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胡錫進的嘴 潘金蓮的腿

胡錫進的嘴,潘金蓮的腿。老胡前幾天說造核彈,話音還沒落,又講跟西方戰略關係要調整,要和好。你壓根就不知道胡錫進的腿要想纏在哪個男人的身上。

胡編總還有一個獨門絕活:替你說出你想說的話。就比如昨天說翻牆的事。說我們要容許翻牆的存在。你聽著很舒服吧?對,你舒服了,但是別忘了,胡錫進明天就可能主張嚴禁翻牆,他要是那麼說,你也沒轍,因為嘴和腿都長在他身上。哦,不,我說錯了,嘴長在胡編總身上,由不得你,但腿其實是長在胡總兒子的身上,同樣由不得你,甚至由不得他爹。

況且,還有一門最氣人的,就是胡錫進不管東說還是西說,他總是能說,但我等小民,不管是這樣說,還是那樣說,總之這也不許說,那也不許說。胡錫進不管是說東,還是說西,他總是對的。如果你也說東,你錯了;那你就改說西,呵呵不好意思,你還是錯了。所以你最好就不說。

上面也正是這樣希望的:讓老胡替你都說了,反正也是胡說;但你真正想說的,老胡絕不會說。

其實,如果不提,也就罷了,但既然提了,那我也贊成多造核彈。省得老是說某某亡我之心不死。然後搞得一些「戰狼」總是有狗急跳牆心理。這種心理可能比缺乏威懾力還要讓人看了就煩。既然如此,就多造一些吧。反正稅是大家都在交呀!等有了足夠的核彈,「戰狼」總該淡定了,不至於見人就咬、惹人討厭吧?

但是,老胡,等你有了2000顆核彈頭之後,你就能心安理得活得自由自在了?並不是。心有牢籠,到哪都是囚徒。這點數量,還是沒有人家手裡的多。有些人心中該痒痒還是會痒痒呀!

而且更難受的是:你會發現全世界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華人不但可以坐公交車頭一排,甚至你搶人家方向盤,人家都讓著你了。但是那不叫尊重,叫害怕。

但是沒辦法,最近這些年,民族主義甚囂塵上,國民心理就是如此。

以前看世界覺得世界很遙遠,世界很美好,我們也在和平發展,能去外國看一看就覺得很高興。現在我們的足跡還沒遍布全世界,全中國還有10億人從沒坐過飛機,13億人從來沒出過國呢,卻急吼吼地想要在別人頭上耀武揚威了。

民族主義和國際主義其實都是主張發展,主張強大,區別在哪裡?只有一點:國際主義強調融入,強調合作共贏。民族主義強調獨佔,天下都是我的。小族群利益至高無上,我的標尺絕對正確,我的面子絕對重要,別人的死活不放在心上。

所以,我們就看到,納粹德國想給全世界重新編排秩序的時候,遭到了西方國家和蘇聯的聯合抵制,最終失敗了。但是我們不要本末倒置,認為德國的對手太多而且太強,所以失敗了。恰恰相反,是納粹德國給全世界安排的經濟秩序不符合其餘大部分國家的利益,所以很多很強的國家站起來反對德國,德國是因為失道寡助所以失敗的。

德國對戰後全球經濟的安排是什麼?說穿了還是英國在大航海時代搞的那一套:殖民地提供原材料和市場,德國本土保持先進技術和龐大資金的壓倒性優勢,加工並輸出工業產品,收割絕大部分利潤。按照這個設想,除了德國本土之外的全世界都是沒有希望的。

美國之所以能憑藉二戰成為世界霸主,絕不是依靠所謂美元霸權。殖民地那一套太野蠻,理應讓位於資本和合作的全球化。美國從來都是主張「門戶開放、利益均沾」。說直接一點就是希望大家一起在公平透明規則下做生意。所以戰後面對一個百廢待舉的歐洲,美國不是把自己的工農業產品索取一個高價,而是立即開始「馬歇爾計劃」,回復這些國家的生產能力。

這還不夠,當時的歐洲人窮得很,沒有足夠的購買力,有了產品賣不出去還是白搭。所以美國開放了自己的市場,在別國可以對美國進口的產品徵稅的前提下,讓這些西方國家的產品進入美國的時候不交稅,或者只交很少的稅。這就更有力地幫助了世界其他國家經濟的恢復。如果沒有這種安排,賓士、寶馬怎麼能成為世界性的車企?

