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從舞蹈演員到江青忠實戰士的好色之徒

作者:
1966年文革爆發後,劉慶棠的「革命鬥志」格外旺盛。他成立了新的革委會,自任主任和黨支部書記,許多人聚集在他的手下,白淑湘被揪出批鬥,52歲的中央歌劇舞劇院副院長、首席指揮黎國荃,也在劉慶棠主持的一次批鬥會後,因無法忍受誣陷和人格污辱,回到家就上吊自盡了。政治上飛黃騰達的劉慶棠,在生活上也是風流成性,並利用權力亂搞男女關係。任何一位女演員,無論是想爭取在戲中當主角或領舞,還是給丈夫落戶口、安排工作,只要有求於他,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掌中玩物。

中共建政後的一次次運動,不僅摧殘了中華傳統文化,殘害了保有傳統藝術思想與形式的藝術家,而且亦讓一些演員人格分裂,從傳播藝術的使者變成了害人的凶手,最終也讓自己身陷囹圄。曾與中國芭蕾明星白淑湘同台演出並扮演《天鵝湖》中的王子的第一代芭蕾舞演員劉慶棠,就是其中的代表。

1932年出生在遼寧劉慶棠,16歲時考上了中共在東北地區創辦的第一所藝術學校——白山藝術學校,從此開始了其舞蹈生涯。1951年,因其舞蹈節目在柏林獲獎,劉慶棠等演員被留在了北京。1952年,中央歌舞團成立,劉慶棠成為該團的民族舞演員。當時,中央歌舞團聘請了蘇聯芭蕾舞演員來教授芭蕾,劉慶棠經過努力,從低級學習班進入了高級班。1956年,他在24歲「高齡」之際前往蘇聯正式開始學習芭蕾。

1959年,中央芭蕾舞團成立,並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排演了芭蕾舞《天鵝湖》。女主角由白淑湘擔綱,經過篩選,劉慶棠被選為男主角王子的舞者。隨著《天鵝湖》的成功,鮮花、掌聲和榮譽也接踵而來。此後,劉慶棠和白淑湘又一起跳了《海俠》、《淚泉》等舞劇。

在很多人眼中,劉慶棠和白淑湘是一對很好的搭檔,但是隨著白淑湘的名氣越來越大,當人們更多地把目光聚焦在白淑湘身上時,劉慶棠的心中起了波瀾。當時有一些內行指出:「劉慶棠的氣質不像個王子,倒像個戰士……」這大概也為後來發生的事情埋下了伏筆。

1964年,篡改歷史的紅色現代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排演,女主角吳瓊花由白淑湘扮演,男主角黨代表洪常青則由劉慶棠扮演。毛在觀看了演出後,稱「方向是正確的,革命是成功的,藝術上也是好的。」由此定了調。《紅》劇成為革命樣板戲,江青指定其為「世界芭蕾舞壇上的一面戰旗」。劉慶棠亦深受江青的青睞。

1966年文革爆發後,劉慶棠的「革命鬥志」格外旺盛。他成立了新的革委會,自任主任和黨支部書記,許多人聚集在他的手下,向中央歌舞團、中央芭蕾舞團的「牛鬼蛇神」和「走資派」展開了猛攻,一時間芭蕾舞團成了陰風凄凄的人間地獄。白淑湘被揪出批鬥,52歲的中央歌劇舞劇院副院長、首席指揮黎國荃,也在劉慶棠主持的一次批鬥會後,因無法忍受誣陷和人格污辱,回到家就上吊自盡了。

由於劉慶棠的殘酷行為,不久,他被群眾揪下了權力的寶座,並被批鬥。1966年11月28日,在人民大會堂召開「首都文藝界大會」時,江青指名讓劉慶棠上大會主席台。但由於群眾抵制,未能如願。會後,江青馬上派人向劉慶棠表示安慰:「不讓你上主席台,並不說明領導在政治上對你有什麼看法,希望你不要有什麼壓力。」

