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疫情之下 世界各地的生存者在做什麼?

這次的疫情是很好的學習製作計劃的機會,準備一個逃生背包,如果緊急情況發生,你會帶上哪些必需品逃生,同時,還應該學習一些基本的汽車修理技巧,你永遠也不知道你的汽車什麼時候會壞。

Wowak,阿爾佛尼亞大學的MBA畢業生,給必需品下了一個定義:庇護所、水、火和食物。如果人們保持冷靜仔細思考,Wowak說,他們就會在商店裡發現更好的替代物。

Wowak是一名生存家,也是一名油管上的戶外生存視頻作者,同時也運營著一家營地生存教學公司

「有一天我去Target商店,發現貨架上找不到水了」,他說,「我就去了戶外用品的貨架,看到了滿滿當當的凈水過濾器和水壺,你完全可以隨時隨地用這些工具煮一壺水」。

Art Dawes,與Wowak類似,運營著一家戶外技能培訓公司。他說自從數十年前他在初中上了一節生存課程之後,就為此著迷,甚至至今以此為生。「我們就在學校前面的草坪上學習生火技能」,他說。

這次的疫情是很好的學習製作計劃的機會,準備一個逃生背包,如果緊急情況發生,你會帶上哪些必需品逃生,同時,還應該學習一些基本的汽車修理技巧,你永遠也不知道你的汽車什麼時候會壞。

這兩位老師都教授他們的學生「primitivie skiils」,也就是在國外很火的原始生活技能,比如用弓鑽生火,這些穴居人才會的技能。但這卻是非常好的鍛煉工具使用能力和實踐能力的辦法,也可以讓取火變得更方便。

國內外,那些為了災難長年累月囤積食物,甚至彈藥的人,被稱為「prepper」。儘管他們經常被取笑或者認為有妄想症,但這次的疫情卻讓大眾改觀,甚至很多人去尋求prepper的幫助,或者詢問當情況變得更糟,prepper是否可以分一些食物給他們。

一個facebook上的prepper小組管理員說,現在每周有2000多人加入組織。管理員說:我想告訴每一個人的是,大家都應該學習最基本的生存知識,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所在的社區。

Wowak和Dawes並不認為自己是prepper,更樂意稱自己為具有戶外生存技能的人。Wowak說他平時使用獵槍來打獵,不是戰術原因,而是認為這對於找食物而言更有實踐性。

一些賓夕法尼亞州的prepper接受了媒體的採訪,卻拒絕透露他們的全名,擔心這會暴露他們的地址。更多的直接拒絕了採訪,認為媒體只會加劇大家對prepper的偏見。

Robert B,一名40歲的黎巴嫩居民,告訴媒體他和他的女兒已經準備好了逃生背包,危機降臨時可以立刻帶上,逃跑到事先準備好的避難所里。逃生背包里一般都包含藥品、睡袋、工具、打火石和其他必需品。「我們早就為多種災難做好準備,從暴徒上門襲擊到瘟疫到戰爭」,他說。

很多人認為疫情帶來的其他社會問題與疫情一樣可怕。比如大量的失業、物資短缺、治安鬆懈,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最近武器和槍枝銷量上升了。蒙哥馬利市的槍販告訴媒體,最近槍枝銷量大漲,他們也沒有多餘的存貨了。

Jon』K,另一名prepper認為,最重要的物資就是食物和水,他在家裡已經準備好了種植溫室和地窖。

Wowak和Dawes認為災難生存中,尋找食物是最難的一個環節。當下為即將到來的隔離做準備,牛奶和新鮮的肉類是必須的,除此之外,是罐頭、蛋白質棒、堅果甚至各種高卡路里的食物。在大自然中,Wowak說,藍莓和青蛙等小東西都是最簡單的食物,但是他們的蛋白質含量很低。而那些高蛋白的東西比如鹿和火雞就很難抓捕,哪怕你有獵槍。「如果你在70碼外殺了一隻鹿,那你知道怎麼去保存它嗎?」

這兩位戶外老師都告訴學生,不要隨便吃植物,除非真的對辨別植物很在行。許多植物可以輕易使你中毒,導致生病或者死亡。Dawes同樣建議買一本植物指南並且把它放到逃生背包里。

儘管Wowak在做電視節目,但他還是建議觀眾不要輕信電影和電視中的生存技能,因為為了節目效果剪輯的內容在實際生活中並不實用。

本文為譯文,原作者Jason Nark發表於「The inquirer」,譯者Eva。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