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成人不宜的「黃繼光堵槍眼」

作者:

一、讓我們「善搞」黃繼光事迹。

本文對「黃繼光堵槍眼」事件進行查證剖析,力求剝去偽裝,還歷史真相。本文決不屬於「惡搞」。要說「搞」,只能算「善搞」。求真與盡善是一致的。還原歷史真相,無論對於受騙的民眾還是被利用的黃繼光本人來說,均屬善舉。

本人在近幾年裡不斷思考過「黃繼光堵槍眼」事迹的真偽。見到一些資料也隨手存下來閱讀對照。越讀越發現這個故事破綻很多,作假嫌疑很重。開始時,本人曾覺得自己的懷疑或許有錯。畢竟這個故事如雷貫耳地教育了我們幾代中國人,其「神聖」地位在心目中相當牢固。即使到了後來本人已經確信該故事為假時,也還覺得這看法只能屬於自己,說給別人聽時不易被接受。那麼多人從幼年起就敬仰的英雄竟是個騙局,這對多數中國人來講無疑是很殘酷的嘲弄。要人們接受下來又談何容易?

近來多次在國內論壇上見到網民對「黃繼光堵槍眼」事迹的議論。眾多網民的態度讓本人感到意外。每當有人提起這類話題,比如「堵槍眼在軍事上是否有意義?」的時候,跟帖總是十分踴躍。其中多半為質疑其真實性的帖子。神聖了幾十年的「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現在幾乎處處遭到網民的非議。這類話題引起的「顛覆性」評論如此之多,總是迫使版主在很短的時間裡刪帖鎖題強行中止討論。見此現象本人深受鼓舞:原來新一代中國人早已不願繼續忍受中共的愚民把戲了。這真是天理昭昭,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拙劣炮製的革命英雄事迹只能愚弄貧乏自卑的思想。自從國門打開後,中共無法阻止人民的思想豐富起來。以往那些「高大」英雄形象在見多識廣的中國人面前徒顯虛假與滑稽。無論中共如何努力,新一代中國人將拒絕繼續消化這些紅色垃圾。

要看出「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虛假性其實很簡單。多找幾篇中共出版的黃繼光故事來讀一讀就行了。看過幾篇後,你也會為中共作假時的「粗放」態度感到吃驚。你很難想像正常國家的政府膽敢如此馬虎潦草地矇騙大眾。他們明擺著以「老子就不怕你看穿」的態度編造「黃繼光堵槍眼」故事。這個故事粗暴侵犯人類基本常識,經不起哪怕是最輕微的推敲,在一般國家裡早被揭得無地自容了。僅由於中國人長期受中共嚴厲壓制而無法進行挑剔追究,才讓它得以存活至今。幾十年來中共欺盡天下而無怨言,真是事事順心樣樣隨意風光無限也。但也正是這超級順心隨意的造假環境,使黨的各部門在造假工作中嚴重忽略了質量把關。他們往往連最起碼的圓和協調工作也懶得做。全黨努力大造英雄幾十年,留下無窮後患。如今堆積如山的「英模事迹」已成一幅「危如壘卵」的景象。朝其任何地方踹一腳,都是黃湯稀水瀉滿地的結果。

中共應當知道這一天早晚要來到。千年為賊,終有敗日。現在可以說,除了依賴個把鐵杆既得利益者死死咬定「親眼目睹」一類誓言外,中共在「黃繼光堵槍眼」故事上已經「無險可守」。即便是那些「親眼」證詞,也是自相矛盾,互相矛盾。在智力正常的人的心目中沒有可信性。「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矇騙十幾億人,延續半個世紀以上,屬於人類歷史上最惡劣的政治欺詐醜聞之一。由於它曾經非常輝煌成功,令它敗露後的結局特別慘重。以欺騙愚民混日子的共產黨,洋洋得意收穫愚民之利長達幾十年,現在終於開始品嘗騙局破敗遭人譏笑唾罵之苦了。該黨活生生地舉起一塊如此沉重的石頭砸在自己的腳上,真是自作孽不得活。

下面我對「黃繼光堵槍眼」進行分析。文中所依據的資料絕大部分來自國內出版物。讀者可自行查閱對照。歡迎讀者指出疏漏錯誤之處,也歡迎各位提出不同看法。

開始之前,讓我先引入一個簡短的美軍士兵堵槍眼的事迹。我認為閱讀外軍的事迹有助於提高讀者的辨識能力。美國《紐約日報》1952年11月21日發表了題為「牛比洛索夫震撼中國人」的報道:

