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程翔: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中)

—中共錯誤,禍延全球(中)

作者:

系列文章:

中共錯誤,禍延全球(上)( 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21/1425634.html)

乙)中共以維穩手段扼殺吹哨者

在疫情爆發的初期,為了隱瞞疫情,中共強力鎮壓揭露疫情的醫務人員,導致全社會無法正視疫情爆發的風險。這方面的惡行包括:

第一,對「發哨者」(最早透露疫情的人)嚴厲批判。

根據《人物》3月刊封面《武漢醫生》的第二篇報導,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曾拿到過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當大學同學問起時,她將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了這位同是醫生的同學。當晚,這份報告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轉發這份報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訓誡的醫生。這給艾芬帶來了麻煩,作為傳播的源頭,她被醫院紀委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謡。

1月1日晚上11點46分,醫院監察科科長通知她第二天早上過去一下。領導批評她「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是專業人士,怎麼能夠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謡生事?」(這是原話),並著令她回去跟科室的200多號人一個個地口頭傳達到位,不能發微信、簡訊傳達,只能當面聊或者打電話,不許說關於這個肺炎的任何事情,「連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說」……

她當時有一種很絶望的感覺,自揣「我是一個平時認認真真、勤勤懇懇工作的人,我覺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規矩來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麼錯?我看到了這個報告,我也上報醫院了,我和我的同學,同行之間對於某一個病人的情況進行交流,沒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當於是醫學生之間討論一個病案,當你作為一個臨床的醫生,已經知道在病人身上發現了一種很重要的病毒,別的醫生問起,你怎麼可能不說呢?這是你當醫生的本能,對不對?我做錯什麼了?我做了一個醫生、一個人正常應該做的事情,換作是任何人我覺得都會這麼做」。

《人物》這篇專訪已經被刪(編按:眾新聞有轉載全文,請按這裡閱讀),但 大陸讀者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使之「復活」,例如以豎排形式、書寫形式等來繞過當局的電腦屏障技術,使大家都能夠閲讀,顯見人民對當局這種隱瞞真相、打壓講真話的措施極端不滿。

第二,對「吹哨者」以「散播謡言」為由實行「依法處理」

然而,這些善意的警示卻被視為造謡而遭到懲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眾所周知的李文亮事件,茲引述他發放的訊息,以證明他毫無造謡的意圖:

新京報》報道中的截圖。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微信群「武漢大學臨床04級」中的發言:

(5時43分)

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

(診斷書圖片)

(CT視頻)

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

……

(6時42分)

(旁人:「小心我們的班級群被封號了」)

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

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1937年,冠狀病毒(Coronaviruses)首先從雞身上分離出來……(下略)

後來的事眾所周知,他被公安部門「依法處理」。他的「認罪書」,成為中共暴力鎮壓疫情訊息的如山鐵證......

第三,阻止中國專家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

中共除了要禁止民眾傳播有關疫情的訊息外,還企圖進行「學術消音」,不允許中國科學家在外國期刊上發表他們對武漢病毒的研究成果。

2020年1月29日,中國科技部辦公廳發出《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科技攻關項目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科技攻關項目承擔單位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把研究成果應用到戰勝疫情中,在疫情防控任務完成之前不應將精力放在論文發表上。

《通知》提出「樹立大局觀念,增強社會責任感,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發揮集智攻關、團結協作的優良傳統,......共同做好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科技應對工作」。

《通知》說,眼下正處於全國上下全力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非常時期,疾控系統專家的首要職責是研判、預警和防控疫情。而在短時期內在國際頂級刊物發表多篇英文論文,似有隻重搶時間發表科研成果、未專註於本職工作之嫌。而這些論文中的一些重要信息,也未及時傳遞給公眾。這引起了不少的爭議。

據財新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1月30日,中國學者已經在國外權威學術期刊《柳葉刀》《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分別發表了5篇、2篇有關新冠病毒肺炎的文章。這些論文涉及的研究題材包括新冠病毒肺炎的流行病學及臨床特徵、早期傳播作用方式、疫情的進展情況等。

表面上看,這是中共呼籲中國專家不要只顧在國際學術期刊上揚名立品,而要用其研究成果應用於抗疫工作,這種要求看似無可厚非,但是為什麼中國的專家選擇在海外發表論文呢?

前引上海公衛中心在1月5日發現新冠狀病毒基因序列後,已經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採取適當措施防止疫情擴散,但直到1月11日,團隊仍未見當局回應,於是團隊在 virologic.org網站上發布了世上第一個新的冠狀病毒基因序列。該所的張永振的團隊覺得當局顯然無意就病毒一事對社會大眾採取任何行動,於是才決定公開發表病毒的基因排序。他們認為:「這並非有關任何個人的榮辱,這是面對一種過去未為人所悉的呼吸道疾病,尤其是新年期間有大幅度的人口移動」。換言之,他們是因為當局對他們提出的警告置若罔聞,才被迫在海外刊物上發表,公開這潛在的危險。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流行病學資深終身教授張作風對《知識分子》稱,這次武漢肺炎的科研成果是一流的,短時間內在很多知名雜誌發表了文章,「但是根據這些發表的數據信息,有很多完全可以在疫情爆發初期就用來指導這次新發傳染病的控制。有些非常重要的數據,僅僅是在英文雜誌上發表以後,我們才可以看到,有很多信息在國內並沒有及時向公眾公開,也沒有及時地應用在撲滅爆發流行的整個過程中」。從他對這些論文質量的高評價,假如能夠早早引起中共當局的重視,必然對抑制疫情產生積極的作用,但可惜中共對這些寶貴的發現未能給與足夠的重視,反而進一步發出《通告》來扼殺科學家迫於無奈在外國發表其研究成果。

・中篇完・

中共錯誤,禍延全球(上)( 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21/1425634.html)

明天發:中共錯誤,禍延全球(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眾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