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抓400位網民和公民記者 中共以防疫之名 行社會監控和打壓異己之實

學者和人權團體紛紛指出,中共當局自從1月中旬加大防疫力道後,除祭出封城的手段外,還無限上綱,處處以「防疫」之名,行社會監控、鉗制言論「封口」和打壓異己之實,不僅以「散布謠言」名義任意逮捕超過400位以上的一般網民和公民記者,多位學者、維權律師也相繼「被疑似染疫隔離或被失蹤」,現在就連戒備嚴密的監所、也在爆發數百人確診染疫的前提下,不準辦理家屬探視或律師會見,嚴重侵害到一般公民的基本人權或嫌疑人的司法權。

幾名戴著口罩的中國武警士兵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列隊行走。(2020年2月4日)

廣西維權律師覃永沛去年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捕,案經四個月的偵查終結後,現已於周二(3月2日)正式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據家屬透露,他的兩位辦護律師已申請赴南寧第一看守所會見覃永沛,了解案情、下周也將至檢察院調閱相關的案卷材料,然而,看守所近期多以「防疫」為由,拒絕安排任何會見,家屬擔憂,覃永沛的司法辯護權可能因新冠肺炎的疫情而進一步受到打壓。

學者和人權團體紛紛指出,中共當局自從1月中旬加大防疫力道後,除祭出封城的手段外,還無限上綱,處處以「防疫」之名,行社會監控、鉗制言論「封口」和打壓異己之實,不僅以「散布謠言」名義任意逮捕超過400位以上的一般網民和公民記者,多位學者、維權律師也相繼「被疑似染疫隔離或被失蹤」,現在就連戒備嚴密的監所、也在爆發數百人確診染疫的前提下,不準辦理家屬探視或律師會見,嚴重侵害到一般公民的基本人權或嫌疑人的司法權。

防疫監控兩手抓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說,防疫封城原則上讓城管、警察得以限制人民行動和住居,使得每一個人都受到高度的監控,而另一個輻射的效果就是,異議人士當然也被納入在監控範圍內,在無須任何政治理由,同時進行他們的監控。

同時也是華人民主學院董事主席的曾建元說:「未來相關的鉗制人民自由空間的法律、這種法網,它(中共)會利用這個時候、不斷地去製造,另外一方面,也是用防疫,把國家對於每個個人的控制的力量,把它擴充到最大。未來,疫情消退了的話,我認為,這些控制的措施不會消退,它會變成常態,這才是最讓人擔憂的地方。」

覃永沛的妻子鄧曉雲指出,南寧公安局自去年11月中以來,就多次違規違法,除不準律師會見覃永沛、不明確告知禁見的理由、也拒向律師告知案情、甚至還兩度攔截律師給覃永沛的信件,就連辯護律師向檢察院控告南寧市公安局等單位侵犯辯護律師的通信權後,檢察院也未在法定的十五日內、書面回覆辯護律師,而該市的監察委員會也未受理或回覆辯護律師對檢察院瀆職的投訴,等於,廣西省南寧市下至看守所、上至檢察院和監察委員會,沆瀣一氣,打壓覃永沛應有的司法權。

「律師都見不到,更何況是家屬。。。。。。我打電話去看守所,視頻會見也不行,」鄧曉雲說。

監所打壓司法權

司法單位的政治打壓,於法不容,但近期多處監獄和看守所以「公共衛生危機、防疫」名義,大開方便之門,理直氣壯地不辦理,如709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的家屬探視、以及兩位覃永沛辯護律師的會見,曾建元說,顯然已經逾越防疫的專業意見。

「現在不是用專業判斷,它是把這個東西(防疫)無限上綱,就讓司法單位、執法單位或公安的部門很輕易地用這樣的理由,妨礙了當事人司法上面的一些權利,」他說。

美國之音致電南寧市第一看守所對外公布的電話,因轉入傳真系統,無法及時取得看守所的任何回應。

覃永沛面對的是輕則五年以下、重則五年以上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重罪,他的基本司法權在任何法治健全的國家都是該受到充分保障的,但在中國,法界普遍認為,這樣的罪名往往只是打壓異己的手段,就算沒有疫情,南寧檢察院也可能會透過「退偵拖延時間,以此來打擊覃永沛的意志,」一位匿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人權律師說。