有江青的撐腰,劉慶棠的底氣更加十足。他繼續給江青寫信效忠,由此獲得了更多的賞識。自1967年5月,江青先後6次點名逼芭蕾舞劇團領導班子要「結合」劉慶棠。1968年3月,在江青的大力提攜下,劉慶棠終於如願以償,成為芭蕾舞團的領導之一。7月,經江青批准,他成為芭蕾舞團的頭面人物之一。

重新掌權的劉慶棠,再度開始喪心病狂地整人。他將所謂的「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反對文化大革命」、「攻擊江青」等罪名隨心所欲地扣到人們的頭上,全團包括臨時工在內的240人中,有70多個被其打成了反革命。團內人人自危,朝夕難保。在1970年前後,由劉慶棠主持的文藝界「清查」運動中,僅中央直屬文藝團體中被打成「5•16」份子的,就多達400餘人。

緊跟江青步伐的劉慶棠亦飛黃騰達。1969年4月,江青提名他當了黨的「九大」代表、主席團成員,1970年進入國務院文化組,開始統管全國文藝創作;1974年又在中共「十大」當選為中央委員;次年便一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副部長。

政治上飛黃騰達的劉慶棠,在生活上也是風流成性,並利用權力亂搞男女關係。一個比他小20來歲的姑娘,長期被他霸佔;任何一位女演員,無論是想爭取在戲中當主角或領舞,還是給丈夫落戶口、安排工作,只要有求於他,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掌中玩物。然而,對於他的控告信皆石沉大海,絲毫沒有影響他的仕途。劉慶棠更加死心塌地地緊隨江青,被稱為是其的「忠實戰士」。

1975年9月,江青召集自己的親信秘密聚會。會上,江青對劉慶棠說:「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的總經理、董事長……現在好比1957年反右前夕,現在叫他們大鳴大放,將來再收拾。」秉承江青的旨意,劉慶棠隨後在芭蕾舞劇團、文化部藝術局所屬各團負責人會上大造輿論,為製造新的動亂進行輿論準備。此後,他多次搞鄧小平的黑材料。

1976年1月,劉慶棠在文化部連續召開會議,拼湊鄧小平「攻擊文化部的八條罪狀、攻擊文藝革命的七條罪狀」,並編入文化部1976年1號檔。從2月起,劉慶棠遵照江青、張春橋的旨意,召開全國電影製片廠負責人會議,煽動「寫與走資派作鬥爭的作品」,「拿齣戲來當炮彈用」,並威脅說:「敢不敢寫與走資派鬥爭的戲,是路線問題、立場問題。」3月,他又親自指揮芭蕾舞團炮製了「層層揪鄧小平代理人」的舞劇《青春戰歌》等。

文革結束後,劉慶棠被羈押,並於1983年4月被公審,儘管他竭力為自己開脫,但還是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據說,審判期間,文藝界凡遭受過他迫害的人都有旁聽證,「重災區」芭蕾舞團還不得不特地指派一輛大客車,每天接送大家前去旁聽。判決後,曾被劉慶棠多次傷害的妻子徐傑與其離了婚,其三個子女也同他脫離了關係。

1986年春天,劉慶棠因患食道靜脈曲張,被批準保外就醫。之後他拋棄了照顧他多年的救命恩人,一個善良的女人沙音,而選擇與一個更有能耐的女人結婚,並開辦了一所舞蹈學校。其前妻徐傑如此評價劉慶棠道:他的心,他的靈魂都扔到地獄裡了,他至死都不會安寧;他是一個精靈,在創造與欺騙中飛來舞去,閃著耀眼的光,但是他落到了地獄。他如果能自救,就讓他自救吧!

而造就這樣一個靈魂被扔到地獄里的舞蹈演員的中共,還能自救嗎?如果不能,下場還能是什麼呢?!

2012-06-26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