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石山:中共網路封鎖即將崩潰

作者:

美國計劃投入30億美元推倒防火牆,中共網路封鎖即將崩潰。推牆秘辛,哪些方法最有效?

5月13日。

首先和大家說聲抱歉,過去兩天,我們一直跟大家說會請一位當紅的YouTuber通過網路連線,上來和大家見面,一起做一個節目。但最近兩天,我們兩邊的設備都出了些狀況,所以一拖再拖。我們已經訂好了,星期五一定做好這個節目。以後,也會多請一些各個領域的大俠上來,因為現在世界很亂,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這樣可以和大家討論各個方面的問題。

今天我想和大家談一下,中國的網路防火牆。美國人稱為GFW,Great Fire Wall,網路長城。很多人認為,中國北方的這個長城唯一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北方游牧民族侵略的。當然這個作用是很大,尤其是很多時候,游牧民族並沒有中央政府,每個小部落有困難的時候,就會想到中國來搶東西。但另一方面,長城也是一個阻止中國人出去的設置。在古代,人民人口數量,對一個政權非常重要,多少戶多少口多少丁,是衡量國家力量重要的指標。一旦天災,饑荒,人民會四散逃跑,出長城,也是中國人的一個方向,當局也需要嚴厲禁止的。

當然,還有不聽政府管制,和地方官員鬧意見的人,也要跑出去。中國北方少數民族人口少,所以往往特別歡迎逃跑的中國人。其實這不僅是北方,南方也一樣,不過東部和南部中國人,大部分是往海上逃。北邊的,逃到朝鮮和日本去,南邊的是菲律賓和越南。孔子都想過偷渡外國,他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意思是,在中國沒有道了,蛻變了,衰敗了,所以要坐船出海,誰跟我一起走。學生子路聽到很高興,想和孔子一起移民,孔子說,子路很勇敢,很打得,但其它學問可能不行。

一般認為,孔子當時想去朝鮮,所謂九夷,因為孔子很羨慕朝鮮人很講禮貌,他們是商朝後代,和孔子還是同一族的,而且距離不遠,山東乘船去朝鮮,很快就到。所以,韓國人說孔子是韓國人,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在古代,中國難民很受歡迎的。所以中國的中央政府和北方少數民族。越南主體民族叫京族,就是以前的秦漢中國人,日本叫華族,有人認為主要也是大陸移民。

在北方逃出去的,生活方式完全改變,就成了游牧民族。所以中國皇帝很不高興,要阻止移民潮。通常有移民潮的時候,都是中國不太好的時候,有問題的時候。所以中國皇帝和番邦協議,簽和平條約,禁止招降納叛,往往是最重要的一條。

所以,長城最重要的一個功能,也是阻擋中國人私自移民。現在這個問題比較容易了,不給護照就行了。但是自由、民主、人權、平等的價值觀,卻不能用護照來阻擋。

我們還是談回到中國這個網路長城。中國網路長城從九十年代末互聯網興起的時候,中共政府就開始搞了。除了一個金盾工程,還有一個金關工程。

2000年之後,中國的網路長城漏洞百出,尤其是法輪功學員在海外開發了一系列翻牆軟體,有無界、自由門、花園、火鳳凰和世界門等等,反正主要的破網和翻牆軟體,基本上都是法輪功學員開發的。

我在華盛頓的時候,認識一個法輪功學員,他本人在美國NASA工作,負責網路安全。技術當然是頂尖的。他曾經辭職,加入了這個翻牆軟體開發團隊。非常辛苦,每天工作15個小時,做了大概5年時間。

中共政府投了很多錢,想去擋住中國人翻牆,但一直都沒有成功。大家想一下,這個和長城其實很像的。萬里長城萬里長,總有一些弱點,不用每塊磚都拆掉,破了一個口子就成功了。

所以中共採用了兩個方法,第一是開放部分的VPN,就是私人虛擬網路,加密的。因為更方便,所以大家慢慢就不用翻牆軟體了。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再關上VPN,這樣可以形成一個全封閉的時間。因為你再開發翻牆軟體,或者是普及翻牆軟體需要時間,這個時間內,它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控制住信息的自由流動。

第二個方法,就是讓你不關注政治問題。《紐約時報》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分析這個方法。他舉例說,以前,如果中共不想讓你知道魏京生,會徹底封鎖過濾所有有關魏京生的信息,但現在,除了這個方法之外,中共還用各種更吸引人的事件和新聞,讓大家不去看魏京生。比如色情、軟色情、各種內幕八卦、政治人物和明星的八卦,或者自己製造熱點,然後帶動輿論轉向。後面這部分就是網路水軍的工作了。

我們說,中共的方法,其實是有效的。所以,現在90後的中國年青人,是不是比80後以前的那些人,更認同中共,更小粉紅

但這個方法有個前提,就是如果出現一個壓倒性的大事件,可能轉移視線的方法就無效了。現在出現中共肺炎疫情,就是這樣的事件。所以中共一定要雙管齊下。既封網,關鍵時候截斷VPN,也用五毛水軍灌水,轉移注意力和影響輿論。

