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乾元:國際壓力之下中共是真的要接受調查嗎

作者:
在中共治下,科學家的作用只可以是打人的棒子和利用的工具而已,別看吳肯大使信誓旦旦的稱「這項工作應由科學家完成」,然而我們在疫情發展過程中看夠了鍾南山院士的表演,當然院士自己也心知肚明,表演歸表演,賣葯的腳步永不停息,這不?瑞典傳出話來:蓮花清瘟膠囊有效成分只有薄荷醇,絕不容忍在歐洲傳播。

白宮防疫工作小組成員黛博拉·伯克斯博士(Deborah Birx)表示,中共有「道德義務」對疫情保持公開透明

近日,中共駐德國大使吳肯在接受德國明鏡記者採訪時稱:「⋯⋯對國際調查持開放和坦誠態度,支持科學家之間進行交流。中美科學家目前正在共同開展研究項目以追溯病毒起源⋯⋯探明病毒的來源很重要,但是這項工作應由科學家完成,而不是被政客工具化和政治化。」

看似中共在飽受國際重壓之下,被迫放開了口子,開始歡迎國際調查了。那麼,中共真的會是誠心誠意地接受國際社會調查嗎?

如果中共真正對國際調查持開放和坦誠態度,那不是應該今天才開始的,以疫情的十萬火急和舉世遭殃程度,早在李文亮那個「時代」就應該接受社會監督和科學家的調查了。那為什麼在2月初世衛組織派出的專家團隊,僅審查成員就花費了兩周的時間,最後還把美國專家都排除在外呢?為什麼獨立記者李澤華在接近武漢病毒研究所大門附近的時候神秘失蹤了呢?為什麼全世界都在懷疑這個病毒研究所時間長達數月之久,而中共就是不允許科學家作個現場直播而解答全世界的疑惑呢?

那為什麼現在開始允許國際調查了呢?普遍認為中共在一月底就已經派軍方的陳薇少將接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其目的是銷毀證據,其實中共可能自己也搞不清病毒的起源是否真的與病毒所有關,但如果能夠證明病毒所與此無關則非易事,派一名少將專家級別的人員入駐,一方面確保中共病毒爆發後該所別再出亂子,一方面把所有可能引起懷疑的證據修改或銷毀,讓未來的調查人員死無對證,無可奈何。時間已過去如此之久,估計證據修改工作已經完事大吉,再加上國際社會喊得急,當然可以放出「持開放和坦誠的態度」的大話了。

此外,在中共治下,科學家的作用只可以是打人的棒子和利用的工具而已,別看吳肯大使信誓旦旦的稱「這項工作應由科學家完成」,然而我們在疫情發展過程中看夠了鍾南山院士的表演,當然院士自己也心知肚明,表演歸表演,賣葯的腳步永不停息,這不?瑞典傳出話來:蓮花清瘟膠囊有效成分只有薄荷醇,絕不容忍在歐洲傳播。那麼大使開始大談科學家的作用超過政客了,只能說明一個問題:現在即使是第一流的科學家來擔綱武漢病毒所的調查也恐怕看不出子午卯酉來,所以中共繼續政府搭台、科學家唱戲的光榮傳統,開始允許科學家來交流了。

即便這樣中共還是不放心,在接受採訪的後半部分,狡詐的吳大使又稱:「中方支持國際社會開展相關科研合作,但反對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把中國(中共)放在被告席上,事先推定有罪,然後通過所謂國際調查來尋找證據。開展國際調查要有依據。為什麼這個調查只針對中國(中共)?從科學角度看,有的國家出現那麼多確診病例、死亡病例和擴散病例,這其中難道沒有問題嗎?疫情當前,各方應集中精力合作抗疫,之後再由科學界對病毒源頭進行研究調查並作出權威解答。」

吳大使給調查開出了兩個條件:第一是「開展國際調查要有依據」,按照後面大使的暗示,出現確診病例、死亡病例多的國家更應該接受國際調查,這才是「科學」的,那把話挑明,美國、歐洲諸國的病例比中國的造假數字多,就更應該接受調查了?這等於毫無科學常識、科學態度可言了,大使這位「政客」又開始攪局了。

然後,大使又把接受調查的時間用了個「之後」二字,輕輕的支到了遙遠的未來。以中共病毒的狡猾難纏,全世界戰勝疫情的時間表還遙遙無期,那麼如果這個病毒一直以某種方式在世上存在,我們就永遠盼不到揭開迷局的那一天了,那在中共眼中,這才是真正的「科學」了。

所以,我等絕不能指望中共會積極的接受調查,查出事實。我們應該自行以各種方式繼續廣泛挖掘、傳播真相,其實現有的證據已足以證明中共與世衛早期的拖延和惡意隱瞞是造成世界大流行的關鍵因素,追責的腳步決不能放鬆,不給這個十惡不赦的惡魔以半點喘息之機!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