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方方:疫情這樣的事不追責 怎麼向天下人交待

武漢作家方方(資料圖片)

湖北女作家方方自武漢封城以來就開始撰寫疫期日記,在3月23日的日記中,方方寫到,「這幾天,追責的聲音,非常微弱......記者們的深度調查,似乎也變得很少很少,幾近沒有」,她就此評論說,關於疫情相關的追責,「這是必須進行的一件事」。

3月23日,方方在她的第59篇日記,也是原定的倒數第二篇封城日記「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中指出,目前,仍然沒有任何相關官員有為疫情擔責的舉動。

「那些與之相關的人,按理,多少也該有幾個主動辭職的,記得SARS時都有。可是一直看到今天,湖北居然一個沒有,真是服了他們」。

這名65歲的武漢作家指出,現在看來,「以前甩鍋,是官員甩專家,專家甩官員。現在好,全都可以一齊甩到美國去了」。

「我也會一直追蹤(追責的)進展」,方方寫到,「如果這樣天大的事不進行追責,我不知道官方怎麼向天下人交待」。

方方在日記的後半段寫到,「在朋友轉給我的一些微信文章中,我看到南京大學杜駿飛教授的一篇。杜教授是社會學博士,他的文章經常會拎出一些緊要問題。在他的這篇文章中,曾提出七個問題:

1、一線醫院發現疫情後,真的不能使用網路直報系統嗎?

2、專家組抵達武漢後,真的無法掌握人傳人的疫情實況嗎?

3、疫情信息泄露後,有關部門真的要優先解決泄露信息的人嗎?

4、人人都不肯承擔責任,真的只有鍾南山才有資格向公眾報告實情嗎?

5、武漢疫情日烈,管理者真的不能提前預判醫療資源的大匱乏嗎?

6、當疫情與恐慌同步蔓延時,真的只有封城才是最佳選擇嗎?

7、封城之後,真的不能將確診的病人向其他醫療資源閑置省份妥善分流嗎?

其實杜教授應有更多疑問,第七問之後,他留下一排省略號。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問完。實際上,我們在武漢的人,還可以提出更多疑問。可惜,幾乎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

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澤,生於江蘇南京,現居武漢,全國一級作家,原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代表作《水在時間之下》《萬箭穿心》《風景》,長篇《是無等等》等。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