「F連攻至三角山前,遇到了中國人的火力點。三挺機關槍瘋狂地掃射著,擋住了我軍前進的道路。連長問:『誰去幹掉它?』年青的牛比洛索夫答道:『我去!』。他剛衝過去不多遠身上就中了幾顆子彈。牛比搖晃了一下,又向前撲去。當敵人的子彈再次射中牛比的時候,他已經撲到敵人的工事上,用身體堵住了一個正在發射的槍眼。後面的士兵見狀即發起衝鋒。但敵人的另外兩挺機槍又開火了。在這緊急時刻,牛比伸出了一隻手臂,把一顆手雷塞進敵人的火力點裡,轟然一聲,敵人的火力點被完全炸毀了。戰鬥結束以後,戰友們在牛比身上找到九個機槍子彈射透的洞口。連長帶著深厚的感情連聲地說:『牛比,我們為你驕傲啊!』」

難以置信吧?這牛B洛索夫故事是我現編的。我知道稍有常識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毛病。我用這個假故事來調出讀者的挑剔目光。當人們審視外軍或敵軍事迹時,挑剔的目光會比較敏銳。而我要的就是這敏銳。好,請保持敏銳。我這就從美國「牛B」轉入中國「馬T」。

二、英雄緣起假新聞——

新華社朝鮮前線二十日電本社前線通訊員報道:在戰火紛飛的上甘嶺附近的山嶺上,出現了一位馬特洛索夫式的戰鬥英雄–中國人民志願軍某部通訊員黃繼光。他是中國人民值得驕傲的偉大的戰士。

在一次反擊戰中,我軍的衝鋒道路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敵人的火力點,三挺機關槍瘋狂地掃射著,擋住了我軍前進的道路。指揮員對突擊隊員們說:「誰去幹掉它?」一個年青的通訊員黃繼光答道:「我去!」黃繼光知道祖國人民慰問團到了朝鮮前線,他滿懷信心地向戰友們說:「告訴祖國人民慰問團,聽我勝利的消息吧!」接著他又說了一聲:「同志們準備沖!」便提著手雷向前衝去。敵人的機槍掃射得十分猛烈,他剛衝過去不多遠,身上就中了幾顆子彈;後面的戰友們只見他搖晃了一下,又向著敵人地堡撲去。當敵人的子彈再次射中了黃繼光的身體的時候,他已經撲到敵人的工事上,並用身體堵住了一個正在發射的敵人的槍眼。接著,他的戰友們便發起了衝鋒。這時敵人的火力點上另外兩挺機槍又叫起來,正在這個緊急的時候,黃繼光伸出了一隻手臂,把一顆手雷塞進敵人的火力點裡,轟然一聲,敵人的火力點被完全炸毀了。

戰鬥結束以後,戰友們在黃繼光的身上找到九個機槍子彈射透的洞口。一個指揮員帶著深厚的感情連聲地說道:「馬特洛索夫,中國的馬特洛索夫!」

以上就是「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首版。載於1952年11月21日《人民日報》。讀者可看出,前面那個美國牛比洛索夫故事,實際取材於此。各位若無法相信那美國牛B的話,自然也吞不下這中國馬T。這故事假得讓人無法辯護。作者硬要讓黃繼光的功夫超人類:槍彈穿身而過並無大礙。連中數彈才不過「搖晃了一下」。再往下功夫更絕:堵住連續發射的機槍口竟如同足球隊員胸部停球一樣輕鬆。邊堵著槍眼還能邊忙裡偷閒地觀察敵情。及時發現敵人陰謀立刻採取措施把它解決掉。先前故意保留手雷而用肉身堵槍眼,更顯英雄深謀遠慮,早料准了階級鬥爭新動向。連串超人神功太精彩,激勵學齡前兒童沒問題。只可惜成人不宜。

