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鑒寶專家劉岩被抓 整個收藏界群妖亂舞!

你不相信報應,報應也就離你不遠了。風傳鑒寶專家劉岩被抓,給收藏界發出了一個信號。

你不相信報應,報應也就離你不遠了。風傳鑒寶專家劉岩被抓,給收藏界發出了一個信號。

近二十年來,中國文博界被佞臣宦官把持了朝政,他們利用制度的缺欠和改革的空白點製造混亂,為了把每年國家撥給的上百億採購資金摟在兜里,上瞞蒙皇帝,下欺騙百姓,打著搶救國寶的招牌,和境外拍賣公司、港客白手套勾結成一個集團。為了在輿論上為境外搶救國寶的行徑製造理論根據,首先打壓抹黑民藏,把國內藏品定性為99.99%為贗品。

在魔王的卵翼孵化下,轟轟烈烈電視鑒寶運動開始了,由最初的娛樂節目,很快就蛻化為斂財工具,接著奉命變成了打殺民藏的大棒。

諸多鑒寶專家就在這場滅絕人寰的運動中應劫而生,這些人最初打著故宮博物院和文博沾邊行業的招牌,干起了污穢不堪的勾當。

由於電視鑒寶本身就是扯屁,就是用國家公信力騙錢摟錢,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專業知識,只需臨時背十句八句術語就足夠了,這個比打劫來錢還容易的生意,極大地刺激了社會上那些混混兒、無賴、地痞雜碎,他們紛紛編造履歷,挖電視台門路,人模狗樣地坐在鑒寶台上了。

這些鑒寶專家很快就在中華大地上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千萬個民藏人在巨大利益和謊言的欺騙下,背著藏品,車船勞頓,千里迢迢前去受刑受辱,一批倒下了,一批又湧上去,二十多年來,整個收藏界妖霧瀰漫,白骨累累,屍橫遍野,慘不忍睹。

近二十年,中國收藏界經歷了世界文明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場浩劫,數以億計的藏品被判死刑,六千萬件國寶流失國外,八千萬收藏人被貶為賤民。

這些心懷叵測的偽專家們為了烤熟自己一穗苞米,不惜燒點人家一垛垛柴草。

眾多收藏人滿腔悲憤,兩行苦淚,卻不知向誰拋灑,即使有江河般的心曲,怎能耐住電視台的一場嘲笑?縱然有高山大的冤屈,又如何可承受住專家們的一句審判?

收藏人不甘心,卻只能忍氣吞聲,節衣縮食,個個都是負債纍纍,饑寒交迫,乃至於老婆作鬧,兒女抱怨,親友遠離,朋友視為另類。

二三十年,收藏人如同險境中孤獨的旅人,迎著凄風苦雨,在艱苦卓絕的逆境中跋涉,在孤獨寂寞的世界裡探索,他們沒有旅遊娛樂消費,沒有歌聲舞蹈和消閑,滅絕了除收藏以外的人生享樂,他們把除收藏以外的慾望降到最低點,卻被判為精神病、傻逼、騙子,在社會的地位大致相當於黑五類,過去是地富反壞右,現在是坑綳拐騙藏,收藏人名聲不如傳銷,強似販毒。就像楚國被帝王砍去雙足的卞和一樣抱著美玉在楚山下痛哭。

卞和遇到了楚文王,和氏璧終於名噪天下,今天的八千萬收藏人何時才能等來天理?

但,被專家們為害最深的則是十四億百姓。他們幾十年利用電視台,紅口白牙,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信口雌黃,嚴重地麻痹了人民的神經,毒害人民的大腦,扭曲了人民的意識,他們愚昧民眾,逐漸地使人民再變成他們打壓民藏的工具,成為他們的玩偶,他們煽妖風,點邪火,利用民眾殘害同類。

可憐的中國人,五千年來就這麼一代在騙中死了,一代又在騙中麻木Dr.慣了地被騙著。

利用鑒寶私下詐騙不是劉岩的發明,所有專家都樂此不疲,把持寶人國寶級的藏品鑒成贗品,再打發馬仔去低價買到手,劉岩只不過是運氣不好而已。

抓劉岩的也不一定是法律,是黑白兩道的規則。這些專家在權貴們眼裡也是工具,也是豬狗,時機到了該吐就得吐出來,該拿出來平息民憤時候就拉出去斬首。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人過五十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