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台積電、華為背後商業與政治交織的動機

台灣半導體廠商「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台積電)5月15日宣布在美國亞利桑那州投資新的晶圓廠,受到美國政府讚揚。同一天美國政府在宣布最後一次延長給華為的使用許可證,90天之後去年頒布的禁令將生效。專家分析,針對台積電跟華為的宣布有所關聯,背後有政治因素,而台積電來美投資,對川普總統以及蔡英文總統的政治前途,都有正面影響。

晶元製造代工龍頭台積電和台灣的旗幟在新竹總部外飄揚。(資料照片)

台灣半導體廠商「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台積電)5月15日宣布在美國亞利桑那州投資新的晶圓廠,受到美國政府讚揚。同一天美國政府在宣布最後一次延長給華為的使用許可證,90天之後去年頒布的禁令將生效。專家分析,針對台積電跟華為的宣布有所關聯,背後有政治因素,而台積電來美投資,對川普總統以及蔡英文總統的政治前途,都有正面影響。

2017年7月26日,台灣鴻海富士康集團總裁郭台銘來到白宮,在川普總統親自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宣布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建廠計劃。2020年5月15日,另一家台灣的大型科技公司台積電,宣布將在亞利桑那州建晶圓廠,美國國務院跟商務部同時發出聲明,稱讚台積電的決定。

根據台積電提供的資訊,這項投資案金額大約120億美元,將興建一個五奈米製程半導體晶圓廠,規劃月產能可達2萬片晶圓,將在當地直接創造超過1600個高科技專業工作機會,間接創造上千個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當中的工作機會。該廠將於2021年動工,2024年開始量產。台積電在華盛頓州已經有一座晶圓廠,在加州與德州各有一個設計中心。

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商學研究所研究員潘忻人指出,台積電新廠的預定產能,其實並無法滿足其美國客戶:「如果我們只看那兩萬的產能,其實是非常非常低的,您可以看到,這個產能占不到台積電現有產能的5%,尤其考慮到它要2024年才會正式開始量產,我相信到那時候如果還是這個數量,將佔不到台積電產能的1%。不到1%的產能怎麼可能供給美國這麼多的客戶?」

台積電投資案背後商業與政治交織的動機

蓬佩奧國務卿的聲明說,台積電將讓高科技晶元再次打上「美國製造「的印記,而這些晶元將被運用在人工智慧、5G基地台、F35戰機等關鍵設備。商務部長羅斯的聲明說,這項投資計畫」再次顯示川普總統的政策議程已經對美國製造業復興產生了作用。「

美國政府在2019年5月宣布對華為的禁令後一個月,中華民國政府與台灣企業代表團在6月10日來到華盛頓參加「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Select USA Investment Summit)。據台灣《商業周刊》報道,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是被美國點名參加的,並且還參與了美國商務部與半導體業者的閉門會議。報道中引用台積電前高階主管的話說,台積電赴美設廠,「是沒有懸念的,劉德音沒有選擇,沒有決定權「。

潘忻人分析,台積電面臨英特爾跟三星的競爭,必須確保自己與有最尖端的製程技術。台積電從成立至今已經發表了1200多篇的學術論文,這在當中也有不少突破性的研究,美國可以提供台積電最先進、最優質也最可持續的技術研究,協助其保持業界領先地位。此外先進的半導體代工等都需要配合如高通公司等設計技術,來美國可以獲得前沿創新機會,這些背景再加上政治因素,導致台積電在評估一年之後,願意配合美國政府的政策:「台積電大概這次的決策包含三個原因,第一個大家也都能夠估計出來的,就是美國政府的因素。這個我們從研究的角度來講,不是純粹的經濟因素,這有很大部分是由政治所組成的。最核心的就是,美國政府需要保障他們的國家安全。在很多報道里也看到的,主要是軍事,這是第一優先,沒什麼好說的,從最先進的戰鬥機,到我們還沒有辦法很清楚知道,但可以理解正在研發的包括自動化機器人等。這些都是美國必須依靠台積電,來進行具有成本效益的晶片生產。」

美台國防會議的主辦單位,美台商業協會(Us Taiwan Business Council)會長韓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說,像半導體這樣的產業,美國會擔心其對國家安全是否造成負面影響,加上中共過去幾個月因為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封城,對供應鏈造成巨大衝擊,這些都讓美國政府與企業思考,分散供應鏈來源,降低風險。韓儒伯說,除了商業考量,毫無疑問的政治因素在這當中扮演重大角色,台積電是世界上擁有最好製程技術的公司之一,而美國政府認為這樣尖端的技術應該在美國,所以直接與台積電溝通:「從政策考量,你說的沒錯,要台積電跟中華民國政府做出這樣承諾的壓力一直在增加,尤其對台積電特別施壓,對中華民國政府也有一般程度的施壓。因為美國的擔憂也在增加,對於台積電大量生產高科技晶元,應用在美國尖端的商業產品上,但很重要的,同時也用在美國五角大樓、國防承包商等。用在美國尖端的平台跟系統上面。」