在正常國家裡,軍隊爆出全國性假新聞的後果是嚴重的。我們可以從美軍「拯救大兵林奇」事件被美國媒體抽絲剝繭無情討伐的過程看出其後果的嚴重性。設想當年在朝作戰的美八軍膽敢通過美國大報吹出牛B洛索夫故事的話,美國各界也同樣饒不了美軍。當局不但不要指望在全美出現「各條戰線學習牛B洛索夫的熱潮」,更要準備應付各界討伐的聲浪。人們可能懷疑美軍指揮參謀機構里存在濫用毒品和酒精的情況。軍方不得不進行調查並公布結果。國會和其他方面也可能展開對美軍當局進行調查。最後總要搞到造假的軍方信譽掃地,說不定還有將領丟官的結局。想往美國人眼裡揉沙子,可沒有那麼容易。

然而,往中國大陸幾億人的眼裡揉沙子,卻可能是世間最容易的事。解放軍、志願軍在中國是豁免批評的。沒有哪家中國媒體膽敢在這支中共黨衛軍的「太歲」頭上動土。當年的中國人甚至在私下議論政治都不安全,哪裡還能公開發表批駁黨軍的宣傳的文章?解放軍造出什麼英雄,全國人民就老老實實地學什麼。頭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虛假性那樣明顯,全國媒體上卻沒有一句批評質疑的言論。實際上各報刊仍在繼續加油宣傳該假新聞。《人民日報》在其後一個月中至少兩次重提提起黃繼光「用身體堵住了一挺敵人的機槍,並且用手雷消滅了另外兩挺機槍」的說法。

三、頻頻升起的「馬特洛索夫」衛星。

新華社濫造而出的首版「黃繼光堵槍眼」,多少反映出當年共產黨政權急迫徵用資源以支撐戰爭的現實。當年朝鮮戰場大量消耗著中朝兩國青年的生命。為了維持這場戰爭,共產黨政權不但依靠權力量強行徵集兵員,也把愚弄百姓的宣傳機器開至最高速,把鼓吹捨命獻身英雄的宣傳推向高潮。雖然人造衛星是1958年後才有的事物,但是共產黨們「放衛星」的精神遠早於它。編造和宣揚「馬特洛索夫」式英雄也是一種「爭放衛星」的局面。

那年代中朝兩國的各行業都全面學習蘇聯,國內英模也設法和蘇聯英雄掛鉤。趙一曼曾被稱為「中國的丹娘」;劉胡蘭是「中國的卓婭」;吳運鐸是「中國的保爾柯察金」;當局給中國工人樹立的榜樣是一個叫做「斯達哈諾夫」的蘇聯師傅;還向中國農民介紹了一個叫做「白爾西葉夫」的蘇聯增產能手。志願軍各部也「歸口」地學習蘇聯英模。飛行員們學蘇聯空軍英雄闊日杜布。步兵們則以馬特洛索夫為榜樣。馬特洛索夫是蘇聯1948年拍攝的一部故事影片里的主角。他的事迹就是肉身堵槍眼。

學先進,見行動。朝鮮人行動較快,「馬特洛索夫」式衛星先從朝鮮人民軍中冉冉升起。從1951年起,朝鮮戰場上出現了一種奇特的戰法:

槍炮基本不用,

炸藥基本失靈,

全軍趴著不動,

圍觀一人玩命。

很難說是這種戰法導致了英雄的產生還是為了塑造英雄而發明了這種戰法。反正其結果是「朝鮮的馬特洛索夫」成批湧現。僅中國《人民日報》報道過的就有:金昌傑、黃淳福、申甲新、朴石峰、金明哲、李壽福、申基哲、李亨煥、金仁煥、金聖鎮等十餘位。各英雄事迹細節處略有差異,但「肉身堵槍眼」一舉是共同的。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金聖鎮(金成振)英雄。該英雄出得較晚(1953年),但功夫卻是端地了得。朝鮮幹部告訴《人民日報》說:「英雄金聖鎮以自己無限熱愛祖國的胸膛擋住了吐著火舌的敵人火力口。他沒有犧牲,又向敵人發射著殲敵的槍彈。他的輝煌功勛,已成為全世界人民傳頌的英雄事迹」。「全世界人民傳頌」,應該也包括中國人民。但我沒有聽到哪個中國人「傳頌」過金聖鎮英雄的事迹。我更相信很多中國人聽到他的絕技後會目瞪口呆。他堵了一陣槍眼後居然還能繼續作戰。看來該同志能使機槍子彈拐彎,否則難以解釋他的神跡。我想起王朔小說里某組織興師動眾尋找當年義和團里一位「能改變子彈飛行方向」的大夢拳師兄的故事。說不定該師兄就是這位人民軍英雄的前輩。想來大師兄移民去了高麗,致使朔爺遍尋不獲。遺憾的是金聖鎮同志未將他的功夫傳授給戰友們。否則全體人民軍加上志願軍指戰員都練就這手絕活的話,別說解放全朝鮮,打到華盛頓實現世界一片紅也不成問題。天下早就不是目前這種格局了。

