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Jack Yan:李文亮被評為烈士也不能掩蓋他被殺害的事實

作者:
殺了人還要買好,並不是因為心理愧疚,而是因為激起了天怒人怨,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我想,如果沒有武漢夜間的哨聲,沒有陳秋實、方斌的勇敢報道,沒有互聯網同仇敵愾搬的齊聲討伐,中央是不會派出調查組的,訓誡李文亮醫生的派出所也不會背個大鍋,李文亮醫生也不會被評為烈士。

曾被訓誡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於2月6日晚搶救無效去世。2月1日,李文亮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Public Domain)

4月2日,中共官方新華網發布消息,湖北14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線犧牲人員被評定為首批烈士。其中包括李文亮醫生。

首先,向所有烈士致敬,是他們在極端危險的情況下,選擇了人類最崇高的行動,犧牲自己,拯救他人。每一個人都值得尊敬、值得銘記。但是,他們本應該活著,像個普通人一樣,好好活著。

在新聞通稿中,對李文亮醫生的事迹是這樣寫的:「李文亮同志不顧個人被感染的風險,仍然堅守一線崗位,2020年1月6日在收治一名患者時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回顧一下時間線,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艾芬在科室群組發出一份檢測報告,顯示一名病人對SARS冠狀病毒等檢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李文亮醫生於下午17時43分在同學群中發布了一條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12月31日凌晨1點半,李文亮被醫院領導叫到武漢市衛健委詢問情況,天亮上班後又被醫院監察科約談,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聯網上發布不實言論」而被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訓誡。該院醫生陳小寧說,早期院里統一要求,「不能說,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

我的結論是這樣的,李文亮醫生1月3日被訓誡,1月6日被感染,根本不是他主觀上不顧個人被感染的風險,而是醫院領導不顧他被感染的風險。一個小小的口罩,就能保全李文亮和同科室其他醫生的生命,但是當時就是不讓戴。算過失殺人不為過吧。而且,李文亮醫生也不是因為「堅守一線崗位」而被人們記住的,他是吹哨人。

殺了人還要買好,並不是因為心理愧疚,而是因為激起了天怒人怨,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我想,如果沒有武漢夜間的哨聲,沒有陳秋實方斌的勇敢報道,沒有互聯網同仇敵愾搬的齊聲討伐,中央是不會派出調查組的,訓誡李文亮醫生的派出所也不會背個大鍋,李文亮醫生也不會被評為烈士。李文亮醫生的最後一條微博還在不停地增加留言,網友燕子6600231378:不希望你成為烈士,希望你就是一位普通的爸爸,普通的丈夫,普通的兒子,每天上班工作,回家和太太做飯,陪孩子玩,為輔導「神獸」的作業抓狂……那多好呀。網友偏執的和尚:李醫生,首批烈士!我寧願你沒有這個稱號。只要你活著!

我多麼害怕有一天,當我們談起李文亮醫生的時候,他吹哨人的身份,被「堅守一線崗位」所代替,他們還說:「都評為烈士了,還想怎樣。」

作者JACK YAN,現居紐約

天津人,在中國作公務員17年,2019年辭職赴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