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文亮:我撂下幾句話,留給我的國家和人民

—生命的遺言(無韻詩)

作者:
我至今都不明白、我們的國家為什麼要掩蓋病毒已經發生了的事實?為什麼視預警的哨子為「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為」?為什麼有的人長出的牙齒非要咬斷生命的麵包樹不可?為什麼他們相信紙裡面可以包住火?

大武漢,

我現在從空中看你,

不再流淚,

因為我淚已流干;

我不再吶喊,

因為喉嚨被訓誡的圖章阻塞;

我不再傷心,

因為心臟已經不能跳動;

我不再治病救人了,

因為我的雙手已經僵硬;

我不再難過,

看見父母和妻兒

活著就是一切。

作為醫、我生死於役中,

也沒有什麼遺憾,

因為役前我吹響了瘟疫到來的哨子,

大役發生後,

我又全力以赴救治病人

直到自己的生命之燈熄滅為止。

我要走了,

走得很遠很遠······。

當走之際,

我撂下幾句話,

留給我的國家和人民。

過去,聽人說「死人會說話」

——那是法醫的用語。

今天,「死人要說話」

——這是生命的訓誡。

人活在世上,

如一隻紙杯。

撤掉就撤掉,

原本並不會驚天動地。

但是,這一次我的紙杯撤掉了,

卻在國家的記錄冊上留下了印記。

是因為我微不足道的生命,

與我們國家的生命之脈發生了交匯。

我為國家的安危、為人民的生命吹響了哨子

卻在公安局留下了案底。

我其所以吹哨,

不是要和宣傳中的「盛世繁榮」唱反調,

也不是要阻止「邁向小康社會」的腳步。

所以,我不是「造謠者」,

也沒有任何野心,

更不想沽名釣譽,

僅僅是對生命可能遭受危機的一種預警。

可是,我受到的待遇,

大家都知道了。

我至今都不明白、

我們的國家為什麼要掩蓋病毒已經發生了的事實?

為什麼視預警的哨子為「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為」?

為什麼有的人長出的牙齒非要咬斷生命的麵包樹不可?

為什麼他們相信紙裡面可以包住火?

為什麼在病毒張開了血盆大口時、

我們的市民卻在舉辦「奮鬥新時代,夢圓小康年」的「萬人宴」?

為什麼人傳人的危險迫在眉睫時、

我們的領頭羊卻一再表態「不會人傳人」、「沒有交叉傳染」?

作為醫生,

我可以判斷人哪裡生了病,

可是作為市民

我不知道武漢市哪裡生了病?

作為公民,

我不知道國家哪裡生了病?

2019年12月30日,

我成為「吹哨人」。

誰承想我33歲生命之結束,

就從這一天開始。

2020年1月1日,

我受到了「訓誡」。

(這已經是夠「寬大仁慈」的了)

僅僅20多天時間,

冠狀病毒——這個惡魔吞噬了武漢

攻陷了中國,

危及到世界······。

如果,在我們國家的天平上,

人民的生命是第一等重要的;

如果在我們國家的政治設計中,

民間的哨聲可以進入國家的耳朵;

如果我們的制度充滿人性,

它骨子裡沒有滲入封建主義的病毒;

如果我們的社會肌體是健全的,

不被專制主義的繩索捆綁;

如果我們的家園是自由的,

它不被宗法主義的樹蔭遮蔽;

如果我們國家的空氣是健康,

它沒有被「官狀病毒」毒化;

如果我們的人民是自由,

他們的口沒有被堵上透明膠紙;

如果我們的腦子是原版正裝的,

沒有被一次一次地洗過;

如果我們的「各級領導」是民選的,

他們不是尸位素餐者、不是蠅營狗苟之輩;

那麼,我們的國家作為正常國家、

也許不像某些人吹的那樣「厲害」,

(參閱《厲害了,我的國》的宣傳片)

但是,絕對不會在17年的時間裡

先後兩次向世界「輸出」病毒······

(還是記得17年前的薩斯嗎?)

如果······如果,

再多的如果都無濟於事,

還是正視一下現實吧!

國家啊國家!

人民是你是肢體,

你是人民血肉的凝合。

那滔滔不絕的人民言論,

是母親的黃河,

是公義的長江,

是維護家園的長城,

對你來說,

唯獨人民,

只有人民。

國家啊,你若是一盞金杯,

只有滿溢著人民的言論你才配稱尊貴!

今天,我要走了,

若留下一個言論自由的啟示,

就盡了我生命的本分。

武漢,我走了,

中國,我走了,

再見了,武漢,

再見了,中國!

2020年2月10日首發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