慮,人都要崩潰了。」她無奈又沉重地說,「打電話給誰都沒有用,我們已經到沒有辦法的地步了。」

父病危 女兒隔空焦急呼救無門「誰管我們」

另一位75歲的余先生,病情嚴重,因為被隔離,不住在一起的女兒只能幹著急,8日她告訴記者,「爸爸現在躺在床上不動都在喘,呼吸困難,狀況很糟糕,很怕一口氣沒轉過來就沒了。」

余女士表示,「爸爸一直在第九醫院檢查,媽媽每天陪他去打針,現在打了針也沒有效果,再也走不動了,一天比一天嚴重。」她也十分擔心年邁的母親,「媽媽每天陪我爸爸打針,為了打一針,一天站下來站多少小時,爸媽年紀都70多歲了。」

「昨天排到核酸檢測,做ct雙肺早已白線。」即使確診,她也擔心住不上床位,「第九醫院裡面都住滿了,如果這個結果出來,他還是沒床位,我找誰,誰都管不了,誰來管我們,只好老人家在家裡等死。」

她說,「社區大家都不管,書記電話打不通,醫院不收治,我們做女兒的又不能回去。」「要找誰啊,我就不知道我爸爸的核酸檢測出來了,誰安排,沒人管我們。」

「現在動都動不了了,我爸說難受,現在走不動了,所以今天就沒有去打針,在家就等,說不定…」余女士難過地說不下去了。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常春、江楓、方凈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