「英雄輩出」的環境下,志願軍不甘落後,終於也放出了一顆國產的「馬特洛索夫」衛星。這顆衛星放得比較晚。但不放是不放,一放就很精彩。邊堵槍眼邊兼顧其他工作。就難度係數而言,一舉蓋過了人民軍的衛星。或許正因為如此,才迫使人民軍方面幾個月後放出金聖鎮這種堵完槍眼還能繼續作戰的超絕衛星。

四、「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第二版。

不幸的是,精彩的首顆「中國馬特洛索夫」衛星只運行了一個月就被廢止了。這在中共宣傳工作史上很少見。原因顯然是這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假度太高。估計管宣傳的領導讀了後也忍不住起雞皮疙瘩。黨固然不怕民眾公開批評假新聞,但也得顧忌太假太濫的故事會在人民心中產生反效果。新華社不得不返工重做。第二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把首版中的荒謬情節全部刪除。這等於承認首版里講了假話。按理說,出了影響全國的假新聞,新華社和《人民日報》應向讀者道歉,還應該向志願軍方面瞭解造假原因和過程,給讀者一個說法。但這在中國根本不可能發生。黨的喉舌本來就以矇騙大眾為己任。第一次沒蒙好,加加油接著蒙就是了。

《人民日報》於1952年12月20日刊登由新華社記者石峰、王玉章重寫的「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黃繼光」一文。文中「堵槍眼」過程被改寫成下面這個樣子:

敵人火力點裡的七挺機關槍撒開一個稠密的扇形的火網,越打越瘋狂,子彈像大雨一樣地打在被炮彈炸起的山坡上的虛土裡。在照明彈的光亮下,黃繼光提著手雷,帶領著兩個戰友跳躍地前進。當衝到離敵人的火力點三、四十公尺的時候,忽然吳三羊仆倒了,接著蕭德良也倒了下去,緊接著黃繼光也跌倒在地上了。

倒下的黃繼光並沒有犧牲。他的左臂和左肩被射穿了兩個洞。他回過頭來望了望,看見他的兩個戰友都一聲不響地躺在那裡,爆破的任務就完全落在他的身上了。於是他忍著痛,用腳蹬著山坡上的虛土、碎石和敵人的屍體,向著火力點一步又一步地爬去。機槍子彈成群地落在他的頭前、腳後和身邊,濺起的碎石打到他的身上。但是他不顧這些,他繼續慢慢地向火力點爬去,直爬到離火力點只有八九公尺的地方,他就挺起胸膛,舉起右手,準備把手雷仍向敵人。正在這時,一梭子機槍子彈又射進了他的胸膛,他又倒下了。他的握著手雷的右手,向前伸著平放在地上,他胸膛上被射穿了五個洞,鮮血汨汨地流著,他昏迷過去了……。

一陣陣的冷雨落在黃繼光的脖頸上,敵人的機槍仍然嘶叫著,他從極度的疼痛中醒來了。他每一次輕微的呼吸都會引起胸膛劇烈的疼痛。他四肢無力地癱瘓在地上。他掙扎著用負傷的左臂半支起身體,然後用最後的力氣舉起右臂,把手雷向火力點扔過去。轟然一聲,手雷在距離火力點不遠的地方爆炸了。火光夾著黑煙衝天而起,敵人的機槍不響了,黃繼光也被這巨大的爆炸震得昏迷過去。

