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潘小濤:香港文革也將起於校園?

作者:
北京對香港教育界虎視眈眈多年,經過多年滲透,中共雖已搞定教育局等決策部門,部份辦學團體也落入其手。中共用不成比例力量去狙擊一條試題,背後目的正是在香港全面奪權,這第一步可被視為香港文革點起的第一把火。

香港民眾抗議港版國安法,2020年5月22日(路透社)

今屆中學文憑試歷史科一條試題,竟驚動《人民日報》、外交部駐港公署等官方力量口誅筆伐,教育局長楊潤雄更要求考評局取消試題,威脅稱特首有權向考評局作批示。這些動作比用大炮射烏蠅更無稽。中共用不成比例力量去狙擊一條試題,背後目的正是在香港全面奪權,這第一步可被視為香港文革點起的第一把火。

中聯辦自我釋法、聲稱對香港擁有監督權開始,中共已著手部署全面收權,直接掌控香港大小事務。北京對香港教育界虎視眈眈多年,經過多年滲透,中共雖已搞定教育局等決策部門,部份辦學團體也落入其手,但不少校長、老師仍未受它擺布,北京對此極不甘心。因此,今次是北京要全面搶奪教育系統話事權,而試題風波只是被偶然選中的突破口,那些批評試題的理由皆是欲加之罪、用來討好北京主子的讒言佞語。

放棄物色傀儡直接插手治港

問題在於如何奪權呢?過去一年的香港亂局為北京提供最佳借口去剝奪林鄭及港府的決策權及人事權。20多年的實踐,試過不同背景的人做特首,全部失敗,北京豈有耐性再物色另一個傀儡?他們不會認為制度有問題,也不承認他們過度干預導致香港政制越來越畸型,反而認定港人不能管好香港,要他們直接插手。林鄭及港府被奪權已是事實,下一步就是如何控制香港社會,習近平又想從毛澤東身上取經,透過發動文革去全面奪權。

中共的文革之火始於校園。上星期六(5月16日)是文革54周年,當年的「五一六通知」宣布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等四名中央要員是反黨集團,並設立「文化革命小組」,為文化革命作準備。可是,通知下達後,各級黨政部門及各大系統對文革的熱情不高,甚至暗中加以抵制,直到5月25日,聶元梓等人在北大校園貼出批判北京大學黨委和北京市委的大字報,毛澤東見獵心喜,大讚這是「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下令全國報章轉載,至此校園才轟轟烈烈展開文化大革命,校園紅衛兵組織如雨後春筍,打倒校長斗死老師,校政大權落入造反派或紅衛兵手中。然後一石激起千重浪,文革批鬥奪權之風蔓延至黨政機關、工廠企業,各單位都有造反組織,幾個月後,連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等人也被打倒奪權。

今日,他們在香港想有樣學樣,企圖透過一道DSE歷史科試題發起港版文革。於是,左報將幾名考評局高層起底,甚至將他們數年前在社交媒體上的「黃色」留言挖出來,以證他們「荼毒」學子;特首及時配合,接受左報訪問,聲討教育是無掩雞籠,日後各科目、辦學團體及學校管理層都要有人把關,以保證學生不被「荼毒」,又明言今年內會處理通識科。左派的教育團體、輿論等當然急不及待衝出來指摘試題別有用心,急於上位或自保的楊潤雄等教育局高官完全漠視學生權益,要求考評局取消試題,這是卸鑊給考評局、令考評局成為眾矢之的。

表面上來勢洶洶,實際上除了中共色厲內荏,以及小量小丑、擦鞋仔毫無專業的批評,教育界應者寥寥,就連左派學校師生也無法「動」起來,更何況其他大學中學!不要說火把,就連火星也不是!試圖在香港發動文革,從而奪走教育大權,甚至全面奪權,必定是黃粱之夢,絕不可能成事!當然,他們不會輕易死心,不久後就會推出另一出乘亂奪權的把戲,港人必然警惕!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