當然這也導致了幾十年來歐洲和日韓「薅羊毛」的老問題一直遺留到現在,迫使川普兩年前直接跟歐洲說:咱們互相之間零關稅怎麼樣?

除了給錢、給市場,美國還扶持盟國的產業。日本半導體業是怎麼來的?那個把美國仙童公司都擊垮了的、不可一世的日本半導體產業是怎麼來的?是美國有計劃、有步驟地扶持起來的。

當然也有一些同學要說《廣場協定》了。《廣場協定》怎麼來的?後來日本半導體太厲害了,又不肯停止「薅羊毛」,美國人說這樣下去不行,我的半導體要是全垮了,那我就得完蛋,要是我完蛋了,大家都得完蛋。

日本德國等5國也覺得經濟長期失衡恐怕不是持久之道,大家一商量就搞了一個《廣場協定》,明明白白做事情:美元貶值,保持美國產品的活力,遏制其他西方五國過熱的經濟。

只不過《廣場協議》並沒有發揮預料中的作用,反而是韓國也舉全國之力扶持三星、LG等企業,搶佔半導體產業制高點,終於利用更低廉的人力成本和近乎於無限的資金支持,把日本人的半導體產業特別是存儲器的市場佔有率搶到了自己手裡,並一直保持至今。

美國這邊的半導體存儲器其實到那時依然沒有重新振作,後來是英特爾和德儀搞了CPU,IBM搞了個人電腦,微軟搞了操作系統,甲骨文搞了資料庫,網景搞了瀏覽器,Paypal搞了電子支付,雅虎搞了搜索引擎,才依靠PC和互聯網拯救了美國經濟,撇下一眾在低端產業苦苦相爭的小弟們,並且讓世界走上了信息高速公路。

但就算這樣,PC和互聯網依然是開放架構,全世界包括中國都可以參與到產業合作里。

簡單來說,美國是有錢大家賺,納粹是有錢我來搶,這就從根本上決定了誰是世界老大。比的不是拳頭和蛋蛋,而是誰能讓大家發財。

今天胡錫進說我們要有更多核彈,好呀。等你有了更多核彈,找你要錢的小弟也更多了。你給還是不給?你不給,你是貧困村裡唯二的地主,別人都看你不爽,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你害不害怕?那你只能給錢,你有那麼多家產分給大家嗎?即便你有錢,你有足夠大的國內消費市場讓這些小弟從你身上賺錢嗎?你有比當年美國更好的世界經濟的通盤布局方案給這些小弟,讓大家一起跟你玩嗎?

有些人說這些都沒問題。中國一直就是世界老大,現在我們厲害了,又可以回到這個位置了。我看這些人是「崽賣爺田,不知肉疼」。他們沒有學過歷史。至少沒有學過真實的歷史,更缺乏常識。歷史上這樣唯我獨尊的人和事很多,沒有一次有好收場。

為什麼社會上一些年齡比較大的,經過點波折的,學歷較高,閱歷豐富的人,基本都是開放包容,合作發展的態度;相反是一些年紀比較輕,沒有經歷過風浪,受傳統封建文化影響較深,但對世界觀察和思考不夠,內心比較狹隘浮躁的人總是鼓噪「戰狼」出擊?這種不同思路形成的深層次原因,難道不足以讓我們好好思量一下嗎?

胡錫進總是鼓噪吶喊,不提示歷史的風險,只煽動洶湧的民意,間接培養了無數「戰狼」。如果他這樣下去,早晚是要禍國殃民的。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告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