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疫情擴散 中共會「給大家一個說法」嗎

作者: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3月4日,中共新華社居然發表了一篇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的文章,題目就已經夠恬不知恥的,更恬不知恥的是,文章竟說:「現在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可以說中國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將新冠肺炎疫情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圖為2月18日多名患者在由武漢體育館改造的方艙醫院

今天是武漢封城第41天。醒來後第一件事照例是看方方日記。

今天的方方日記從「追責」談到了「想要有一個說法」的問題。她是這麼說的:

「在疫情緊急時,沒有人顧及追責,也沒時間調查,人們都以體諒之心,放下了所有糾結。而現在局勢轉緩,存放在心的問題,便會露頭,就會想要解答。此外,看到有些事情,瞬間就有進展。比方出獄女人奔到北京的事,比方李躍華無證行醫的事。同樣在疫情之中,處理起來無比快速。可他們想要的回答呢?比方,李文亮的事,已經調查了這麼久,說法呢?

「是呀,李文亮的事,是一個結。其實,中心醫院的傷亡,何嘗不也是一個結。這一個一個的結,如不解開,武漢人的心結也是難以解開的。時間越久,這個結會越系越緊,越變越複雜,心頭的創面和深度,也會越發擴大與加深。心理諮詢專家說,隨著危險的解除,真正的創傷,會浮出水面。變成簡單的話,就是:你要給李文亮一個說法,給中心醫院一個說法,你也要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

方方的意思很清楚,武漢肺炎總會過去,但不能過去就過去了,還有一個追責的問題——許多悲劇都牽扯到責任,這些責任由誰來負?中共當局不僅必須給當事人一個說法,也應該給大家一個說法。顯而易見,這不僅是方方個人的想法,也是大多數人的共同想法。而在所有與責任相關的問題中,最大的問題同時也是國人甚至全世界最關心的問題無疑就是二十天左右的控防黃金期為何被錯過的問題?

那麼在這個最大同時也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上中共會「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嗎?我個人以為絕無可能!

我不排除等武漢疫情完全控制住之後,北京會拋出幾隻替罪羊來平息民憤,他們完全可能這麼干,17年前非典時期他們就這麼干過。但中共和中共領導人絕對不可能承認自己對武漢肺炎禍及全中國和全世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中國古代,如果出現武漢肺炎、非典這樣的大瘟疫,或者別的任何一種大災難,皇帝一定會下罪己詔。可自中共當政後,儘管大災大難持續不斷,但從毛澤東開始,有哪個中共黨魁下過罪己詔?誰承擔過責任?中共又什麼時候承認過自己有錯?從來就沒有!這一次中共同樣也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有錯有責任,同樣不會給國人一個他們需要和期望的交代。說到底,這是由中共以老子天下第一自居的本性決定的。

中共不僅不會公開認錯,而且必定會將喪事當成喜事來辦,用所謂的「大國戰疫」來往自己臉上貼金。

這不,2月底,武漢病毒還在肆虐,七萬多人染病無葯可治,數千人死亡骨灰未寒,數千萬湖北和武漢民眾還呻吟在病毒的地獄裡,飽受瘟疫和暴力維穩的雙重碾壓,生靈塗炭的人間慘劇還在繼續,中共便亟不可待的推出了為自己唱讚歌的《大國戰疫》。這本書恬不知恥的吹噓中共黨魁「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吹噓「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吹噓「中國積極與國際社會合作、共同維護全球和地球公共衛生安全的巨大努力」,被國人斥為「無恥之尤的登峰造極之作」。也許是礙於民間的不滿太大,書才出版就被迫下架了。

《大國戰疫》雖然下架了,可中共頭號黨媒人民日報》1月初推出的系列報導「總書記來過我們家」卻還在連載。這組報導竭力將現任中共黨魁塑造成一個平易近人而又英明睿智的領導人,迄今見報的6篇,篇篇都刊登在《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的顯著位置,有時候頭版甚至連武漢病毒疫情隻字不提,也要為這些文章騰出空間。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3月4日,中共新華社居然發表了一篇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的文章,題目就已經夠恬不知恥的,更恬不知恥的是,文章竟說:「現在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可以說中國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將新冠肺炎疫情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中共的自吹自擂其實才剛剛不久。我敢斷言,接下來更多更噁心更肉麻的頌歌將源源不斷的出籠。如果說中共會給國人什麼說法,這就是它給出的說法!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