鄧曉雲說,丈夫被捕的第二天,南寧國保就告知她,覃永沛被治罪的理由是他歷年來在網路上的言論,也就說,覃永沛是以言入罪,根本沒有顛覆國家政權之實。

覃永沛因言入罪

鄧曉雲說:「我說,那你憑什麼抓他,他(國保)說他(覃永沛)平時在網路、言論很出格,他說,他屢教不改之類的。」

根據人權機構中國政治犯關注的簡介,50歲的覃永沛於2006年創辦「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後,曾代理多起維權案件;他以敢言著稱,曾公開懸賞徵集廣西司法廳及公安廳廳長的犯罪證據、實名舉報司法部長傅政華、並聲援「六四學潮」成員周勇軍等人,因而遭致當局肆意報復打壓;他的律師執照早於2018年中就被註銷、事務所也被勒令解散,他隨後與多名維權律師共同組建「中國律師後具樂部」,繼續向社會提供法律諮詢服務,直到去年10月底被捕。

鄧曉雲說,覃永沛自2019年起,就受到國保監視,行動失去自由,連回鄉下看母親都要國保同意,才能成行。

她說,覃永沛被捕的當天,便衣警察先是查搜了他的兩處辦公室後,後押著他回家抄家,拿走了鑰匙,相機、手提電腦、新舊手機等多項私人財產,至今只返還了相機。上周,還傳喚兩名20歲出頭的女兒,要她們交代父親有沒有罵過共產黨、討論過敏感政治議題、以及微博帳戶的登記使用狀況。

回想這些月來的煎熬、以及面對國保總是以「涉及國家機密,無可奉告」來拒絕家屬的知情權,鄧曉雲說,從不懂政治的她和女兒們常常想著想著就悲從中來。

維權律師家屬煎熬

她說:「一開始,真的夜夜做惡夢,夢見他被打得全身全是傷,沒有一塊是好的。。。。。。他被抓的時候,女兒在家裡放聲大哭,哭得很久、然後兩個女兒愁的頭髮都一把一把地掉,現在好不容易,才把心情調整過來,原本她爸被抓,感覺天都塌了,我們一家平時都是她爸一個人撐家,就是說,她爸一被抓,我們都慌了。」

鄧曉雲呼籲,海內外關心覃永沛的人士,可以給關在看守所的他,寄張明信片,讓他不感到孤獨。

中共當局自2015年來對維權律師、異議人士的打壓和網路言論監控,從未止息,近期隨著肺炎疫情緊張情勢加遽,封口更是封得緊,特別是有關疫情的討論,只要是不利於中共對外形象或中國的國家形象,都被當謠言散布者懲處。

根據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的統計,截至2月21日,中國已處罰了高達416名網民或公民記者,像是真實揭露武漢醫院處置疫情的陳秋實、方斌、或是呼籲官員公開財產的新公民運動發起人和憲政學者許志永等人。

中國人權捍衛者表示:「中共官方已經部署了全方位的網路監控系統,在這場公共健康防禦救災中發揮反作用,成了禁言和加強信息管控的方便工具。」

中國人權紀錄持續崩壞

該人權組織呼籲中國,立即停止,一方面對抗新冠肺炎疫情,一方面侵犯人權

另外,根據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周三(3月4日)發布年度全球自由評估報告,中國再度被列為「不自由」國家,該報告說,過去一年,北京強化對公民自由的壓制、審查和監控達到「新極端」,學術自由陷入「新低」,宗教及少數民族迫害加劇。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也說,中國近日施行的《網路資訊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正是適時地抓緊了疫情的條件,所推出的相關網路管制和言論審查政策,它也反映出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總體國家安全觀,也就是,將環境和公共衛生等議題也納入國家安全範圍,透過法律的制定、設計和運用,諸多事項寬鬆解釋、也都可以籠統地扣上國家安全大帽子、並把法律當成方便統治的工具,讓中央乃至地方都得到充分的權利和國家資源,來集中打壓異己、進行更高壓的社會管理和控制。

他擔心,在習近平的主政下,這一套所謂「依法治國」的統治模式將成為常態,未來將嚴重壓縮到公民社會和異議人士在中國行使公民權和言論自由的權利。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