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西安女子託人給娃辦入學被騙 帶娃假裝上學逛了五年

2016年,馬翠的女兒該上小學了,但他們家不是西安戶口,她和家人便商量找人運作一下。她在飯局上認識的李某說他有熟人,可以少花些錢進東郊一所小學。馬翠便決定托他辦上學的事情。從那時起,李某找馬翠要錢變得頻繁,少了200元、多了上萬元,名目多是辦上學要請人吃飯、送禮,「有時也說是礦上出事故,需要資金周轉,這種情況總會拿出一大堆文件,都有『公章』。」

李某說聯繫好了一所小學,送禮打點要2000元,馬翠給了錢,但最後李某以「私立學校」為由告吹,又說可以進東郊另一所小學,可以從二年級開始上。那年9月1日,李某給馬翠送來了課本,說自己路過學校,順道幫孩子報了名領了教材。資料目錄上都有「公章」或二維碼,雖然二維碼掃不出來,但馬翠仍被李某的貼心感動,興沖沖地給女兒準備好了上學物品。

第二天一大早,馬翠送女兒去上學,「李某半路上把我們攔截了,說我們是轉校生,還有些手續沒辦完,學校里有上級在檢查,讓等一等。那時候我已經給他有三四萬元了,怕這些錢打水漂,所以還是選擇繼續相信他。」

馬翠說,那天雖然沒帶孩子上成學,但回家後,她並沒有告訴家人孩子上學的事出了狀況。家人問起,她下意識說解決了。「這五年里,我太累了,整個人都要崩潰了。2016年秋季開學的那個學期,是我最煎熬的一個學期,我每天早上帶著孩子出門,給家人說是去送娃上學,其實根本沒有學可上,我家裡人都以為孩子今年都上五年級了。」

於是,馬翠每天早上帶女兒出門假裝去上學,下午放學後又把孩子帶回家,其實都是帶著孩子在外面逛。東郊附近的公園、超市,全都轉了個遍。李某每天都給她說「快了、下周、明天,保證解決」,同時又不斷地問她要錢。

「今年孩子就12歲了,5年完全被耽誤了。一開始其實就是每天白天去逛,後來就乾脆租了房,放學時間到了再帶孩子回家。」馬翠說,從2016年至今,孩子根本沒有進過校門,而她只要說去找學校或者教育局,李某總是攔下她。

在這期間,李某每天都會去馬翠的租住處。馬翠知道李某老家有孩子,但她不知道李某到底結沒結婚,而這兩年馬翠也發現李某不止和自己一個人交往,「我們幾個受害者,後來都認識了。」

馬翠說,丈夫是生意人,平時對她和孩子還可以,但性格暴躁,尤其是涉及錢的問題,「啥事都能做出來。」正是因為懼怕丈夫,所以孩子上學的事情一直聽任李某「繼續運作」。

因為李某時常要錢,馬翠的積蓄很快花光,但停止給錢,前面的錢就都白花了,孩子上學的事就更沒了指望,每每想到這裡,馬翠就有一種絕望的窒息感。馬翠開始向娘家人和同學借錢,同時,繼續和李某保持著親密關係,彷彿這樣就能離孩子有學上的夢近一點兒。

每個學期結束,李某都會把一張成績單帶給馬翠,說是學校給的,上面還有老師的評語。「我一直以為他是為了讓我能給家裡好交代,主動找學校開的。每到放假,他說開學就辦好了,開學後又是各種理由推脫,辦上學的費用也從最開始的20多萬元,今年漲到了106萬元。」

在這期間,馬翠試圖要來電話號碼,聯繫辦事的中間人詢問進展,李某總是拒絕,直到2019年,馬翠徹底起了疑心,因為李某提供的材料上連公章都懶得偽造了。

2019年上半年,馬翠去派出所報案,李某態度積極地跟著一起去了,並告訴警方二人是債權債務關係。

2019年秋季開學,上學的事情仍沒著落,馬翠堅持要去教育部門問清楚,李某帶她去了西安南郊一個「教育部門」,卻誰都沒找到。

直到4月21日,馬翠才知道李某因詐騙自首了。

知道這個消息後,馬翠徹底慌了。她轉給李某有票據的錢已經超過20萬元,李某還多次讓她通過網貸給他取錢。「現在比起錢的問題,我更想趕緊把孩子上學的問題解決了。這麼大的孩子一天學都沒上過,我真的要崩潰了。」馬翠說。

從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了解到,李某已經被警方控制,警方正進行調查。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華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