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鍾原:4月中旬武漢疫情未平 黑龍江又起

—中共隱瞞武漢肺炎疫情大事記(十二)

作者:

4月8日,武漢解封。然而有網傳視頻顯示,當地大智路數碼港又出現行人倒地的情況。倒地者的位置在華為門口。(視頻截圖合成)

(接上文)

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裡僅整理記錄了部分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4月中旬的部分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4月中旬疫情趨勢

2020年4月中旬,中共繼續隱瞞各地病例,還以「無癥狀感染者」搪塞,但武漢疫情並未平息,小區繼續封閉,民眾不敢出門。

同時,黑龍江疫情蔓延,重新封閉。

遭受瘟疫的世界各國,紛紛質疑中共隱瞞疫情,明確表示要追責中共。中共卻繼續抵賴。

4月11日

4月11日傍晚,廣州市諾蘭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的一份《通知》在網上流傳,通知稱,「接最新防疫通報:昨日(10日)白雲區三元里、越秀區礦泉街,對非洲籍人員核酸檢測,有一千多人為陽性,在實施隔離工作中,大量的非洲籍人員逃離,請各位家人相互轉吿,做好防範措施,如發現有非洲籍人員,立即告知村委會」。公告還說,4月12日放假期間,請住宿家人們進去工廠一定要自行消毒、測量體溫,登記!4月11日0時至24時,廣州市僅報告新增確診病例4例,均為境外輸入(入境口岸排查發現)。

同日,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寒冬》雜誌報導,小劉(化名)是大陸某知名網路平台的刪帖員,據小劉說,他所在公司還有二百多個刪帖員在夜以繼日地審查網上的評論。但他並不清楚負責審查文章、音頻、圖片的還有多少人員。小劉接受採訪時正在刪除當天的第9450條信息。跟他的所有同事一樣,他每天要刪除一定數量的帖文,才算完成定額。電腦已篩選出所有包含敏感詞的網路言論,如「病毒」、「警察」、「政府」、「國家」等,這些敏感詞都被系統用不同顏色標註出來,方便小劉這樣的刪帖員迅速找到需要審查的部分。小劉說,「刪除的主要是那些批評、反對政府的言論」。疫情期間,小劉比平時更忙,因為那些質疑政府公布的確診、死亡數據、批評政府領導人抗疫不力的帖文、批評中國醫療體制等帖文,他都要及時刪除。小劉說,「說美國好的,說西方社會好的,說他們醫療制度好的也要刪,其實這類評論屬於重點刪除訊息。」

4月12日

武漢解封前後,武漢繼續嚴管小區,透露出疫情仍不明朗。武漢大學一位醫學專家提出警告,從最近普查數據來看,武漢的無癥狀感染者佔0.15%-0.3%左右,亦即有一兩萬的無癥狀感染者。有民眾質疑,既然擔心這麼多潛藏的感染者,為什麼不進行全面性排查呢?大紀元採訪異議人士張展,她認為,「政府官員的眼睛裡是上級意志,而最高領導人的眼裡是為了繼續執政,而不斷補充的國內幻想(如清零等),這些只有掩蓋和造假才能完成。如果排查大規模的人數曝光,會引起公憤,這會影響到他們認為的『政治安全』」,「這不是能力的問題,是官員『唯權是利』的價值觀問題;是對上帝沒有敬畏的問題,是品德問題」。當局一方面慶賀解封,一方面又嚴控小區,張展說,「我理解為多目標衝突」,一方面湖北和武漢必須向中央交代這麼久的「戰疫成效」,「另一方面這病毒客觀上無法通過單一行政管控實現真正控制,信息的流動和武漢人的自由,也令地方政府感到恐懼,面對現實,是令官員不能接受的」。張展認為,「甩鍋美國是擔心國內民眾追究官員責任,因為已經造成國內數萬億經濟損失和數萬條人命,沒有人願意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刑事責任,但這是必須的」,「呼籲中美合作抗疫,我理解還是基於現實,中國(中共)過去的發展和執政的合法性,都仰賴於美國的支持,而在現在和未來,國內矛盾嚴重激化的情況下,中國(中共)對美國的依存度將有增無減」,「但這只是一種空想,因為中國(中共)一開始從隱瞞疫情,到現在的虛假宣傳等等,這些極端自私和不負責任的做法,都令世人震驚。」