一位不具名的韓國高科技公司分析人員告訴美國之音,其實本次中國的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對供應鏈的干擾也讓台積電驚心,選擇來美設廠也是想分散風險。而本次興建的五奈米製程廠雖是目前最尖端的科技,但等到2024年正式量產時,台積電應該已經擁有3奈米或2奈米的技術了,因此仍可將最高端的技術留在台灣。韓儒伯表示,台積電70%的客戶都是美國公司,而之所以決定設廠在亞歷桑納州,正是因為包括英特爾(Intel)等大廠也在哪,當地已經有半導體的上下游供應鏈。

紐約時報》的報道認為,台積電投資案是美國在美中科技角力當中打出台灣牌。文中引用康乃爾大學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分析,美國政府似乎在有意「打擊在經濟和政治上都對北京很敏感的目標「。報道中說,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曾經表示,到美國設廠主要障礙是高昂的營運成本。不過5月15號台積電錶示,已經看到「縮小成本差距的潛在可能性「,故美國方面可能承諾為台積電提供資金補助。

台積電投資、華為禁令間的關聯

5月15日關於華為禁令的白宮新聞背景簡報會上,資深官員也提到台積電將來美國設廠。不過台積電是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的主要晶元供應商,當被問到華為是否可以從台積電取得技術跟零件,資深官員則不願說明。5月18日,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報道,台積電已經停接新的華為訂單。根據台灣的《中國時報》5月21日報道,華為已經對台積電下急單,鎖定5奈米跟12奈米的產品,總值約4億美元,台積電將在9月中全數出貨,預計可以支撐華為的業務需求到2020年底。

美國政府在同一天分別對台積電跟華為表達歡迎跟祭出禁令,美台商業協會會長韓儒伯告訴美國之音:「是的,兩者是相關聯的。」他說同一天發布聲明或許是巧合,但背後推動的力量卻無庸置疑是相關聯的,這兩案都彰顯了美國政府理解半導體產業對美國與中國雙方的戰略重要性跟脆弱性。

潘忻人表示,台積電並不擔心在美國進一步投資的行為,將觸怒中共或華為等中國公司,因為台積電仍是半導體業界的主要製造者,技術上也處於領先地位,所以華為、小米等中國公司,最終還是需要向台積電購買晶元。韓儒伯更指出,台積電在中國還面臨到知識產權遭到盜竊,如中芯國際(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就被控盜竊台積電的知識產權。2005年判決中芯國際需賠償台積電一億七千五百萬美元,所以來美投資也可避開這種風險。

韓儒伯說,美國了解自己半導體供應鏈的弱點,所以對台積電施壓,另一方面也了解中國在其半導體供應鏈上的弱點,而美國相信華為在中國的國安體系當中扮演重要角色,未來也可能在5G方面對美國構成競爭,所以台積電的投資跟華為的禁令雙管齊下,可同時削弱中國。

不過華為禁令已經頒布一年,但因為來自美國產業界的擔憂,導致美國商務部不斷推遲實施,延長給華為的許可證。潘忻人分析,華為使用的晶元跟技術許可證許多來自美國公司,如果華為倒了,美國公司也賺不到錢,因此美國政府並不會希望將華為一刀斃命,但希望繼續削弱華為,使其沒有威脅性,未來無法跟美國競爭。

透過台積電與華為的科技角力對川普、蔡英文的仕途影響

韓儒伯指出,蔡英文政府推廣「新南向政策」,協助在中國的台商轉向東南亞設廠,其實中華民國政府也一直在推廣台灣企業到美國投資,除了鴻海集團的富士康、台積電等,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台塑化)也已經到路易西安那州設廠。他認為蔡英文在她的第二任期,將會延續與美國親近的政策,而正逢美國總統大選年,美國兩黨對於中共威脅也有共識:「目前看起來,對於中國構成的威脅,有跨黨派的共識,不過也對美國內政造成緊張局面。並不清楚如果從川普總統轉成拜登先生執政的話,中國政策跟台灣政策,會改變多少。會出現哪些變化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因為蔡英文總統跟川普總統享有著卓越的三年。我們希望,從我的立場來說,能夠保持一致性,因為我相信這對雙邊都好。」

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研究員潘忻人表示,台積電的投資將對川普的選情有幫助:「第一個先講川普(川普)的競選,我覺得這件事情對他而言絕對是個加分,甚至這也是台積電這麼快就宣布要去的一個原因。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是一筆不小的投資,這是一個非常有利的宣傳。第二這是一家非常高科技,而且非常重要的公司,這也意味著我們美國確實是有辦法搞定全世界的。就我對美國政治的了解,這件事很重要,至少對川普陣營,或是共和黨來講,非常重要。所以台積電的這個決策,我相信對川普的競選來講,是很有幫助的。「

潘忻人提出一點擔憂,就是台積電的營收占台灣經濟比例很重,台灣股票指數有四分之一來自台積電,如果在美國的投資導致虧損,不但衝擊台灣經濟,也會讓不再需要尋求連任的蔡英文,歷史定位受到影響。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