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謝田:世界格局瘟疫後的重大變革 中國九大危機難解

—世界格局瘟疫後的重大變革

作者:
瘟疫過後,中國經濟面臨至少九大嚴重危機:失業率飆升、破產企業大增、房地產市場破滅、不良貸款激增、銀行擠兌加劇、製造業萎縮、外匯儲備枯竭、糧食供應短缺、和人民幣大幅貶值。

武漢瘟疫中共病毒的驅使下,讓世界陷入恐慌。但隨著美國幾個主要城市的發病、確診、死亡人數越過峰值,疫情曲線似乎趨於平緩和下滑,人們都開始略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仍然大氣不敢一喘。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疫情任務組之外,準備創建第二個疫情特別工作組,專註於如何重新開放與美國的未來發展。川普表示,第二個特別工作組將由「非常優秀」的醫生、商界人士及國會議員和州長組成,超出了經濟的範疇,致力於如何重新啟動經濟、和災後重建政策和策略的研究。

不光是美國政府、學界、和民間在討論這件事,中國政府、民間、和知識界也在積極探討這一全新和迫切的話題。雖然各種研究對前提條件的認識就五花八門,各種假設大不相同,結論更是大相徑庭,但毫無疑問的是,瘟疫之後的美國和中國以及其它各國,肯定會跟昨天的和今天的各國不一樣。我們的世界也會發生長久性、持久性的變化,世界的格局和各國之間的合作與互動,都會出現重大的變革。

非常滑稽和有趣的是,有些人在說什麼中共瘟疫將使中國取代美國的霸權!說此話的人恐怕可以肯定,其腦子有些問題,至少跟正常人類的思維不一樣;或者鬧洞大開、灌水之類的,語不驚人死不休;也可能純粹是為了給紅朝壯膽和忽悠百姓,所以才痴人說夢,讓人感嘆末劫時期人們,怎麼會被紅魔愚弄得這樣的可憐。

瘟疫過後,中國經濟面臨至少九大嚴重危機:失業率飆升、破產企業大增、房地產市場破滅、不良貸款激增、銀行擠兌加劇、製造業萎縮、外匯儲備枯竭、糧食供應短缺、和人民幣大幅貶值。比較理性的、和對中共相當溫和的美國學者、華裔美國學者,預期中國可能錯過了關鍵的時間窗口,而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也將因為瘟疫而被迫中斷。更直接的認識,是中共政權註定會在瘟疫之中及之後垮台,中國人民和社會面臨重整山河、恢復秩序、重建家園的重任。

親中的一些學者承認,在當今的全球化時代,如果不能在全球範圍內及時、準確分享具有全球後果的訊息,會造成全球性的大災難;他們也意識到類似疫情信息之類的訊息,本身就具有全球性的影響,其對經濟全球化的穩定,更是生死攸關。這些學者可能委婉的指出,全球自由信息的流動受挫,經濟全球化必然受阻。但他們沒有能夠進一步指出,如果這些自由訊息的流動是人為的、刻意的、甚至是惡意地被阻斷,其對經濟的衝擊達到200個國家,使得2500萬人失業、造成超過10萬億美元的損失,那受到衝擊的各國,會在清算的時候毫不猶豫的結成新的聯盟,會籌建80國的聯軍,向肇事的國家和政權索賠、討伐、發難。

從1970年代開始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過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就已經放緩,在2016年川普總統上任時,更是遭受重大打擊。它在2020年中共瘟疫之後,可能會迅速的終結。中共作為這一輪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其收穫期和蜜月期都已經結束。全球化給中共帶來的紅利,隨著供應鏈的轉移在消失;而全球化給中國帶來的後果,如產業過剩、失業高企、環境污染,則因為瘟疫期間的封城封國,變得更加突出,也會在即使復工之後,也難以消弭。

隨著全球化的終結,世界經濟會進入三大區塊操縱下的軍閥混戰,各自為政,關稅戰迭起、和貿易保護主義橫行。三大區塊仍然是美國、歐洲、和日韓台。全球經濟原來錯綜複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叉供應鏈體系,在瘟疫抗擊戰的衝擊下,會使得原有的依賴關係被打破,會使得新的、更可靠的、基於共同理念和信任的新型國家關係的分工、合作體系,慢慢的鑄造成型。

在排除了中共國這樣的、不按規矩出牌、不遵守規則的玩家之後,改革後的WTO(世貿組織)或者新成立的“經濟北約”,會在真正的公平、無強制、無要挾、無政府干預的條件下,實現真正的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的自由貿易的目標。這個新的自由貿易體系的最大受益者,可能是美國、台灣、加拿大、和新加坡;其次的受益者,可能是日本、墨西哥、韓國、和英國;可以利益均霑、連帶收益的,會是歐盟、東南亞國家、和印度

中國只要還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國家主導的經濟體制,就會被新貿易和經濟合作體制排斥在外;如果中共因瘟疫而垮台,仍然維持統一的中國會經歷一個相當長時間的陣痛和轉型,而如果不能維持統一,沿海各省的優勢就會顯示出來。

