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伊朗應對武漢疫情 簡直翻版中共 高官現世報死慘重

—與中共一丘之貉 伊朗靠欺騙和暴力維穩

作者:
中共和伊朗都是「政教合一」的獨裁政權,從意識形態上都秉持為了自身統治而維穩的對內強硬政策。川普總統在2019年9月聯合國大會上發表的講話中,明確區分了世界上的國家,一種是他們認為」他們註定要統治其他人「的,另一種是」那些只想自治的人民和國家「,很不幸的是,中國和伊朗都屬於前者。

伊朗第一副總統埃沙克·賈漢吉里(Eshaq Jahangiri,左)已感染武漢肺炎,右邊是總統魯哈尼。

截至3月13日,伊朗累計確診新冠肺炎感染者11364例,死亡514例。

對一般人來說,伊朗是一個籠罩著神秘色彩的國度。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的情形下,伊朗的神秘面紗逐漸被揭開。面紗底下,是一連串遮掩事實、企圖維護政權穩定的政策。外界認為,伊朗對於防疫缺乏準備,並以政治凌駕一切的考量而選擇錯誤的政策,導致了目前失控的情況。

伊朗疫情有兩個特點,其一是死亡率偏高,其二是高官染疫人數多,據報導,繼伊朗女性副總統馬蘇梅-埃布特卡確診後,第一副總統賈漢吉里也被確診感染。

伊朗政府體製為「政教合一」,長期以來,伊朗都將政權的利益置於國內民眾利益之上,因此伊朗在疫情面前,在對疫情的處理上,與中共對疫情的處置有非常多的相似之處。

一、隱瞞疫情真相,民眾信任危機

為什麼伊朗疫情會失控,美國《大西洋》雜誌指出,伊朗疫情失控是因為伊朗政府維護一場不公正的選舉。

由於伊朗選舉的公正性長期受到質疑,民眾已失去對政府的信任,許多人選擇拒絕投票來表達民意。2月21日舉行國會選舉前,伊朗當局為增加選舉結果的可信度、促使民眾出門投票,而加大政治宣傳,聲稱疫情是美國惡意造謠、散播恐懼,疫情是「敵人的陰謀」,現實並沒有那麼嚴重。

其實伊朗國內出現疫情最早是在1月底,但直到2月20日,伊朗衛生部才首度通報感染確診病例。但最佳控制疫情的黃金期已經過去,導致新冠病毒在伊朗繼續蔓延。

在2月21日的國會選舉日,投票人數只有43%,是歷次選舉人數的最低。

推特活躍人士和紀錄片製片人哈馬德-賈拉利-卡沙尼曾在大選前宣稱,新冠肺炎爆發是憑空捏造的,是為了嚇唬選民,減少參選人數。現在,卡沙尼已因感染病毒而命喪黃泉。

伊朗庫姆市一位議員艾哈邁德-阿米拉巴迪-法拉哈尼於2月4日指責衛生部瞞報疫情,稱僅在庫姆市就有50多人死亡。

而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醫生告訴網友:「政府公布的統計數字與實際情況無關,感染人數遠高於媒體的報道。」

中共宣傳部門的要求一樣,伊朗領導人也敦促媒體要傳播「好消息」。因此,伊朗官方公布的信息與一些媒體報道互相矛盾。

例如3月8日當天官方公布的新冠疾病死亡人數為194人,然而,吉蘭省衛生官員穆罕默德-海珊-戈爾巴尼同日在新聞門戶網站YJC表示,僅在吉蘭省,就已有200人死於冠狀病毒

但過後不久,該訪談被從網站上撤下。緊接著與強硬派人物親近的法爾斯通訊社採訪了戈爾巴尼。

這一次他糾正了自己的說法,稱「死亡人數指的是過去16天內所有死於呼吸道疾病的人,與新冠病毒無關」。但是法爾斯通訊社的記者並沒有提問為什麼該省一下子有這麼多人突然死於呼吸道疾病。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否認政府有隱匿事實的行為,他認為「我們的政府從第一天起就秉持著誠實和透明的態度。然而,有些疫情更嚴重的國家反而試圖隱匿真相。」

二、與中共如出一轍的維穩手段

面對社交媒體的質疑和爆料,伊朗的選擇和當初的武漢如出一轍:抓「造謠者」以及訓誡警告。

在疫情最開始爆發的時候,許多醫護人員都接到政府的封口令。一名伊朗的護士分享了一封來自醫院內部安全部門的信件,信中警告所有醫護人員:任意散布有關確診病人的消息,將被視為「威脅國家安全」、「引發公眾恐懼」,上述行為會交由紀律委員會「迅速處理」。

更甚的是2月26日,伊朗政府下令,要求嚴懲傳播新冠肺炎疫情「謠言」的人,違者將被判處1-3年監禁並處以鞭刑。

以開明敢言聞名於伊朗政壇的國會議員穆哈默德-薩德吉2月25日在社交網路中公開表示「我已確診了新型冠狀病毒」,並呼籲政府應儘快考慮特赦,釋放各地看守所的大批「政治犯」。

