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我坐了3輛公車 第一輛2個人 第二輛3人 第三輛就我一個人…"

—疫情壓力下經濟岌岌可危 多地被迫強行開工

楊先生說:看企業的,今天上海很多企業就今天開工了,上班的人少,也沒甚麼事,但是有些必須要在。我家到單位要一個小時,今天我坐3輛公車,第一輛大概只有2個人,第二輛也就3個人,第三輛就只有我一個人。人很少,感覺他們也就是準備上班。因為很多人都沒上班。應該是有壓力的,就沒有收入的。

即便在被稱為大陸最具專業素質的上海,以防疫為名進行的意識形態政治秀,也已是常態。

為堵截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蔓延,大陸宣布延長新年假期10天後,多地官方擔心經濟崩盤,紛紛於周一(10日)宣布復工。但據多個消息顯示,地方政府既鼓勵復工卻又怕疫情擴大而被問責,於是附加了大量嚴苛開工條件,使企業進退兩難。(黃小山/程文報道)

據來自上海、四川、浙江、江蘇的多個信息源顯示,當局再次延長新年假期的傳聞並沒有實現,相反,很多企事業單位都接到開工的通知。

來自江西的任女士此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因為去年經濟不景氣,大批打工者實際上在年前一兩個月就已經放假離開,而突然到來的疫情,讓他們更是雪上加霜。

更為緊迫的是,大批的中小企業因巨額的廠房租金、貸款利息、官方要求企業強制性的支付員工停工工資而難以為繼,加上一些防疫的防護物資緊缺,所以各地悄悄開始放鬆防疫禁令。

但據來自上海的楊先生透露,儘管上海已開工,但因為民眾對疫情的恐懼,大多數人依然不敢出門。他上班路上連轉了三次公交,加上他本人一共只有4個乘客。

他認為,現在冒險開工也是被逼的,因為很多行業不開工就沒有收入,這導致了很多人無法繼續堅持隔離。

楊先生說:看企業的,今天上海很多企業就今天開工了,上班的人少,也沒甚麼事,但是有些必須要在。我家到單位要一個小時,今天我坐3輛公車,第一輛大概只有2個人,第二輛也就3個人,第三輛就只有我一個人。人很少,感覺他們也就是準備上班。因為很多人都沒上班。應該是有壓力的,就沒有收入的。

但楊先生亦指出,目前上海並不具備能力應付上千萬人員集體迴流所帶來的疫情風險。

楊先生說:我現在得到的資料過年的時候,上海是座空城嘛,不到1千萬人。現在就是過了正月十五他(外來人員)有的是回來嘛。這一波有1千多萬人,現在根據病毒這個發展,這個是非常難控制的一個事情。

而來自四川的張先生則指出,有地方政府為避免復工導致疫情擴散,到頭來政府要承擔責任,因此官方為復工的企業設置了極為苛刻的復工條件,比如,要求企業繳納高達50萬的保證金,一旦企業內部有員工被感染,該保證金就不能返還。另外當局又規定開工企業必須準備夠所有員工隔離14天的防護用品。但就這一條,目前絕大多企業都無法滿足。

張先生說:企業今天開始陸陸續續地復工了,它復工應該有一些先決條件,與疫情防控相關的產業,在開始逐步的復工。就是有些生產型的工業園區呀,它就要求你必須要準備夠14天的隔離的物資。如果你準備齊了,就可以提出復工申請,所以大多數的企業因為防護設施的問題,它還是不能夠復工。還有對賭協議的,社區要求工廠要交保證金。我看到有個要交50萬的保證金,這些政策做得有點過火。

自由亞洲電台就此致電國家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但該部政策研究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以及政策司副司長都沒有接聽電話。

自上月21日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全面曝光後,中共官方和民間採取了嚴厲的封禁政策,導致全國範圍內的交通斷絕,人員基本停止流動,也導致全國的經濟瞬間陷入休克狀態。但迫於企業生存與民眾的謀生壓力,官方擬冒險開禁復工。此事可能帶來的後果依然未知。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