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與歸:馬保國的國 意淫、自嗨、打雞血

作者:
有些話,自己天天對別人說,周圍的人也跟著點頭奉承,說著說著,自己也就信了。謊話說久了,便長在了嘴上,住進了心裡,融入了靈魂。最後連自己都不得不信。有些人狠起來,是連自己都騙的。馬保國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一個人就完成了一個閉環:自己是創始人,也是終結者,是行騙者,也是受害者,甚至還是個吃瓜群眾,是個不明就裡的觀眾。

1

馬保國倒在了地上,三次,用時30秒。

第一次倒地的時候,他只用了4秒,最後一次倒地的時候,他是直挺挺的。

馬保國是渾元形意太極拳掌門人,年齡不詳。有的報道說他是68歲,有的說是69歲,還有的說是70週歲。

總之,馬保國一代宗師,德高望重,功力深厚……馬保國是國寶,是頂天立地的功夫熊貓

在比賽前,很多人覺得他會贏,包括他自己。

他曾點評張偉麗的比賽,說張靠點數微弱取勝,不懂傳統武術;他還曾高調約戰張偉麗,未遂。(幸虧未遂)

他曾經批評指點雷雷,不會「接化發」,吹得太多。

……

有些話,自己天天對別人說,周圍的人也跟著點頭奉承,說著說著,自己也就信了。

謊話說久了,便長在了嘴上,住進了心裡,融入了靈魂。最後連自己都不得不信。

有些人狠起來,是連自己都騙的。

我是誰?這是哪?發生了什麼?在倒下去的那一刻,想必馬保國也在這樣問自己吧?

馬保國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一個人就完成了一個閉環:

自己是創始人,也是終結者,是行騙者,也是受害者,甚至還是個吃瓜群眾,是個不明就裡的觀眾。

2

歷史上,這樣的人有很多。

我們會想起袁世凱,兒子袁克定送來量身定製的報紙,他看到「萬民擁戴」,便信了;督軍陳宧跪地一呼,他看到「主僕一心」,便信了。

於是,龍袍加身,登上祭壇,封賞天下。他以為他可以在20世紀開創一個新王朝,83天後卻轟然倒塌。

我們也會想起義和團。他們相信自己刀槍不入,他們相信潑狗血馬糞童子尿可以熄滅洋槍洋炮。

他們真的在戰場上做起了實踐,以性命為代價,去完成稀裡煳塗、莫名其妙的信仰。

一百多年過去了。其實,當下也有這麼一群人,他們都是馬保國,他們活在馬保國的國。他們意淫、自嗨、打雞血。

他們沒有一點肌肉,卻以為自己金剛不壞;他們沒有幾毛錢積蓄,卻以為自己相當富裕;他們在小出租屋裡吃著泡麵摳著腳,激情澎湃地轉發著感嘆號。

他們覺得自己天下第一,沒有自己,地球轉不動了,而自己哪怕失去了世界,只會活得更好。

馬保國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正是因為有許許多多人和他站在了一起,讓他覺得自己有了強大的內力。只是,那些捧他的人,不會也不可能在擂台上助拳,他只能一個人去完成一場堂吉訶德式的大戰風車。

在馬保國的國裡,他的身體醒來了,但靈魂仍然不會醒來。正如雷雷倒下了,他說是被自己的鞋子絆倒的。一定會有無數個藉口,去完成這份虛妄的傳承。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