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親歷者手記:武漢官員 別再利用孩子粉飾太平

世界上有兩個武漢:一個是武漢官員們「擺拍」下的武漢,一個是我和我的親朋好友們正在生活著的武漢。

2月11日,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稱,截至2月9日,武漢對疫情排查了421萬戶1059萬人,排查戶數百分比達到98.6%,然而很不幸的是,包括我和我的親戚朋友在內的廣大武漢網友都發現,我們居然全部是那1.4%!

2月12日中國一家短視頻平台抖音上流出一段武漢網友在家裡陽台拍攝的視頻:四輛轎車開到他們小區門口,下來一眾穿著防護服的人,拿著黨旗在門口拍照,拍完了立即脫掉防護服扔進垃圾桶上車走人。這是一線醫務工作者都緊缺的專業防護服啊,卻被用來給這些人擺拍!

2月12日,中國湖北省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開始收治首批患者,醫護人員在轉運救護車旁迎接患者

更令人氣憤的是,武漢官員們的「擺拍」工具不僅有人命關天的疫情數據、防護服,還有武漢50多萬的孩子——線上開學才3天,我家老大所在的武昌某小學,就向學生們下發了5種徵文、2次觀看任務。5種徵文分別要求孩子們用照片、視頻等不同形式記錄自己在寒假以及抗戰疫情期間的愉快生活,2次觀看任務是要求所有學生都觀看武漢疫情宣傳片,並拍照觀看過程上交。

這些全部是武昌教育局向學校下發的任務。在疫情形式依然嚴峻,大量外地同學被隔離在農村老家無法回漢的時候,教育局考慮的,不是如何解決同學沒有網路、沒有電腦、沒有課本,甚至連寫作業的紙和筆都沒有的困難,而是如何收集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素材!

本該致力於培養人才、掌握著國家未來的部門,如今卻在用實際行動教孩子們從小弄虛作假——按著在疫區中艱難生活和學習的學生和家長的頭,強令他們必須笑,並同時自拍上交,好給官員們的「政績」添彩。

武漢官場,從上至下,從與防疫密切相關的一線,到與防疫不直接相關的教育部門,全部忙於「擺拍」,忙於給中國全國呈現一個武漢人民在疫情中心生活得很幸福的假象,實際困難卻全然撒手不管。

2月11日《環球時報》記者揭露武昌區轉移重症病人,僅靠一個公交司機,無任何政府相關工作人員接洽跟車、組織病人入院,這些本就垂危的肺炎病人被困在寒夜的街頭。中央赴湖北指導組責問武昌:「為什麼沒有黨員跟車?」對啊,為什麼沒有呢,因為武漢的黨員們在忙於搜集各種工具擺拍啊。

2月12日《人民日報》發布了一條視頻,是2月10日武漢對小區全面封閉管理之後,武漢社區給老人送菜的情景。或許,這樣的社區工作者是有的。但我和我的親朋好友們不幸的「恰好」都沒有住在這樣的小區里。我的小區買菜全靠居民自己組織買菜群,直接與供應商聯繫,供應商送菜到小區門口,居民自己的組織者進行群內排隊叫號領菜。沒有組建買菜群的朋友們,每天自行在美團、盒馬上網上搶菜,搶不搶得到全憑運氣。

當然,也不能說社區毫無作為,2月11日我們社區服務中心內向居民提供愛心辣椒,但作為社區服務中心所在地的我的小區,居民們都不知道。更不要說該社區管轄下的其他小區,根本進不來我家小區領愛心辣椒了。我能夠知道這個消息,還是後來小區物業的電工告訴我的。我想,愛心辣椒應當也拍照了吧。

2月13日,官方公布最新疫情數據,武漢新增病例13,436例。相比前一天湖北官媒《長江日報》發布的武漢新增病例三連降那種「假利好」,今天的激增反而讓人稍稍安心一些——終於開始解決瞞報,不再粉飾太平了。

真數據公布之後(編者註:是否為真數據目前尚無法驗證),湖北書記、武漢書記相繼被換的消息也先後公布。然而這些還不夠,武漢的官場需要全盤的整頓,不僅要儘快解決當下的疫情,更要清除已滲透到各個部門的粉飾太平、不作為的積弊,尤其是教育局——救救我們的同時,也請救救孩子!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李園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