這場瘟疫最終會受到控制,或者自然消失,正如人類歷史上的幾次大瘟疫一樣。但疫後的經濟格局,會發生我們這一代人肯定沒有經歷過、也很難想像到的變化。美國因為瘟疫前經濟就非常強勁,瘟疫期間政府又大力的富民、還富於民、扶持企業、保持強大的民間購買力,瘟疫過後美國市場會迅速、強力的反彈。美國經濟預期增長會高於4-5%,失業率會從瘟疫中的15-20%,迅速回落到之前的3.5%及以下。並且,美國和其它發達國家的經濟會快速整合,形成新的市場和更大的市場,並與眾多發展中國家如越南、印度、泰國等形成新的全球供應鏈體系。

而與此同時,因為中共會被美墨加–英國歐洲–日本這個新的體系的主要角色排除在外,中共的低端製造業,仍然可能從美國得到一些訂單,但高科技、軍民兩用科技、醫療科技等領域,中國跟美歐日的合作,基本上可以說是告吹。中共國唯一的夥伴,可能就是亞洲的專制國家、非洲國家、和一帶一路上的小夥伴,如果一帶一路還能支撐下去的話。

美國會繼續保持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地位,並且會拉大與其它國家的差距。美元在瘟疫之中已經展示出了其異常強勁的地位,甚至讓黃金都自愧不如。就像香港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描述的那樣,大家都在搶美金,什麼貨幣都不信,連自己國家貨幣都不信。瘟疫過後,美元指數預計會持續上升,成為更加穩定、獨一無二、更貨真價實的世界貨幣和儲備貨幣。

中共國的經濟泡沫,肯定會被瘟疫經濟所戳破,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因為人民幣可能的大幅度貶值,都有可能不保。中美脫鉤的可怕現實,會在醫療設備、醫藥原料、和其它戰略資源領域迅速實現,並擴展到其它高科技、高端製造業、和中端製造業等。

武漢瘟疫造成的全球公共衛生危機,被許多人稱之為是「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場用口罩、呼吸機、隔離、國家援助、疫苗開發、和幾十萬億美元的資金等打起來的大戰,會推動國際格局發生深刻的變化,會導致一些國家發生制度上的轉型,發生價值觀上的調整,並帶來人們對信仰和宗教的重新思考。

瘟疫之後,中共會非常驚恐的發現,國際社會從原來似乎對中共無可奈何,對中共大撒幣之類的國際賄賂、收買敢怒不敢言,而發展到果斷出擊,並全方位地對中共進行圍剿。一個沒有共產主義的世界,正在清晰的展現在人們的面前。世界反擊、反制中共政權的手段,從瘟疫索賠到道德譴責,會多種多樣,全方位開展。

比方說,美國政府和國會會強化台灣,扶持台灣得到國際承認,甚至承認台灣,來反制中共的威脅。美國的一項最新研究報告主張,美國可以動用「私掠船」,對抗中共的海洋擴張,反擊中共利用「海上民兵武裝」作為中共的國家海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也可以倡導成立新的、類似於G20體制的「國際健康G20」,作為對世衛組織(WTO)的否定和替代。即便是必須把中國也納入「國際健康G20」,畢竟中共收買非洲小國的做法在這裡完全行不通,美國甚至可能把台灣也加入進來。美國准許谷歌啟動與台灣連接的高速互聯網光纜,但禁止其與香港連通,這也是在互聯網和信息領域開始對中共的制裁,和對香港問題的做出回應。

因而,可以預期的是,世界格局瘟疫後的重大變革,可能會有這樣的幾個特徵:美國經濟更迅猛的發展,一大超強的局面更加聲勢凌人,美國與第二梯隊的差距會迅速加大;中共國經濟不振,軍事實力的弱項暴露,道德的缺陷信譽的喪失,會在瘟疫真相被揭露之後,是中共更加成為國際的惡棍,和政治上的孤家寡人。如果中國共產黨因為此次瘟疫而倒台、滅盡,新的民主中國的精英們,會採取親美而疏遠俄羅斯的政策,遠交近攻,以修復中國經濟和民生;而如果中共仍然鐵腕控制中國社會,國際社會在疏遠中國時,俄國也會重新考慮與中共的結盟,可能在推動剷除共產主義的過程中也採納「遠交近攻」的策略,甚至與美國合作,對付中共政權。瘟疫的傷痛之後,日本和韓國會檢討對中共的態度和中國政策,重新認識這個亞洲鄰國;而瘟疫的殘局對歐洲國家,是最慘痛的,對此歐洲各國也許會重新思考他們的社會主義政策,和全球化、親共化,給他們帶來的嚴重後果。

當然,面臨新的世界格局,從悲劇和慘痛教訓中走過來的中國人民,會發現自己對中共有了新的認識;而中共那時候如果還如夢魘一樣的存在,國人最重要和最值得關切的,還是如何結束共產專制、讓中國回歸世界民族之林的一個願景。

本文轉自670期「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