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排查數字受質疑 官場開始問責

2020年2月4日,工作人員在由武漢洪山體育館改建成的「方艙醫院」內進行清掃。(路透社

武漢新冠病毒的擴散對中國政府的管理體制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目前都在加緊防疫措施。但作為疫區中心的武漢市當地民眾仍然指出了政府應對措施的不足。有評論指出,中國政府體制上存在根本的問題

目前湖北省疫情遍地,作為疫區中心的武漢市,更是成為防疫的重點。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領導的中央指導組近幾日正在湖北視察,給當地政府提出了諸多指導意見,強調對與疫情相關的「四類人員」採取應收盡收。

普查數據惹質疑

地方政府聞風而動。武漢市派出了近1萬8千名黨員幹部和3.4萬名幹部職工下沉社區,進行全民健康普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周一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武漢排查了421萬戶、1059萬人,戶數排查率達到98.6%,人數排查率達到99%。

身居武漢的王躍和余全紅都感覺近幾天疫情的控制在加強,整體情況有所緩解。但他們對政府的措施和數據持懷疑態度。

王躍雖然近來一直在家禁足,但他從身邊的觀察感覺,這些數據都不靠譜,「這個數據很難說,真的很難說,中國老百姓對他們的話一般不相信,他們撒謊撒慣了。很多工作,他們存在上面給下面下任務的壓力,所以,他們這種報告的方法,我們一般不相信。」

身居武漢某小區的余全紅則不太認同排查的這種方式,「我們其實不希望他們一家家來排查,他們排查的人員有的是臨時叫來的,他沒受過訓練,有的志願者自己都染病了,他接觸很多人,誰知道他接觸的人裡邊有沒有染病的?」

在防控疫情的同時,當地民眾生活不便的問題也日漸突出。由於疫區多數民眾禁足家中,基本生活物資的採買構成很大的挑戰。余全紅指出,政府這方面的管理措施存在問題,「生活物資很成問題,他們把大超市供貨滿滿,社區小超市沒貨,空的,我們就沒辦法下樓買菜;但現在社區又封了,那我們到哪裡去買菜呢?」

中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視頻截圖)

官員問責

中國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從武漢地方政府,到中國疾控中心和紅十字會等機構在本次新冠病毒爆發期間應對失當,受到輿論的廣泛指責。社交媒體上盛傳一張網民製作的八駿圖,曆數了八位失職嚴重的政府官員,其中提到:一問三不唐志紅,準備不足邱麗新,人不傳人是高福,物資充足王曉東;等待授權周先旺,深感內疚馬國強,可防可控王廣發,答非所問蔣超良

中國政府正在對失職的官員問責,湖北省衛健委黨委書記張晉和主任劉英姿已經被雙雙免職。中央政府赴湖北指導組日前在視察武漢時,專門約談了武漢市副市長陳邂馨和兩個區的區長。湖北紅十字會三名幹部也相繼被問責。

但這些措施並不能擋住民眾的悠悠眾口。旅居芬蘭的民主人士李方認為,中國政府在疫情中應對失當是體制性的問題,「中共這種僵化的體制,對它不能有過高的要求。他們的信息不太流暢,地方政府本能地意識到是要捂要蓋,然後信息向上通報的時候,也不一定要聽專家的話。比如說,這幾個醫生,他們把消息都捅出來了,他們還要去說人家造謠。」

廣州深圳兩城市緊急立法,政府可徵用私有財產抗疫。

沿海好於內陸?

但他又認為,沿海的地方政府可能要好於湖北這種內陸政府:「沿海地區,象廣東、上海這些地方,相對來說,經濟發展程度高一些,體制改革的各個方面進行得可能多一些。大陸省份的體制,尤其象湖北、陝西和甘肅等,他們體制的僵化,跟沿海比還是要差很多。」

本次疫情中,浙江省政府的部分應對措施受到網友點贊。浙江省政府發布的《疫情防控責任令(第2號)》中禁止各地方政府擅自升級管控措施,杜絕簡單化管理辦法。中國官媒《經濟日報》在報道中認為,這是及時的糾偏。

但就在周二,廣東省廣州和深圳市以及重慶市先後頒布措施,授權政府徵用私人物資進行防疫。有網友指責,這種做法類似於搶劫。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