同日,大紀元採訪武漢互助共濟會(群)志願者張毅,他因多次接受外媒採訪,被警察十多次警告,訓誡、威脅,要其閉嘴。據悉當局正在收集資料,欲構陷其金融詐騙罪名,讓其噤聲。張毅說:「(封城後)有的出不了門,有的願意在外跑,大家發起一次小額募捐,給在外收集信息的一點資助,信息包括哪裡有菜賣,哪裡有防疫物資,哪個醫院可以打針等信息,大家互助自救,此前被抓的公民記者方斌也是互助群成員。」張毅對大紀元表示,方斌在武漢封城之初,就在外面跑。他們在網上看到消息,說紅十字會在武漢國際博覽會中心有個臨時倉庫,貨物堆積如山,紅十字會說是人手不夠,無人派發。方斌得知消息,找到紅十字會的臨時倉庫,想要申請當義工,幫助分派物資,但是被拒絕了。張毅介紹,在社區醫院當護士的一個群友的女兒,剛開始接收確診病人時只有一隻口罩,沒有防護服。當時中心醫院病人太多,就把部分病人分流至社區,一個醫護要照顧5個病人,都不允許回家。他說,「他們想把我們這個臨時的、自發的群友,互助共濟的這一塊,小額的捐款,他們想把它辦成金融詐騙案」,「也有可能你會翻出慈善法來,說我們是非法募捐,但是我的金額是沒超過15,000塊錢的。而且我張毅是沒有掌管這筆錢的,我自己也沒從這裡面領過一分錢,我還捐了錢」。綜合治理辦的陳敬美和常青花園派出所所長曾劍飛也找上門來,要張毅噤聲,要他閉嘴,不要接受任何採訪。當局一直在收集張毅的資料,一直緊密監控他。張毅接受採訪時,電話就經常被掐斷。張毅希望通過媒體曝光當局想要誣陷他搞金融詐騙,正告武漢警方不要想方設法打壓自救的人,為疫情發聲的人。

張毅還說,前期有武漢醫生說零新增確診是「政治治癒」,3月10日前關閉方艙醫院,病人也是「政治治癒」,但是有很多病人還是攜帶病毒的。他說,大約半個月前,有個群友的表哥聽信了當局的宣傳,跟一個小區的朋友,是從方艙出來已經「治癒」的人戴著口罩聊天。結果第二天跟他妹妹打電話,說他有感冒、乾咳的癥狀,「到了第三天晚上11點,給他妹妹打電話說,他非常難受。妹妹建議他馬上去醫院,當晚12點妹妹打電話過去問他情況如何,結果醫院的醫生告訴她,她哥哥已經死了。妹妹聽了這個情況也不敢去醫院,高度懷疑她哥哥是死於武漢肺炎,但是到死也沒有確診」。4月8日,張毅聽朋友說,「漢陽有一個小區(十里景秀小區),前兩天去的時候還可以隨便進出,昨天開始管嚴了,為什麼管嚴,因為發現了幾例確診的,但是這些是不會報上去的,因為是清零嘛」。張毅還透露,一位女教師在微博披露,當時同濟中法醫院為了清零,配合「政治治癒」,把她父親使用的醫療設備全部拔掉,轉到了蔡甸人民醫院,「她(女教師)在微博上發了,才又把她父親搞到中法醫院去。清零,哪來的零,不可能有零。」

同日,大陸媒體紛紛報導「湖北首次公開一市委書記曾患新冠肺炎」。報導稱,湖北省委組織部擬提拔重用4名在疫情防控中表現好的官員。其中提到松滋市委副書記、市長伍昌軍在市委書記染疫期間指揮工作,擬任縣(市、區)委書記。這是官方首次公開松滋市委書記黃祥龍曾染疫。早在1月30日,大陸上游新聞曾報導黃祥龍「疑似感染新冠病毒肺炎」在醫院救治。此次是中共官方首次證實這名市委書記染疫。

