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國人看了都著急 美國人安心的力量從哪來?

我覺得紐約州長、市長也很著急,因為不聽話到處逛的人還是有的,那也沒有辦法,即使你是州長或市長,你不能把這些不聽話到處逛的人派警察抓起來,因為你沒有權力這樣做。

截至2020年3月28日,美國感染中共肺炎的人數超過101657人,已超過了中共的「官方數據」。隨著檢測力度在全美的進一步增強,感染人數還會繼續激增。如果我們按武漢當時感染的情況來評估,會覺得美國已經到了特別危險的境地,美國人民此時生活在動蕩不安中。

所以,作為一個外來者觀察美國,時常會為美國的抗疫舉措感到不安。因為在我的認知中,這麼巨大的感染人數下,美國應當採取的唯一辦法就是向中國學習採用休克式抗疫法。於是我很著急,恨不得寫給川普,為他出謀劃策。

(醫護人員轉移病人)

而在我持續觀察美國的抗疫舉措之後,開始慢慢地試著去理解這個國家的抗疫舉措,他們的政府所採取的措施,是基於美國的政治制度、政治文化與法律精神的,呈現出聯邦、州、市各級政府基於感染人數、基於數理模型所做的種種努力。

我一直在自問自答式地解釋自己處於美國抗疫背景下的認知偏差,這種偏差,讓我覺得困惑。這種認知偏差也是很多自媒體公號上偏見性、片面性文章產生的原因。

01

美國3月抗疫,

為什麼不立即強制性封城,

而是討論如何給民眾發錢?

「封城」是阻斷感染的重要手段。那美國為什麼不採用和中國一樣的做法,對感染嚴重的市進行封鎖、要求人民強制隔離呢?

其一,美國多數人的消費習慣,使他們在沒有工作的情況下,無法維持生活。中國人民有存錢的習慣,即使武漢封城2個月,一般家庭還是有一定的積蓄去買菜、維持生活的,實在困難了,大家還可以向親朋好友借到錢。但美國人一般都是花信用卡的錢,這個月花完,月末發工資了來還信用卡。如果封城這樣的決定一出來,那很多人就會失業沒有收入,進而便沒有了維持生存的能力,再加上美國人很難從其他人那裡借到錢。所以,一旦休克式抗疫,無數家庭面臨的是沒有收入、沒有錢購買食物,這些人就會處於受餓或者去搶劫的選擇中。

雖然不是全面封城,但因為紐約市的餐館等都關閉了,所以我認識的美國人,在餐館工作的,最近都失業了,一家四口人,馬上就沒有收入。而這樣狀況的人,真的不是少數。在總統提議之後,美國國會和眾議院通過了2萬億美元的刺激經濟法案,除了幫助中小企業等外,一個美國人可以得到1200美元,孩子可以得到500美元。對於我的朋友們來說,真的是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

有公號上的文章說聯邦總統說給美國人發錢,是為了選票,收買人心。至於他的動機如何,我們誰都無法得知,但有一點,發錢給美國人,是聯邦政府基於他們國家國民情況而做出的適合他們國家的決定。

其二是,限制人民自由遷徙的權力必須是通過法律方式來進行的,而不是總統或者州政府下一個文件就可以實現的。人民的遷徙自由等基本權利得到法律的保障,政府的行政機構不通過法律的途徑,無法對人民的基本權利進行限制,這是為了防止政府肆意地干涉人民私權利而設置的一種制度。

所以,我們設想的,成立一個防疫指揮中心,然後下發各種文件,強制要求民眾呆在家裡的做法,在美國是行不通的。所以,一些自媒體文章將美國「沒有採用強制隔離性抗疫」的作法視為政府別有用心的說法,是很難成立的。

政府所能做的就是「呼籲」「再呼籲」「建議」「再建議」人民呆在家裡。紐約市政府發出「市民們,請待在家裡」的號召,話也說得很嚴重,即「我們應假定大家已經暴露在病毒之下並採取行動,即使您尚未生病,也請儘可能待在家裡」。換言之,市長告訴你,應當假定你周圍都是病毒攜帶者,你一定要呆在家裡。

我覺得紐約州長、市長也很著急,因為不聽話到處逛的人還是有的,那也沒有辦法,即使你是州長或市長,你不能把這些不聽話到處逛的人派警察抓起來,因為你沒有權力這樣做。

為什麼要有這樣的制度設置呢?因為他們是假定政府會作惡,如果不能政府的權力進行法律限制,那人們就會被政府以各種原因而打壓,政府可以隨意限制人們,那人們生活就無寧日,生活在一個擔驚受怕的環境中。

美國人民也很適應這樣制度,所以他們也不會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時期去呼籲政府,說你們快下文件,快來限制我們。美國人民所做的,就是配合政府的建議,在家不出去。目前這一建議的舉措效果如何,還不知道,這真的要取決於人民的素質了。

(疫情中的紐約街道)

02

感染人數激增,

中國人都看了萬分擔心,

那讓美國人安心的力量來自哪裡?

這裡想回答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我們都為美國的處境擔心,那裡是不是已經發展到到處搶劫程度了。

最早引起大家恐慌的是3月初一些公號上發布的美國人搶購食物的圖片,空蕩蕩的貨架,人們排著長長的隊;隨後是外國人辱罵亞裔的視頻等,這些內容構成很多人對美國疫情的印象。常年沒有聯繫我的表哥,他突然發來長長的語音,說你們那裡是不是動亂了,你快點回來,他說他看到了國外騷亂的一些小視頻。

在這裡想說的是,至少到今天(2020年3月28日),美國沒有發生騷亂。現在的情況是,人們響應政府號召呆在家裡,學生上網課、人們在家辦公、一些行業關閉等,天氣好時,人們還會去空闊的湖邊、公園散個步。

那為什麼大家會形成一種美國疫情下人們生活動蕩的感覺?

