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醒腦強文】張凱:李文亮不是英雄 不是吹哨人 他就是你和我

作者:
我們感到憤怒的:正是因為他不是英雄,他是個普通人,他做了一件最普通平常的事。但是,警察卻找上門了,他還被央視指桑罵槐的批評了。我們的憤怒並不是他的死,而是這個時代太混蛋了。我們甚至不是紀念他這個人,我們是紀念這個時代。紀念這個「警察可以訓誡醫生傳播謠言」的時代。

李文亮是英雄嗎?很遺憾,並不是。他沒有勇武過人,也沒有旗幟鮮明的反對某種勢力,甚至警察只是訓誡,他就慫了。

李文亮是吹哨人嗎?很遺憾,也不是。他知道了疫情,並沒有向公眾告知,只是在自己同學群里,提醒一下自己同學注意,警察找過他之後,他還有點後悔。

他只是做了每一個正常人最應該做的事情。知道了內部信息,先告訴親戚朋友注意安全,幾乎任何一個人,都會這麼做。

但是,他的死,卻觸動了我們每個人。

我們感到憤怒的:正是因為他不是英雄,他是個普通人,他做了一件最普通平常的事。

但是,警察卻找上門了,他還被央視指桑罵槐的批評了。

我們的憤怒並不是他的死,而是這個時代太混蛋了。

我們甚至不是紀念他這個人,我們是紀念這個時代。紀念這個「警察可以訓誡醫生傳播謠言」的時代。

1

李文亮和我們一樣,喜歡吃火鍋,刷微博

和我們一樣,發現了危險,會第一時間告訴親戚、朋友,而不懂什麼政治正確。

他和我們一樣,可以隨時被肺炎感染,生命毫無保障。

我們與其說今天是在悼念李文亮,不如說是在悼念我們自己。他的命運,就是我們每個人的命運。

他和我們一樣:膽小、懦弱、甚至分不清新聞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警察來一個電話,我們都嚇得要命。

我們希望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和老婆吵吵架,和兒子拌拌嘴。

但是,我們這一點點的美好願望,也常常被打擾,我們一不小心,就成了被訓誡的對象。

這次,疫情來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成了受害者,疫情面前人人平等。這時候,我們才知道:我們根本不需要做太偉大的事情,我們也不需要掌握高深的學問。每一個普通的人,甚至只需要說實話、辦人事,就可以避免或降低疫情的發生和損害。

這過分嗎?誰都知道,這並不過分。李文亮就是這麼做的,沒有任何錯。

但是:李文亮卻被警察訓誡了。

教授被趕出課堂,我們覺得沒什麼。律師被拉到電視上認罪,我們也覺得沒什麼。醫生被警察訓誡,本來我們仍然覺得沒什麼。或許我們心裡還在罵他們不懂政治,幼稚,衝動。

但是,一場瘟疫告訴了我們所有人:他們的命運,關係著我們每個人的命運,他們的生死,就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死。

教師、律師、醫生,就是站在大船上拿著望遠鏡的人。他們是最早可以看到冰川的人。這些人的命運,關乎一船人的命運。

但是,我們卻一直覺得與我們沒有關係。

2

言論自由,似乎是只有在法學院里才可以聽懂的詞,似乎它是印在《憲法》上的詞,與我們沒關係,我們老百姓需要明哲保身,我們可以找出一萬個理由輕視這種自由。

但是,今天的疫情告訴我們:沒有了說話的自由,我們可能什麼都會沒有。

人類發明了《憲法》,就是告訴我們:有些自由,哪怕是政府或立法也不能剝奪。因為這些自由不是政府給的,而是上帝給的。政府也要服從於上帝的權柄。這正是西方憲政思想深入人心的原因。所以,坐落在英國的那個茅草屋,風可進,雨可進,但國王不可進。

不僅僅是言論自由,所有寫在《憲法》里的權利,都是我們人類有別於其他物種的特質。這些自由的存在,就是我們向浩瀚星空發出的宣告:我們是人,我們高貴,並且富有尊嚴。

所有的自由,背後都彰顯著造物主賦予我們人類的榮耀。它們本身就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

正如美國獨立宣言里說:我們每個人都從造物主那裡獲得了自由、平等、追求幸福的權利。

我們輕視這種自由,實際是對造物主的蔑視。就像我們輕視禮物,實際是對送禮物人的蔑視一樣。

上帝也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人類災難,如果在這場災難中,中國人依然硬著脖子不知悔改,如果我們依然習慣於彎著腰,曲著腿,我們就沒有在災難中成長。

那麼,或許災難只是剛剛開始。

以色列人從為奴之地走向迦南,埃及也為此承受了十次毀滅性的災難。

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自由需要付出代價爭取、珍惜、呵護······

這些年,我們已經聽過太多悲慘故事。不出意外,一周後,我們又會為另一件事群情激憤、義憤填膺。一年後,李文亮是誰?或許我們也都忘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們只是在一次次的事件中發泄憤怒,今天的憤怒就毫無意義。

如果,這次關係到全民生死存亡的疫情都不能讓我們,睜開眼睛,重新思考,審視人生。那麼,我們就浪費了這次災難。

3

李文亮的離開,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同樣,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沒有責任。

公安一定覺得很冤,尤其是具體辦事的警察。他們一定覺得自己沒錯,訓誡而已,這連行政處罰都不算。如果製造謠言,帶來的社會動蕩和影響也不可估量。

媒體也覺得冤枉,本來以為是配合公安的一次普法,教育一下大眾,但是誰知道這次疫情這麼嚴重。

但是,問題恰恰就在這裡。

公安之所以敢訓誡李文亮八個醫生,央視之所以敢義正言辭的教訓他們,並不是因為他們覺得比醫生更專業。而是因為李文亮這些醫生是中國權力食物鏈中最底層的人。警察、央視早就把傲慢寫在了骨頭裡,他們怎麼會想到會教訓錯呢?即使教訓錯又能怎麼樣呢?

所以,訓你沒商量。

李文亮走了,他只是眾多感染肺炎而死亡的一員。我們的憤怒也終究會消散。我們企盼這場災難可以讓我們「長大成人」。可以讓我們這個民族真的有點現代人的樣子。

那樣,我們或生,或死,終究體面、端正、容光煥發。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張凱律師

記於2020年02月07日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