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一個公開向毛挑戰的北大學生的命運

作者:
1957年反右前,劉奇弟在北大大飯廳的南門貼了一張大字報「胡風絕不是反革命——為胡風招幡」,並附了一副對聯「鐵窗鎖賢良,天昏地黑;忠臣血撒地,鬼哭神號」(因為當時謠傳胡風已死在天津監獄裡)。他在大字報中說,當局以胡風和友人的通信作為定罪依據是「斷章取義,牽強附會,毫無法律根據。它把閑人聊天,侯寶林說相聲的邏輯搬進了法庭。」

自中共建政後,將浸染過西方民主思想和中國傳統士大夫精神的知識份子消滅和噤聲,成為了要加強一黨專政的毛澤東的主要任務之一。在經歷過洗腦、反胡風運動後,1957年,毛和中共又掀起了針對內心充滿不滿情緒的知識份子的「反右」運動。

在「反右」運動前,為了讓知識份子們坦誠相見,毛和中共採取了「引蛇出洞」的方式。不少天真的知識份子相信了中共,而將心中對中共的不滿一一道出。北大物理系四年級學生劉奇弟就是其中之一。

據北大校友、同為「右派」的陳奉孝回憶,來自湖南的劉奇弟不僅在專業學習上優秀,愛好讀外國文學名著而且擅長作曲、指揮並能拉一手優美動聽的小提琴,是一個多才多藝之人。1955年,在「反胡風反革命集團」運動中,他因為替胡風鳴不平而被打成了反革命,在學校被隔離審查並受到管制,曾被人綁在窗欞上。

1956年,經甄別後「平反」,劉奇弟繼續在校讀書。但從此他的心情比較壓抑,在學生宿舍經常拉「牧羊姑娘」、「塞外組曲」等哀怨的曲調。

1957年反右前,劉奇弟在北大大飯廳的南門貼了一張大字報「胡風絕不是反革命——為胡風招幡」,並附了一副對聯「鐵窗鎖賢良,天昏地黑;忠臣血撒地,鬼哭神號」(因為當時謠傳胡風已死在天津監獄裡)。他在大字報中說,當局以胡風和友人的通信作為定罪依據是「斷章取義,牽強附會,毫無法律根據。它把閑人聊天,侯寶林說相聲的邏輯搬進了法庭。」

大字報在北大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因為「胡風反革命集團」的罪名正是毛澤東欽定的。劉奇弟此舉顯然就是在公開向毛挑戰,他非凡的勇氣和膽量可想而知。他說:「怕什麼?我已經被打成過一次反革命了。根據報紙上公布的材料,胡風根本構不成反革命罪。四九年建國時,是胡風第一個寫長詩『開始了』來熱烈歌頌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取得成功。這首詩我至今還能背到,這樣的人能是反革命嗎?絕不可能,胡風已經死了,他是屈死的。每個有良心的人,難道不應該為他鳴怨嗎?」

另據陳奉孝說,劉奇弟在貼這張大字報之前,就意識到會有坐牢和殺頭的危險,但他還是毅然決然做了,結果不難預料。他在系裡和全校遭到了猛烈的批鬥和圍攻,甚至被毆打。連續的批鬥和折磨使他的肺病發作,不斷地咳血。隨著「反右」運動的日益激烈,劉奇弟被捕,並被判刑15年。他先在北京團河農場勞改,之後被押送到黑龍江省密山縣興凱湖勞改農場勞改。

黑龍江勞改期間,因為他拒不認罪,多次被吊起來拷打,後來就瘋了,被塞進了像狗洞子一樣的小號里。據曾呆過小號的人介紹,小號寬八十公分,高一米,長一米五左右,人根本站不起來,躺著也伸不直腿。地上鋪的是二十公分厚的稻草,寒冬中根本無法抵禦寒冷。被關在小號中的人,不僅身上要帶著鐐銬,而且一天只給很少的苞米面稀粥喝。在這樣的環境中,身體瘦弱的劉奇弟是無法捱過去的。

1961年,劉奇弟因疾病加凍餓,死在了小號里。冤死時還不到30歲。而大難不死的陳奉孝此後多次在睡夢中夢見劉奇弟被打得滿臉是血,二個打手拖著他往小號里塞,他一邊喊一邊掙扎。

劉奇弟的冤案究竟如何處理的,甚少有人知道,似乎是不了了之,但這筆血債卻不會被忘記,總有一天要償還。

2013-04-24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