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武漢肺炎患者自述:治癒後 才是煎熬的開始

—新冠患者自述:治癒後,才是煎熬的開始

前兩天,全球頂尖的病毒學家彼得·皮奧特(Peter Piot)被任命為歐盟委員會主席的特別顧問,專門負責處理與新冠肺炎相關的事宜。

消息一出,不少人的目光立馬聚焦在他身上。

要知道,今年4月,他才剛剛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雖然目前已經治癒,但留下的後遺症也不少。

他說:新冠病毒將改變我的一生。

01

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患上新冠肺炎。

作為一直和病毒疾病打交道的人,從事這一行來,他一直堅持運動,作息規律。

沒想到,新冠肺炎在英國爆發沒多久後,皮奧特就開始出現高燒、咳嗽的癥狀。

他猜想自己被感染了。

4月份病情嚴重後,皮奧特前往醫院檢查,他的肺部呈磨玻璃樣,新冠病毒檢測也呈陽性。

他確診了。

雖然常年奔赴在醫療第一線,接觸到了不少疾病和病毒,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新冠肺炎來勢兇猛,遠超過他的預計。

不僅消耗著他的身體,也在消磨他的意志。

他開始高燒不退,呼吸困難,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他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那種感覺。那不是疲勞,而是筋疲力盡。」

連說話都沒力氣。

他每天都迷迷糊糊的,唯一思考的問題就是:我到底能不能活下去。

幸運的是,因為身體底子好,住院治療一周後,他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多番檢查沒問題後,他可以出院了。

本以為徹底擺脫了病毒的控制,沒想到出院沒多久後,皮奧特就開始出現肌肉萎縮、全身無力的情況。

以前經常運動的他,現在哪怕是爬樓梯都喘不過氣,他覺得自己似乎一下子老了20歲。

更嚴重的是,他時常感到呼吸困難,被診斷為肺纖維化。

這是新冠肺炎留下的後遺症,因為免疫系統被過度激活,不少病人都出現免疫系統異常的情況,身體器官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