4月13日

4月13日,湖北宜昌市兒童公園管理處公務員譚軍到宜昌市西陵區法院遞訴狀,公開起訴湖北省政府隱瞞疫情,導致人民財產損失,成為因疫情公開起訴政府的中國第一人。晚上六七點的時候,西陵區分局國保大隊傳喚他到轄區派出所,讓他寫承諾書,要求他不要再在網上發布起訴的相關資料、照片、截圖等,但是說「可以按法律程序起訴」。國保稱,境外的媒體對中共政府「不友好」,怕影響國家安全。譚軍告訴大紀元:「我搜集的證據都是官方發布的文件,也不是我捏造的,他們就怕。原因一是方方日記在境外出版,他們很惱火,我是宜昌人,作為肺炎疫情的受害人,我是第一個起訴政府的,他們說這個事情比較嚴重」。譚軍赴西陵區法院遞交訴狀的時候,法院人員告訴譚軍,他們沒有權力審理此案,起訴政府的話要去武漢市中級法院。他已經將訴狀郵寄到武漢市中級法院。譚軍告訴大紀元,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早已知道人傳人,有大量人死亡了,仍不制止,「這個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這個事情非常嚴重。我作為一名湖北人,認為有必要站出來呼籲,讓湖北省政府出來負責」。根據訴狀,譚軍的訴求有兩個:第一,湖北省政府在《湖北日報》登報道歉一天。第二,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同日,武漢市黃陂區楊琴(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她的丈夫1月10日左右,因糖尿病到武漢中心醫院住院治療,疑似感染了武漢肺炎,於1月25日死亡。去世之前,她丈夫的手腳都被綁在床上,整整捆了三天,他一直喊著難受,直到去世。楊女士難過地說,先生才40多歲,死亡證明書上寫的是「重症肺炎」,不是武漢病毒感染。

同日,大紀元採訪了武漢硚口區長豐街道某社區的高先生,他說,「到9日為止,我們小區已有三例了」,「小區照封不誤,小區的物管人員叫大家都待在家裡,都別出門,即使外出,進出門都要量體溫、刷健康碼,證明你健康了,才能進來、才能出去,武漢市小區沒有解封」。高先生表示,3月底申報的無疫情小區已被取消,「我們小區就取消了,取消的幾十個無疫情小區全部都是有確診的」。據報導,武漢已被取消或暫停「無疫」命名的社區有87個、村(大隊)2個、街道(鄉鎮)11個。

同日,武漢市青山區的蔣先生也對大紀元表示,「小區還是封著,上公共汽車還要掃碼,去醫院開藥也要掃碼,而且一般的醫院不開放,除了重病的,一般的病不讓進去,普通得病的就是打120要求必須看病,或找社區聯繫,或找熟人醫生才能進去」,「它把什麼消息都封鎖死了,就這樣宣傳,就像以前江澤民說法輪功是X教一樣,還搞個天安門自焚,從地方報紙到中央電視台都是一個聲音,老百姓也看不到真的假的,也沒有反對它的報紙,一點真相都沒有,老百姓就相信它,謊言說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每次發生經濟矛盾、內部矛盾,就宣揚愛國,愛國愛黨嘛,(煽動)仇恨美國、仇恨日本,轉移視線,穩定它的統治,這是它的老套路了。」

同日,「黑龍江省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的內部「警示函」稱,哈爾濱市疫情呈現聚集性爆發態勢,落實院感防控措施不到位,關聯性病例不斷增多,「內防反彈」,工作落實不力。這份文件註明「不予公開」。文件承認,哈爾濱市社區(村屯)由封閉式管理轉入流動式管理後,未能因地制宜精準管控,致使一些村中和開放式小區處於「真空」、「失控」狀態,流動式管理措施不到位,「測溫、掃碼、戴口罩」管控工作流於形式,社區(村屯)管控一再「跑粗」、形同虛設。大紀元4月21日獲得此內部文件並報導。

同日,大紀元報導,據德國媒體消息,中共外交官企圖遊說德國官員,要他們公開稱讚中共的防疫措施,不過遭到德國政府官員的回絕。德國之聲引述該國《世界報》(Welt am Sonntag)4月13日的報導,德國外交部早在3月致函政府各部門,警惕來自中共的此類遊說企圖。外交部建議:不要滿足中方的要求。報導說,中共企圖改寫武漢肺炎的歷史。德國對內情報機構聯邦憲法保護局(BfV)指出,中共官員極力打資訊和宣傳戰,例如否定中國是病毒的源頭,或凸顯中共為西方國家提供的援助,以塑造中共所謂「可靠夥伴」的形象。

4月14日

4月14日,川普宣布美國將停止資助世界衛生組織WHO,認為世衛組織在處理新冠疫情時表現欠佳,沒有及時公布疫情信息,沒有出台有效的防疫措施。

同日,大紀元報導,北京門頭溝一社區管理人員透露,「最近開會接到上面通知,小區封鎖提高到最高級別,所有人都要查出入證,測體溫,嚴格檢查,車裡要查後備箱看看有沒有藏人。上面有人定期檢查。不過這些通知不允許留下書面文件,全部口頭傳達,看來現在又厲害了」。天通苑一位小區管理人員表示,「原來都不怎麼查了,現在不行,又要嚴了,後備箱都得一個一個地看」。