在一剎那的寂靜之後,忽然火力點裡的機槍又叫了起來。那裡的地堡是被打塌了,但沒有被炸壞的兩挺機槍還在一個槍眼裡發射著,雖然火力沒有以前那麼猛,但剛剛發起衝鋒的反擊部隊又被它壓在山坡上。在這時候,黃繼光又醒過來了,這不是敵人的機槍把他吵醒的,而是為了勝利而戰鬥的強烈意志把他喚醒了。黃繼光向火力點望了一眼,捏了捏右手的拳頭。他帶來的兩個手雷,有一個已經扔掉了,另一個也在左臂負傷時失掉了。現在他已經沒有一件武器,只剩下一個對敵人充滿了仇恨的有了七個槍洞的身體。這時天快亮了,四十分鐘的期限快到了,而我們的突擊隊還在敵人的火力壓制之下沖不上來。後面坑道里營參謀長在望著他,戰友們在望著他,祖國人民在望著他,他的母親也在望著他,馬特洛索夫的英雄行為在鼓舞著他。這時,戰友們看見黃繼光突然從地上一躍而起,他像一支離弦的箭,向著火力點猛撲過去。用自己的胸膛抵住了正在噴吐著火焰的兩挺機關槍……。

我軍的反擊部隊像海濤一樣地卷上山頭,很快就佔領了陣地。在激烈的近戰中,守在上面的敵人的兩個營–一千二百多人被全部殲滅了。

新華社在該文後加了一個編者按:「十一月二十日發《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黃繼光》,系前線通訊員在戰鬥中倉卒寫成,與實際戰鬥情節略有出入。此稿是經各方仔細核查最後判明的情節」。

五、是個人失誤出假,還是系統性鼓勵造假?

首版出假,奠定了「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贗品「基因」。依人類常識,一個故事的首次敘述不實,再次敘述時它的可信性就要打折扣。因為故事敘述人的誠信出了問題。這比其他事情更嚴重。人們需要重新檢驗敘述人的誠信。如果敘述人能坦然無保留地說明出假的原因,再加上態度誠懇,表示歉意並保證採取防範措施等等的話,那麼人們多半會原諒敘述人,並願意接受其更正後的敘述。但新華社對「黃繼光堵槍眼」假新聞的處置完全不及格。該社的編者按很不像話。首版故事明顯地虛假,僅被說成「略有出入」。其態度滿不在乎,沒有絲毫歉意。更拒絕說明出假的過程原因。也不保證將來要加強防範。這種態度清楚地告訴我們,這個機構並不在乎誠信。它輕易說謊,說過後沒有愧意。因此它缺乏保障其新聞真實性的起碼能力。這個敘述人無論怎樣更正,其故事的可信性不會高。這是我們判定黃繼光故事真偽的基本出發點。

1、新華社的編者按說第一版故事出錯的原因「系前線通訊員在戰鬥中倉卒寫成」。但這藉口站不住腳,新華社還是沒說實話。

該文作者是志願軍十五軍四十五師宣傳科新聞幹事劉雲魁。他不參加戰鬥。絕無「戰鬥中」倉卒可言。根據《軍事記者》雜誌2002年第二期的《最先報導黃繼光的新聞幹事劉雲魁》一文介紹,劉雲魁於1952年10月20日凌晨5時半接到有關黃繼光事迹的通知,於上午7時前往黃繼光所在連的坑道採訪。他在坑道里呆了20多小時,於21日凌晨4時返回師部。然後他「燃上了蠟燭,鋪開稿紙,用自己的心血和淚水很快完成了一篇500多字的人物通訊」。這就是首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產生的全過程。容易看出這是個慢節奏的寫作過程。寫作時並未受敵情險情干擾。500多字不過佔一頁多稿紙。花一天時間採訪構思,最後寫出一篇相當於小學五年級作文份量的報導,對於一個專職新聞幹部來講屬於工作量不足,怎麼還敢稱「倉卒」?

再說,「邊堵槍眼邊兼顧其他工作」也不是人一「倉卒」就能寫出來的情節。它應該屬於吃錯藥喝醉酒或者思想受到特別操控後才能犯的錯誤。「倉卒」即忙亂所造成的報導錯誤不會逾越人類能力範圍。你會把張三混為李四,但不會把神功混同人活。報導人類活動的新聞一旦出神鬧鬼,八成涉嫌虛構。而劉雲魁寫出的東西正是「神跡」:機槍子彈連續穿胸而過,其效果卻與蚊蟲叮咬無大差異?這不是人的本事,而是神的專長。普通不識字的人也懂得這一點。何況一個身處戰地的師部新聞幹事?你搞科幻文學創作無所謂,寫成新聞報導就是大大的問題。

2、即便劉雲魁本人精神「倉卒」到失常。但志願軍政治部門、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審稿編輯部門都在做甚麼?按照中共軍隊的規矩,所有稿件必須經由政治部門審查後再轉交通訊社或者報社。而通訊社報社還有自己一套審核校閱制度。難道這些在後方甚至國內工作的政工幹部以及新華社《人民日報》的審稿編輯人員全都「倉卒」到精神錯亂?為何無一人能指出該故事顯然荒謬之處?究竟是沒有能力發現虛假情節,還是本來就憋著要造假?