這種病毒對人體的危害,遠比我們想像中大多了。

02

當然不只是皮奧特,每一個與病毒抗爭並最終痊癒的患者,都經歷了我們難以想像的痛苦。

確診後在醫院治療時,他們命懸一線。

湯姆·漢克斯說,患病後自己感到極度的疼痛和疲累,吃下治療的藥物後,腹中會有強烈的噁心反胃感。

妻子威爾遜更嚴重,患病期間無法走路,連味覺和嗅覺都喪失了。

加拿大有位19歲的運動員甚至將新冠經歷描述為「我一生中最恐怖的經歷」。

整個人感覺要炸裂了,扁桃體很大,不能說話也不能吞咽。

英國演員琳達·盧薩迪更慘,反覆發燒,全身疼痛,她說自己躺在床上,像有一頭大象坐在身上,始終喘不過氣來。

不斷地反胃、嘔吐,到最後是在體力不支,她不得不爬著進浴室,將臉貼在瓷磚地板上,用嘔吐緩解難受的感覺。

她說,那陣子自己的嘔吐物都變成了藍色。

還有的患者治療了49天,病例長達1600多頁,病危6次,又6次從死亡線上被拉回。

每一個治療的案例,患者當時的情況,聽起來都令人心驚膽戰。

如今,雖然有很多患者陸續痊癒,但之前患病期間對身體的摧殘折磨還在,新冠病毒留下的後遺症也還在。

更令他們難以接受的是,從死神的魔窟里逃出來後,等待他們的,還有周圍人無休止的歧視謾罵。

03

武漢的李先生就遭遇到了這樣的歧視。

在醫院時,他是重症患者,會受到輕症患者們的歧視。

核酸檢測4次都顯示陰性,並經過專家組審核出院後,他還要遭受鄰居們的指點。

李先生說,出院後為了避免和家人多接觸,他一直住在有獨立衛浴的房間,吃飯睡覺都和家人分開了。

第一次出門時,已經出院一個多月了。

當時,他戴著口罩和手套準備出門給電動車拔電,剛打開家門,鄰居看見他後大驚失色,手提袋掉到地上也來不及撿。

他說,鄰居的這個樣子就像在躲避瘟疫一樣,自己就像個行走的病毒,會給周圍人帶來厄運。

他去醫院取葯,問周圍人怎麼操作健康碼,都會被對方要求站在很遠的地方。

比外人的歧視更令他感到難過的,還有親人的指責、疏遠。

早先經常聊天的家人群,現在已經沉寂了,沒人問他的病情,偶爾有消息提示音,也是一則則「痊癒患者複發」的消息,他知道,那是別人專門發給他看的。

先前最疼愛的親妹妹,現在連電話都不願意接,生怕接了電話會感染病毒。

李先生回憶說,病最重的時候,老婆曾給妹妹打過電話,哭著告訴她哥哥可能不行了。

妹妹唯恐避之不及地說道:「不要跟我說這個,不要說這個。」

立馬掛斷了電話。

最親近的人就這樣,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從親人變成了敵人。

更過分的是,甚至會有人對他們進行人身攻擊。

田女士家住二樓,治癒回家後,她經常聽見路過的人指著她家的窗戶,陰陽怪氣地說:她家傳出來的氣是有毒的,你們離他家遠一點。

有次早上拉開窗帘,她親眼看到鄰居躲在一棵樹後,眼神幽怨地望著他們。

看到田女士後,這位鄰居摘下口罩,對窗戶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病床上期待已久的劫後餘生,如今卻令他們百般煎熬。

他們說,感覺身邊有一條隱形的鄙視鏈,治癒好的新冠病人成了鄙視鏈的最底端。

他們說,自己也不想給周圍人添麻煩,面對偏見時,他們只能把自己封閉起來,害怕別人的白眼。

他們還說,經歷這麼多風雨後,看到身邊人的厭惡,心裡就像刀割一樣難受。

04

可實際上,他們真的有別人眼中的那麼危險嗎?

答案是否定的。

一般來說,康復的病人血液中會有抗體,對人體起到保護作用,只要做好防護,不太容易被二次感染。

更何況很多人血液中的抗體,在特殊時候也大有用處。

早在2月份,得知康復後的血液里可能含有抗體,會救助危重症患者後,一大批新冠康復者來到定點采血機構,希望能多救一個人。

他們說:別人救了我,我也要救別人!

他們心中的很多人,心懷善意,渴望報恩。

他們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好心和善意在其他人眼裡一文不值,更不希望被更多人傾盡全力治癒的患者們,會像他們今天一樣,遭受著歧視與責罵。

還記得新冠疫情剛爆發時,我們不斷呼籲不要歧視武漢人,不要歧視湖北人。

如今湖北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我們又要再一次呼籲:不要歧視新冠治癒者。

截至目前,全國累計治癒者近8萬人,這不單單是一個數字,更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他們也是無辜的,病毒面前,他們同樣弱小。

他們已經飽受了太多身體上的煎熬,那就不要讓他們還要忍受心靈上的摧殘!

前陣子,在財新採訪中,有位康復病人說了這麼一段話:

希望社會能向新冠患者展示善意。

人們加強自我防護、保持安全距離是應該的,但不要在行為上視我們為洪水猛獸,刻意迴避我們。

我們身心已經受到傷害。

希望我們的社會能走到一個成熟的文明的狀態。

能坦然接納新冠治癒患者,能給我們寬容的環境,不要歧視我們。

我們是同胞,不是敵人。

可見在從患病到治癒的過程中,他們遭受了多大的傷害,又忍受了多少委屈。

我們不能阻擋災難的發生,但我們可以有面對它的態度,我們也不能制止其他人繼續歧視康復者,但我們可以從自身做起,少一點言語謾罵,少一點白眼鄙視。

因為歧視不能解決問題,只能加深矛盾。

他們也是我們的同胞,是我們需要用善意接納的人。

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

「生活明朗,萬物可愛」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SIN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