4月15日

4月15日,有武漢知情人向大紀元曝料,湖北建設銀行組織所有分行、支行人員分批進行武漢肺炎檢測,結果包括分行行長在內,超過10%的人員檢測結果呈陽性。但湖北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稱,4月15日24時,湖北新增確診病例為0,還稱湖北除武漢外連續42天無新增確診病例,而武漢自4月9日至今,確診數字也被歸零。曝料人吳先生(化名)稱,「我朋友是銀行高管,銀行復工(進行)病毒檢測,一堆陽性,包括分行老總、部門老總、司機等」,「現在還在繼續查,已經超過10%了。全部被隱瞞,封鎖消息,不報數字,繼續停工。國有銀行都不開工,只有幾個網點對外」。他表示,目前消息全部被封鎖,醫院檢測後都不上報,「然後踢皮球,因為誰都不想增加自己的數字,所以,人民醫院要建行去協和(醫院)查,就是不想自己的數據變大。」

同日下午,湖北省一副省長去青山紅鋼城的一個建行辦理業務,櫃檯人員沒認出他來,讓他排隊,他大怒,並約談了省建行的行長,行長於當天深夜緊急開會,要求所有建行網點第二天都要上班,「不管陽性不陽性了,省領導今天不爽」。

同日,中國歷史學專家李元華對大紀元說,「中共明知道俄國在驅趕華人,卻把這個海關給封了,不讓他們回到自己的祖國。最主要是,他們是回自己的國家,不是說這個時期去偷渡、去闖關、去到其它國家,那麼回自己的國家卻給他設置重重障礙,這就讓人很難理解」,「這和民主社會在當初中國疫情大爆發的時候,(各國政府)克服各種困難派飛機去接回自己本國僑民形成鮮明的對比」。黑龍江哈爾濱的俞先生對大紀元說,「這就是國家(中共)不負責任,應該主動去把國民接回來,不要讓人家去遣送。都是中國人的血統,無論他們在外國經商、學習,他們在國內有家,有父母兄弟姐妹,回來是理所當然,應該把他們接回來,畢竟是華人」。黑龍江邊境城市密山市政府的警示牌寫著:「越界就抓捕,抓捕就判刑,逃跑就開槍,反抗就擊斃。」

4月16日

4月16日,大紀元記者梳理了20個國家首例確診病人的相關報導,發現這些患者都是在武漢封城前或封城後14天內被確診的,並都來自武漢,或在那前後到過武漢。這20個國家和地區分別為:泰國、日本、韓國、美國、新加坡、越南、法國、澳洲、加拿大、馬來西亞、尼泊爾、柬埔寨、德國、阿聯酋、芬蘭、印度、菲律賓、義大利、瑞典、比利時、香港、台灣、澳門等。

同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專訪中說,「不要天真地以為,此事處理得很好(指中共處理疫情),我們不知道是否是那樣,甚至那裡發生了什麼我們並不知道」。馬克龍還說,「中國無信息透明度」,「沒有自由的社交媒體」,「我不希望和中國(疫情)比較,因為那完全是兩回事。」

同日,《澳洲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駐中國記者麥可·史密斯(Michael Smith)發推特說,武漢醫院已經提前給各科室下令,不得個人接受外媒採訪。麥可·史密斯附上了一份來自武漢某醫院發往各個科室的文件。內容稱,隨著4月8日武漢解封后,世界各國媒體將來到武漢進行採訪報導。對此,省防控指揮部「極為重視」,特別召開專題會議進行安排部署。文件強調,外媒的採訪接待部門為黨辦,全院職工都不得私自接受採訪,「如遇記者採訪,要第一時間向黨辦報告」。此外,個人也不允許在自媒體和其它媒體發布所謂「未經證實」的消息。

同日,英國外交大臣兼代理首相拉布(Dominic Raab)在記者會上說:「毫無疑問,在這場危機之後,我們將無法與中國保持過去的貿易關係,我們將不得不問一個尖銳的問題,疫情是如何發生的,以及它如何不能更早地停止。」

同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在五角大樓現場接受「Today」採訪時表示:「來自中國共產黨的東西大多難以讓我相信」,「它們(中共)一直在誤導我們,它們一直是不透明的」,「因此,我也不相信它們現在會對我們誠實」。