根據人權組織的前線消息,包括德黑蘭大監獄在內的諸多監獄,都已傳出「獄內大規模發燒」的疑似通報,而薩德吉之所以特彆強調「政治犯」,則是因為從2019年下半年伊朗反政府示威爆發後,全國各地有數千乃至數萬名的示威群眾被捕後「被消失」,再加上1月份革命衛隊誤射空難、2月底國會大選前,都各有一波針對異議分子的學運青年「大搜捕」。

其中2019年11月爆發的示威遊行中示威者受到了伊朗政府的暴力鎮壓,上千示威者被殺,真實的死亡數字至今不詳。

由於疫情蔓延,伊朗已經釋放了大約7萬名囚犯。但釋放的決定只適用於刑期少於5年的囚犯,大多數政治犯的刑期更長,所以此項特惠並未惠及對政府有異議的人士。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受伊朗最高領袖領導的伊朗革命衛隊的首要任務依舊是確保政府以及自身權力的穩固。

美國海軍研究生院助理教授、伊朗革命衛隊研究專家奧斯托瓦分析說:「當伊朗政權受到威脅時,伊朗革命衛隊自視為抵抗這些威脅的領導機構。不論是面對民眾抗議、敵對國家還是病毒疫情,伊朗革命衛隊總會公開將自己標榜為伊朗前線衛士。」

目前,革命衛隊已進駐該國災情嚴重的德黑蘭、拉什特和庫姆市。他們迅速搭建了臨時醫院,並成立抗疫總部,配備了專門應對生化武器網路攻擊的「現代戰爭部隊」。

除了展開消毒工作,伊朗革命衛隊還參與了打擊囤積醫療用品行為的行動。奧斯托瓦認為,他們在抗疫行動中的努力同時也是一場政治表演。

伊朗政府對網路監控也是不遺餘力,2016年,伊朗建成世界上最大的內聯網——國家信息網路。伊朗的國家信息網路是完全由伊朗政府控制的內聯網,所有信息都在這個網路間流通,使用者必須由國家核准後,才能與其他網路通訊。

如果說中國政府的長城防火牆是在長江入海口建了一座大壩,將長江和太平洋隔離的話,那麼伊朗政府的這個內聯網相當於是在青藏高原挖了一個人工湖,完全不與太平洋(國際互聯網)發生聯繫。連利用虛擬私有網路(VPN)翻牆也沒有可能。

三、不約而同地將病毒甩鍋給美國

2月25日深夜伊朗總統魯哈尼透過電視轉播向全國喊話:「這是敵國打擊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民心團結的陰謀,請國民務必冷靜、勿驚慌!」

路透社報道,哈梅內伊將2月21日議會選舉的選民投票率低歸咎於來自美國的「負面宣傳」。

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海珊.薩拉米試圖將病毒的流行歸咎於美國。薩拉米表示:「這可能是美國進行的生物武器攻擊。」他說,伊朗現在處於一場生物戰爭之中。同時他強調:「在抵制病毒的這場鬥爭中,我們也將獲勝。美國必須明白,如果它傳播了病毒,最後病毒將歸還給他們。」

與此相對應的,中共也對美國大行詆毀之能事,但中共的做法更隱蔽、更卑鄙。如讓扮演成網民的水軍五毛」在網上發布消息或評論,影響輿論導向,讓紅色自媒體發布各種軟文,貼合中共的政治需要。

近日網路上傳出一份文件,這份題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及宣傳直達綱要問答》的通知疑似對中共網路五毛和自媒體等在網路上煽動疫情對美國的影響方面,作出方向性指導。

內容包括:如果美國沒有爆發疫情,應該如何應對,文件的煽動方向為:「應著力宣傳病毒是美國對華人開展生物戰,但只能讓紅色自媒體去實施。」

如果「美國死亡數較少」,就「強調死亡率」,如果死亡率也降低,就去「指出美國政府隱瞞數據,把新冠肺炎死亡統計為流感死亡數「。

如果「美國開發出特效藥」,就「指出美國社會醫療成本昂貴,順便提醒讀者中國醫療費用低廉的優越性」。

如果「美國民眾譴責政府」,就強調「美國政治體制無法反映民意」,反之,如果美國民眾沒有譴責政府,就指出「美國政府隱瞞數據導致民眾被欺騙。」

中共和伊朗都是「政教合一」的獨裁政權,從意識形態上都秉持為了自身統治而維穩的對內強硬政策。川普總統在2019年9月聯合國大會上發表的講話中,明確區分了世界上的國家,一種是他們認為」他們註定要統治其他人「的,另一種是」那些只想自治的人民和國家「,很不幸的是,中國和伊朗都屬於前者。

無論是對中共推行的邪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還是對被稱為「進犯者「的伊朗,當前世界各國已經覺醒,天滅中共的序幕已經拉開,都說瘟疫長眼,那極有可能是瘟疫在進行助攻。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