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給中國銀行業帶來大麻煩

疫情導致工廠和企業長時間無法正常運營,企業難以償還貸款,將增加各銀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銀行的壞賬壓力。疫情何時結束尚未可知,此類小企業違約可能會給中國銀行業帶來大麻煩。

疫情導致工廠和企業長時間無法正常運營,企業難以償還貸款,將增加各銀行尤其是中小型地方銀行的壞賬壓力。

若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還要讓王智(音譯)的鞋廠停工更久,這位中國企業家估計,他於6月到期的500萬元人民幣(合71.8萬美元)的貸款就要違約了。

疫情何時結束尚未可知,此類小企業違約可能會給中國銀行業帶來大麻煩。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表示,工廠和企業在危機中長時間無法正常運營,企業難以償還貸款,將導致銀行新增5.6萬億元人民幣的壞賬,令不良貸款增加兩倍。

標普的研究顯示,整個銀行系統的壞賬可能會從去年年底的不到2%上升至總資產的6.3%,這樣的比例已經20年未出現過。

作為回應,金融監管機構被迫推遲了最近的行業改革,並要求銀行延長像王智這樣的商人的貸款期限,盡量推遲新壞賬的產生。

「我最需要的是將貸款再延長一年。這將決定我工廠的生存。」這名生活在中國東南沿海城市晉江市的商人說,「我不認為銀行會允許我們延長這麼久,因為銀行也承受著減少壞賬的壓力。」

中國銀行業的情況已經很糟。

為期十年的信貸過度增長讓中國的銀行背負了沉重的壞賬。經濟增速大幅下滑——2019年創下29年來低點——以及與美國的貿易戰,在過去兩年給銀行資產負債錶帶來了額外的壓力。

去年12月在中國中部城市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給許多依賴銀行信貸生存的中小企業帶來了新的威脅。

除武漢以外,生活著至少4000萬人的湖北省其他地區仍然處於正式封鎖之中,使得許多企業無法開工。但在湖北省以外,中國各地還有許多人被以其他方式非正式隔離,無法日常生活。

澳新銀行(ANZ Bank)表示,這種情況可能會使今年前三個月的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下降逾2個百分點,將其拉低至3.2%,並使許多企業無力還債。

大型國有銀行一直保持著較低水平的不良貸款率,但它們的股價在疫情爆發後受到了打擊。繼1月20日中國政府宣布新冠病毒以驚人的速度傳播後,中國最大的兩家銀行中國工商銀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和中國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在香港交易的H股在10天內雙雙下跌約10%。

但許多小銀行深陷困境,壞賬率已經超過其貸款總額的40%。2019年,包商銀行(Baoshang Bank)和恆豐銀行(Hengfeng Bank)等地方銀行需要政府對其進行救助或以其他形式進行干預,才能阻止系統性風險擴散。

特別是,處在此次公共衛生危機中心地區的中小銀行感受到的衝擊遠遠超過國家級銀行所感受到的。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研究顯示,在上市中資銀行中,位於疫情最嚴重的城市之一重慶的重慶農村商業銀行(Chongqing Rural Commercial Bank)將面臨最大的凈息差壓力。該行對那些預計將在危機期間出問題的中小企業還有更高的風險敞口。

標普全球分析師Ming Tan在一份報告中寫道:「中國銀行體系的抗壓性可能會受到考驗。」

壞賬的激增將大大削弱銀行。標普表示,銀行為壞賬而預備的準備金——平均準備金覆蓋率——將從188%降至55%左右的危險水平。這反過來又會將銀行的一級資本充足率降低約3.8%,消耗他們手頭用於抵禦危機的資本。

這場危機迫使監管機構放緩或放棄了最近的一些銀行業改革,延緩了一些短期痛苦,但有可能使某些類型的高風險表外貸款重新抬頭,並積累更多的壞賬。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China 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二月初表示將延長旨在遏制高風險影子貸款的新資產管理規則生效的最後期限——原定於2020年底生效。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流動性投資組合管理亞太區主管艾丹•謝夫林(Aidan Shevlin)表示:「風險在於,隨著這些資產管理規則的放鬆,影子銀行業務也被鬆綁。」

過去三年,監管機構迫使銀行承認自己實際的不良貸款水平。如今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呼籲銀行為陷入困境的企業提供貸款展期。

貸款展期的政策將幫助一些企業度過難關,但穆迪(Moody』s)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長期的生產經營停頓,這一政策也會延遲對不良貸款的確認」——這一趨勢可能會在今年晚些時候或2021年增加中國的壞賬負擔。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