同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共和黨首席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接受Fox News「美國新聞室」採訪時說,「我們知道這種病毒於12月1日首次出現,但實際上可以追溯到11月中旬」,「當八名醫生正在發出警訊,說這裡有一種不同以往、更致命的病毒時,當局先是拘留了這些醫生,接著又將他們釋放。在那之後,當局進入了實驗室,銷毀了實驗室樣本,試圖掩蓋消息並控制調查」。麥考爾說,到了1月份,武漢的醫務人員、醫生與台灣,都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提出警告。在一份我們剛發現的共產黨內部的備忘錄中,也提到病毒可能會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然而,當消息傳達到WHO之後,即使面對所有證據,WHO卻對是否應發布國際公衛緊急事件陷入僵局,在總幹事譚德塞的主導下,WHO決定不發出警告,最終導致了全球性的大流行。麥考爾告訴主持人埃德·亨利(Ed Henry),當時恰逢中國新年,有500萬人離開武漢在中國各地旅行,然後又有數百萬人出國旅行,「這本來是可以制止的,是可以控制住的。但是現在我們卻遇上了一個全球性的流行病。」

同日,澳洲內政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接受第九頻道新聞網(Nine Network)的訪問,達頓說:「中國(中共)是責無旁貸的,必須要回應各種疑問並公開資訊,以便讓人們能夠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不希望事件重演,我們都要誠實面對」,「我認為全世界和中國(中共)的互動方式,將會重新調整,大家都會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達頓接受天空新聞(Sky News)強調,這與「中國人和澳洲的華人無關」,而是針對「中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報導稱,達頓在3月13日被確診感染武漢肺炎,他介紹自己被確診後,一度被隔離長達26天。達頓憶述自己發病初期只是發燒,吃藥退燒後的第五天,他一度覺得自己身體狀況不錯,雖然當時呼吸有點困難,但因為本來就有哮喘,所以沒有太在意。他坦承這是一個錯誤,到了第八天,隨著呼吸越來越困難,他才意識到自己病情嚴重。

4月17日

4月17日,武漢市官方突然發通報,修訂當地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及死亡數,修訂後確診病例多了325宗;而原來公布的2,579死亡人數,則訂正為3,869宗,即多了1,290人死亡。

同日,哈爾濱居民李惠(化名)對大紀元說,「4月15日哈市道里金色城邦3號樓二單元整個被封上了,並被拉上了繩不讓進入。旁邊的微利超市也被迫停業。原因是這個單元內,有一家三口被確診,兩口子是哈醫大醫院大夫和護士,孩子也確診了」,「這個小區很多人都是回遷和商業房(住戶)。現在是各小區外來人員車輛都不能入內了,下班回去就發出門證了,也掃碼測體溫」。她也聽說哈爾濱市二院有醫護人員被感染,「但官方為了掩蓋疫情,這些消息傳出後,馬上就開始『闢謠』」。大紀元記者向當地的工作人員進行電話調查獲悉,金色城邦被封的不止一個單元,一共有二十多棟樓全封閉了。對方介紹,小區有一個人確診,其他幾個結果沒有出來,所以小區重新封閉式管理,任何外人不得入內,小區進出需要出門證。如果有外人來送東西,只能是打電話叫裡面的人出來到門口來拿東西。另外,香坊區黎明街道辦事處一則12日「告知書」通報出現與確診者密集接觸者,要求格蘭雲天小區的居民盡量減少外出、不聚集、不聚餐。即日實現封閉式管理。告知書還特意指名,「解除時間另外通知」。由於疫情問題,道外沿江社區人員不斷在清理聚集的人群,而哈爾濱服裝批發市場也再次封閉,另外哈爾濱馬克威批發市場也關閉。

同日,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對福克斯主播休伊特(Hugh Hewitt)說,「我們知道,最開始發生這件事的地點距離病毒研究所只有幾英里,我們知道該實驗室是中共第一個進行高端病毒研究的四級(BSL-4)實驗室」,「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在開始評估武漢市發生什麼事(疫情)時,曾考慮過病毒是否實際上來自該實驗」,「最重要的是,我們知道它們(中共)不允許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進入該實驗室,以評估過去那裡發生了什麼事,那裡正在發生的事,以及就在我們現在談話時那裡發生了什麼事。」