其一,碎片化的信息衝擊。比如公號文章上發一系列的超市沒有貨的圖片,遠在萬里外的中國人一看,哇,這麼嚴重。但超市的貨(除了洗手液和衛生紙)補給還是很快的,而公號文章不會發補給之後貨物充裕時的照片,所以我們看公號信息時,得到的信息是不完整的。

其二,以個案代替一般。自媒體文章往往選取的是一個個個案。你要知道,即使在沒有疫情時,極端的個案都是存在的,比如歧視在平時生活中也少量出現。但在疫情期間,自媒體就將這些個案作為一種普遍現象進行報道,如先介紹紐約的暴力歧視案例,再介紹一個舊金山的,再介紹一個西雅圖的。如此,一系列內容放在一起,我們很容易認為暴力歧視在美國遍地開花了。而這卻並不是現實中的情況。

其三,假信息泛濫且傳播迅速。各種微信中的或其他社交媒體上的聊天內容,被自媒體當作真實的信息進行傳播,沒有經過把關、沒有經過真實性核實,就這樣把各種虛假的信息推送給公眾了。微信圈裡廣泛傳播的紐約工商銀行被砸、美國黑人在大街上打砸搶等視頻後來證實都是假的。這樣的假信息中往往是誇大其辭、莫虛烏有的。

第二個問題是,感染人數這麼多,為什麼美國人還在散步、遛狗、去超市?

其一,這是美國人一種習慣性的生活常態。每年,美國總是會發生一些災害事件,如南部的颶風、中部的龍捲風、北部的暴風雪、西部的地震等,這些災害事件發生之前,政府就會預警,告訴人民需要準備什麼、需要做什麼,那人們就會按政府的建議,去超市買食物儲存、去買應急醫療包等,從而度過一次次的災害。這種災害每年都會發生,人們一切都是按這樣的秩序生活的。

所以,肺炎疫情來臨時,政府建議在家,建議保持社交距離、建議多洗手、建議減少聚集,對於美國人來說,「看,政府和之前一樣,給出建議了,我們照做就好了,一切都會過去的,和之前一樣呢。」這樣的心態下,他們就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恐慌和緊張了。

其二,政府每天都不停地和你見面、和你解釋,你知道政府每一步在做什麼,困難是什麼,是否能度過等,這樣的信息公開與透明性,是讓美國人心安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因為疫情,我關注了白宮的新聞發布會、紐約州的新聞發布會、市長的新聞發布會等。至到今天,白宮和州的新聞發布會是每天都會召開,未有一日空缺,一次長1到1個半小時。新聞發布會,不是念稿子,是實實在在地向你解釋政府做了努力、採取了哪些舉措。紐約州長發布會還配著PPT,裡面有詳細的數字、鼓勵打氣的話,州長都詳細地告訴你我們有多少手套、多少口罩、多少病床,我們還缺多少,我們怎麼樣得到更多的呼吸機,我們下一步怎麼辦,人們需要做什麼等。所以,把真實的情況告訴人們,即使是困難也告訴人們,原來真的不會引起恐慌,或許,正是在這一次次的新聞發布會中,人們得到信息的同時,也培養了理性。

另一個問題是,州和聯邦之間會有拉劇戰、會有爭執。這與美國的體制有關,各州是相對獨立的,有很大的自主權,而聯邦在疫情中需要進行整體的調配,所以這裡會產生矛盾與妥協等。這對於美國人來說是一種常態的政治,所以他們不會覺得聯邦與州之間有衝突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但如果我們來看這樣州新聞時,就會覺得這個國家似乎亂套了。

所以,站在我們習慣文化的情境下,去指責國外人民消極抗疫,可能是有所偏頗的。

03

抗疫,

是立竿見影地消滅病毒,

還是壓平感染曲線?

這是兩種不同的抗疫思路,無論是哪一種,其實都是希望最大可能地救治病人,使患者可以得到救治,而不是放棄任何人。

美國的抗疫戰略更多的是通過一定的措施去減緩感染人數,從而保證醫療資源可以持續地為重症患者提供救助,避免出現醫療擠兌,努力地「壓平增長曲線」。「壓平增長曲線」這一理論是歐美的多名醫學專家提出的,「是希望流行病增長曲線被壓平,而不希望它呈現指數級增長,使政府可以從容應付疫情,從而儘可能地保持常態生活。

(壓平增長曲線圖)

可見,歐美是儘力去減少感染的速度,以時間換取救治病人的空間,所以他們抗疫的時間不會是短期的,而是長期的,甚至有專家說病毒是與我們長期共存的。

因為我不是醫學專家,所以無法評判兩種方法的優劣。

但覺得自媒體傳播者應該像我這樣,應該去了解這兩種抗疫思路,只有這樣,才不會看到國外的抗疫和中國不同時,便武斷地對他國的抗疫舉措進行嘲諷。

以上幾點觀察也只是個人之見,難免有不當之處。每個國家的抗疫都是一個複雜的系統,每個人也只能基於自己的經歷等而窺得其中一二,期待更多理性的抗疫觀察,可以豐富我們對國外抗疫的全面認識。

這場疫情是一場災難,一場世界性的災難。抗疫中需要更多的是理解與支持,信息傳播者需要對不同國家有著同情式的理解與了解,懷著仁愛、關懷去呈現他國的抗疫,才可以讓國民知悉全面的情況,減少各國民眾之間的嘲諷、歧視、敵意與攻擊。

作者方青(化名)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