但無論如何,我們說,只要你不能完全徹底地封鎖信息流動,專制體制的全封閉性的這種特點就會被衝擊。尤其是共產黨專制體制,絕對不能允許不受控制的資訊存在。

所以,破除防火牆,傳播自由信息,就是對抗共產黨最有效,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一個方法。

本來,美國人是最有條件做這件事情的。但美國人並不很在意這個事情,而且中共在美國也有很多代理人,會暗中協助中共。

大概7、8年前,緬甸伊朗都發生了一些大事,民眾反抗當局。緬甸和伊朗都採用了中共的防火牆技術,結果當地的民眾使用無界和自由門這些軟體,翻牆出來發表意見,或者是進行聯絡。美國突然發現,原來翻牆軟體這麼有用,於是美國國會決定撥款支持翻牆軟體的發展。

那一年,美國國會撥款3,000萬美元,而且撥款立法條款,為無界、自由門這些機構度身定製了一些規定,也就是說,這些錢基本上只可能撥到這些開發翻牆軟體的公司去。

但最終,錢還是沒有撥過去。那是2013年,奧巴馬上台那一年。國會的撥款,要通過美國國務院執行和管理,結果有一位卸任國務院官員,專門成立了一家公司,按照國會的規定,要做全球的信息自由,然後國務院就把這筆錢全部撥過去,給了這家公司。

這個公司到現在,也沒看到做出什麼東西來。

那一年,是希拉里當國務卿。

不僅如此,中共還大量滲入美國的高科技公司。現在美國那些最大的網路企業,有很多的在美國畢業的中國人做高管,微軟谷歌、臉書等等。他們推動了美國高科技業和中共的合作。

不過,現在,美國人已經知道痛了。2016年大選,美國開始察覺到外國通過互聯網介入。而在這次美中貿易戰,尤其是這次中共病毒疫情的問題上,美國基本上已經開始確認了和中共全面對抗的態勢,所以這個問題已經成了美國的一個頭號問題了。

其實美國如果想要在互聯網方面對抗中共,並不是非常困難。比如說全球的13個根域名伺服器大都設置在美國,部分更由美國軍方管理的,在維多利亞州。美國也有大批的互聯網高級人才,散在民間,各個大學和社團中。這些力量一旦被動用起來,會非常厲害的。

美國前白宮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5月9日在《瘟疫作戰室》(War Room: Pandemic)節目中明確表示,推倒中共防火牆的計劃,已經列在美國政府日程表。5月8日,美國智庫「21世紀創新」的CEO、美國前總統里根的管理和預算辦公室總顧問霍洛維茲(Michael Horowitz)表示,美國政府將投入高達30億美元的政府資金,結合美國各大學的相關技術,在今年大選之前(10月底),可推倒中共的防火牆。

《瘟疫作戰室》頻道5月9日的《墮入地獄》(Descent Into Hell)節目中,有兩位華人嘉賓以親身經歷,講述了中共利用防火牆對中國人進行的言論箝制和洗腦。其中一位化名黑森伯格(Heisenberg)的嘉賓,曾經是中共電訊巨頭華為的工程師,後來在與華為有貿易往來的美國科技公司工作多年,他深諳華為作為中共全球戰略先鋒所起的作用。

這些年,在中共舉國財力的資助下,華為以低價競爭手段搶佔國際電訊市場,特別是5G設備供應市場,旨在通過這些網路搜集數據和情報,把中共的大數據監控和防火牆系統擴展到全球。

黑森伯格說,華為設備的後門,完全是對中共(軍方及情報部門)的監控開放的,他們可以拿到所有用戶的資訊。在大陸,華為使用一種叫做深度數據包檢查(DPI)的關鍵技術,來建造防火牆,而這個技術最初源自美國的思科(Cisco)等公司。

黑森伯格認為中共的防火牆,是中共讓這次武漢大瘟疫(中共病毒)毫不透明的最根本原因,世界無法獲得大陸的真實疫情資訊,導致如此多的人失去生命。

他強調,如果沒有中共的防火牆,這些災難本來都可以避免。所以,國際社會應該嚴肅對待中共的防火牆,因為它不僅傷害了中國人民,也傷害了地球上的每一個人。

在節目的最後,班農證實,美國已經進行推倒中共防火牆的計劃,川普(川普)政府高層已經決定就此問題的具體操作,在當天開會討論。

在推倒中共防火牆的問題上,美國政府似乎已經從原來的呼籲和批評,轉為切實的行動。如班農所強調的那樣,「行動!行動!行動!」

我曾經接觸過一位電腦專家,他們的團隊專門研究中國的這個網路防火牆。他告訴我說,其實用不了多少錢,就可以把防火牆徹底拆掉。

我問他,大概需要多少錢,他回答說:5000萬美元。

如果班農和黑森伯格說的是真的話,那麼,就算考慮到美國以政府來主導,要花費更多的金錢的話,30億美元,應該是足夠足夠了。

就算是中共採取物理斷網,全部切斷中國和外界互聯網的聯絡,美國仍有一個星鏈(Starlink)的計劃,就是通過五六百顆低軌道衛星,為全球提供以衛星為中繼站基地的互聯網服務。這將徹底改變世界互聯網的格局。

果真如此,距離中國網路防火牆倒塌的日子,看來是屈指可數了。我們希望這一天儘早到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