4月18日

4月18日,哈爾濱整個天空呈現昏黃色,大陸新浪網援引氣象部門的數據,哈市城區部分站點測到PM2.5濃度超過4000,有市民懷疑「毒霾」可能源自「焚屍爐」。今年2月8日,國際數據提供商「Windy」追蹤的數據顯示,武漢當時空氣中,含有大量有毒物質二氧化硫(SO2),濃度遠遠超過其它城市。當時有記者調查認為,二氧化硫增多,很可能是焚燒屍體使用煤和柴油等燃料的原因。

同日,台灣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表示,12月31日時,以「國際衛生條例(IHR)」名義,將疫情訊息通報給WHO窗口,同日行政院也立刻宣布對武漢入境班機乘客執行登機檢疫,WHO回復已收悉後便石沉大海。這一次的全球疫情,人禍是主因,而關鍵正在於世衛的無所作為。4月17日,美國總統川普推文質疑WHO忽略台灣衛生官員警示武漢肺炎有人傳人的郵件,對疫情做出誤導性主張。陳其邁表示,直至1月24日,台灣已於前一日將疫情提升至第二級時,譚德塞仍睜眼說瞎話,拒絕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堅稱沒有證據顯示武漢肺炎在中國境外人傳人,因此延誤了疫情防治。台灣在1月28日將中國旅遊警示提升至「第三級紅色」,WHO則不建議各國對中國撤僑。直到1月31日,WHO才宣布武漢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4月19日

4月19日,哈爾濱的李先生對大紀元說,「哈爾濱市有很多小區都已經查封了,甚至有些小區的單元樓查到有肺炎的,他的單元樓門又用特殊方式加封了。現在整個道外區(警戒)級別都提到很高、很高了,感覺很是恐怖」,「警戒級別遠遠高於疫情最初的發生期」,「前幾天,我去了一趟南極批發市場,批發雜貨的地方,現在批發市場已經給封了」,「道外區華南城住宅區已經封了,一棟居民樓都封了,他是封區域」,「現在黑龍江省人出去到一些地方,都像湖北人和武漢人到其它地方,就像去送瘟神一樣,到處都在防範黑龍江人。」

同日,加拿大保守黨領導人熙爾(Andrew Scheer)接受CTV採訪說:「中共對此次疫情的處理表明,『共產主義政權』是不可信任的。我們現在正飽受疫情折磨,中共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信息不可靠,不負責任,影響加拿大對抗疫情。越來越明顯的是,我們不能將中共視作一個可靠的盟友,從價值觀上來看,我們也不是夥伴,我們需要重新考慮我們與中國的關係。」

4月20日

4月20日,北京市朝陽區被中共定義為高風險等級,也是全國唯一的疫情高風險地區。中共稱是因為朝陽區爆發聚集性疫情。儘管北京當局並不公布被隔離觀察人員的數據,官方通報也只是堅稱「無處於醫學觀察期的無癥狀感染者」。然而,大紀元獲得朝陽區4月19日的《四類人員管理匯總表》,表格披露了4月19日朝陽區被隔離或密切觀察的人數高達3357人。

同日,中共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紀監委發布了該市黨員、公職人員疫情期間的紀律規定,不準通過互聯網、社交軟體等談論當地的疫情,違者以散布「謠言」論處。

同日,前美國國土安全部(DHS)部長傑·約翰遜(Jeh Johnson)在福克斯新聞的「福克斯與朋友」(Fox& Friends)節目說,考慮到中國的人口規模是美國的「四倍」還多,那裡的武漢肺炎案例不可能只有中共公布的83,000例。「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數字」。經過對(中共公布的)中國染疫數字數周的觀察,他認為很難相信有14億人口的中國大陸只有81,000至83,000例病患。

同日,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福克斯新聞「Sunday Morning Futures」獨家專訪中表示,「中國(中共)在這件事上做了(幾件事)」,「這導致了全世界許多人的死亡」,「首先,該病毒在中國首先被發現;第二,在世界衛生組織的保護下,它們(中共)隱藏了病毒(信息);它們(中共)所做的第三件事基本上是囤積個人防護設備,現在它們正從中牟取暴利」。納瓦羅還指出,美國許多州在應對中共病毒危機期間,面臨衛生保健人員缺乏個人防護裝備的困境。納瓦羅補充說:「更重要的是,我們知道,在關鍵的六周時間內,中國(中共)利用其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力,將這種病毒(信息)『隱藏』在世界範圍之外。那個時候,武漢可能已經含有這種病毒。相反,有500萬中國人從武漢出去,並在全世界傳播了該病毒。」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