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顏丹:中共為何懼怕殯儀館外的哭聲 這個黨到底是人是鬼

作者:
正如有人怒吼,「你們(中共)到底是人是鬼,還是魔鬼呀」;有人控訴,「我們只想拚命活下去,而政府卻在千方百計地掐斷我們的生路」;有人吶喊,「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那樣,讓此時的中共無地自容,如坐針氈。誰敢保證,武漢殯儀館外一旦哭聲震天,就沒有人化悲痛為力量,將憤怒的矛頭指向中共?甚至一呼百應?

武漢居民表示,政府給清明前安葬親人的家庭發放禁哭費。圖為漢口殯儀館前人們排長龍領親人骨灰。(當地民眾提供)

這幾天,「中共病毒」重災區武漢已陸續解封了。解封之後,武漢人第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呢?牆內不少媒體都在播報,是大吃大喝、走親訪友。但在防火牆外卻看到,大量失去至親的武漢人都在殯儀館外排長隊,等著領取親人的骨灰盒。

短短兩個月,就這樣天人永隔了。有血有肉的至親再見面時,能看到的只是一盒陌生而冰涼的骨灰。殯儀館外,那些喪親的武漢人內心的悲痛可想而知。哭喪是難免的,這也是中國社會從古到今發喪時所遵循的傳統。然而,就在這舉國悲痛、萬家哀鳴之時,中共第一想到的,卻是如何消除眾人的眼淚和哭聲。

據一位武漢居民透露,「在清明節之前把亡者下葬,……整個武漢地區的人會給3000元『封口費』,不讓他們哭」;「而在清明節過後,更不許任何人去哀悼」。活在身邊的親人沒了,家屬從領骨灰到下葬,竟然全程都不許哭。而此後,家屬也不能去弔唁,最好是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這不禁讓人感到費解,中共到底在忌憚什麼、恐懼什麼?

就算只有亡者的家人才能收到3000塊,但對財政吃緊的中共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中共如此下血本,竟然只為攔著人、不讓人哭。可想,哭聲所能掀開的真相,恐怕不只是武漢肺炎的死亡人數了。從3月23日到4月5日,武漢7家殯儀館每天都發放500個骨灰盒。浩大的場面、巨大的數字是瞞不住的。就算沒有哭聲,人們也看得見,數得過來。

相比真實的死亡數字,更讓中共忐忑不安、驚懼難耐的,是國內好幾萬人的死亡之因被全盤揭開。如今,越來越多人已發現,大量的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就這樣瞬間殞命,不是因為不幸的天災,而應歸咎於人為製造的歹毒的人禍。

其實,在中國過去幾十年中歷次發生天災時,中共也都制定了死亡指標,即捏造了死亡人數。因為中共心知肚明,這些所謂的天災或因人禍起,或是包藏禍心。總之,與自己脫不了干係。

就拿這次瘟疫來說,從「武漢肺炎」到「中共病毒」,從打壓知情的醫生、隱瞞疫情到有條件、有能力製造病毒的武漢P4實驗室浮出水面,被置於風口浪尖的罪魁,始終都直指中共。

是凡在這兩、三個月驟然離世的人,無論是直接死於「中共病毒」的,還是間接被自殺、被餓死,或因其它疾病無法得到救治而死亡的,都與中共那些非人道的惡劣行徑有關。

就算放眼全世界,也不難發現,那些感染率頗高,但死亡率奇低的國家,從政府、醫院到社會共識,都把人命看的極其重要。而中國的高感染率、高死亡率則足以印證,不是草菅人命的政府,根本就辦不到。尤其是直接被「中共病毒」害死的中國人,其家屬更得找研究病毒、放出病毒的中共索命、算賬。

如今,美國已有參議員說,「現在是追究北京對它造成的這場災難責任的時候了」;「第一步是國際調查」;「下一步是迫使北京賠償被瘟疫奪走的生命以及對我們生活造成的損失」。而英國也有官員說,「當這一切結束時,(對中共)必須有一場清算」。

此外,義大利的一位記者表示,「我們義大利人對中國(中共)不滿——而且要追討『戰爭賠償』」。該記者還指出,義大利人之所以生氣的首要原因就是「中共打壓試圖向全球發出警報的中國醫生和新聞工作者」。

連英美的主流人士都要向中共追究責任,難道武漢人不想?死亡率同樣居高不下的義大利,其民眾都已怒氣衝天了,難道武漢人能心平氣和?

就在不久前,有武漢市民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如果當時政府就說這個事情可能會人傳人,戴戴口罩,這個事情可能就不會那麼嚴重了」;「這不是屬於天災,是屬於人禍」;「我們是直接受害者,由於政府的過錯,這是明擺的事情,我們肯定要求賠償」。

其實,早在疫情爆發之初,就已經有中國人草擬了中共的「四大罪」,即「隱匿疫情,瞞上欺下」、「倉促封城,自生自滅」、「物資充足?公然說謊」、「免費醫治?根本笑話」。

於是,武漢有倖存者近日撰文稱,「手捧的骨灰在催我追責!」文章寫道,「武漢漢口殯儀館外排著長隊,無數在疫情中失去親人的家屬戴著口罩,秩序井然地一字排開在此領取親人的骨灰」;「在平靜的隊伍里幾乎聽不到哭聲」;「對於億萬遠離武漢的老百姓來說,被巨大的悲傷、憤懣感染併流著傷心之淚的,是……一個又一個悲痛欲絕的故事」。

中國人被武漢人的悲傷和憤懣所感染都會傷心流淚,可想武漢人在悲傷與憤懣時,難免會失聲痛哭。他們的情感一旦從悲傷過渡到憤懣,其哭聲就不只是一種自我宣洩了,而是會迅速升級為對「中共病毒」的製造者中共的聲討與控訴。這或許才是真正令中共膽寒的致命一擊。

正如有人怒吼,「你們(中共)到底是人是鬼,還是魔鬼呀」;有人控訴,「我們只想拚命活下去,而政府卻在千方百計地掐斷我們的生路」;有人吶喊,「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那樣,讓此時的中共無地自容,如坐針氈。誰敢保證,武漢殯儀館外一旦哭聲震天,就沒有人化悲痛為力量,將憤怒的矛頭指向中共?甚至一呼百應?

要知道,1989年羅馬尼亞革命就發起於人群中的那一聲「打倒齊奧塞斯庫」的怒吼。如今,脆弱至極的中共對任何能引發民怨眾怒的聲音都充滿了驚懼和恐慌,哪怕只是哀悼親人時所發出的哭聲。連哭聲都怕,中共離崩塌還遠嗎?更何況,怕是沒用的,根本無法力挽狂瀾。人在做,天在看。中共作惡多端,天滅中共已在進行時!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