3、最要緊的是,新華社以至整個中共宣傳系統的審稿標準定在何處?明明是嚴重不實的報導,新華社卻輕描淡寫地說它是「略有出入」。這態度清楚地表明該社並不把新聞的真實性作為審稿的重要標準,而是把別的標準,也就是黨的宣傳需要放在了首位。只要符合黨的宣傳需要,編造假新聞也可以。一次沒編好,咱們再編一次就完了。沒甚麼大不了的。這種滿不在乎的態度所反映出的問題的嚴重性超過假新聞本身。因為它顯示整個系統內的幹部處在良知失效的狀態。各級各部門把關人員不可能看不出故事中的假情節。問題在於他們更清楚黨需要那些情節。革命事業需要蒙人民。志願軍各級政工部門、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重重審查關卡只審核文章是否符合黨的需求,不審核它是否符合事實。

六、「只看立場而不論真假」的審稿標準

觀察中共的出版物,可以看到這種特別的審稿標準是一貫的。直到今天還在起作用。請看另一個實例。1990年中共湖南省委黨史研究室編輯出版的《湘潮》雜誌刊登了一篇採訪「黃繼光生前戰友」陳發華的報導。陳發華這樣說:

「我親眼看見黃繼光像猛虎下山似地,抱著炸藥包,『騰』地躍出戰壕,迅速向敵人暗堡衝去。…」

「當他衝到離暗堡只有十幾米遠地方的時候,五六架『山狗』機沿著山谷超低空迎面掃射過來。忽然,他的左腿掛了花,由於傷勢過重他昏迷了。但不一會他又抱起炸藥包。…」

「黃繼光憑著對中朝人民的摯愛,憑著對侵略者的仇恨,用驚人的毅力,爬到了暗堡的右側。這時,透過煙霧,我見他一邊高呼『中國人民萬歲!』『毛主席萬歲!』『金日成主席萬歲』……,一邊撲向暗堡,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機槍眼。」

黃繼光故事是進了中國小學課本的。人人都知道故事里根本沒有甚麼飛機「掃射」和三呼口號再堵槍眼的情節。《湘潮》雜誌的編輯有足夠知識看出這個「黃繼光生前戰友」在胡說。但文章卻登出來了。為甚麼?就是那個只看立場而不問真假的審核標準在起作用。在中共喉舌的編輯人員看來,該同志立場正確,胡謅幾句又有甚麼關係?

我們可以確定地說,首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是中共宣傳系統各部門清醒工作、默契配合的產物。它是一次有意造假而不是意外事故。該系統中的每個審核人員都有足夠的知識看出該故事有假。但每個人也都有更強的決心把故事刊出以完成黨的宣傳任務。是「改造人民思想以保證黨的事業成功」這個大目標,使得虛假荒謬的故事在中共宣傳體系中顯得「合情合理」,得以暢行無阻。

第二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命運又如何呢?從新華社那言之鑿鑿的「此稿是經各方仔細核查最後判明的情節」的編者按來看,這版故事應該無懈可擊了。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這個「各方仔細核查」的版本依然不堪推敲。先天性「贗品基因」註定它終生脆弱。新華社記者功夫再好也難以回天。該版雖然靠著中共當局的保護勉強維持到2000年前後,最終還是沒有逃脫再遭否定的命運。讀者如果把它與目前官方版本的「黃繼光堵槍眼」事迹相對照的話,可以看到這個「各方仔細核查」版中的大部份情節已被拋棄改寫。一個真實的故事不可能這樣屢次地被否定改寫。「各方仔細核查」版故事再遭否定的事實,再次證明了「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虛假性。也證明當年新華社改寫重發該故事並非為了糾正假新聞,而是要更認真更細緻地造假。(待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