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美國若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地位會怎樣?

依照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視香港在政治、經貿及法治等層面有別於中國,給予特殊的經濟、外交地位。香港也因此成為中國吸引外資、外企來華的獨特窗口。如今,美國如果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地位,將帶來什麼影響?

依照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視香港在政治、經貿及法治等層面有別於中國,給予特殊的經濟、外交地位。香港也因此成為中國吸引外資、外企來華的獨特窗口。如今,美國如果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地位,將帶來什麼影響?

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7日宣布香港在中國管制下已經失去自治地位後,美國總統有多種祭出制裁的選項。

兩位熟悉此事的人士告訴路透社,美國最可能優先採取的措施是對參與立法以及執法的中國官員、政府和安全部門及公司進行制裁。

其它的制裁方法還包含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地位、加強打擊在港與在美中企、或者是限制簽證。

美國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27日在電話簡報中表示,制裁只是為了回應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的作為,因此會儘可能地"瞄準"制裁對象。但他也坦言,若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美國和中國都會受到影響。"

如何衡量制裁是處罰中國?香港?還是美國?

前總統奧巴馬時代擔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的楊蘇棣(Stephen Young)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香港局勢演變至今讓他非常難過,世界勢必要對習近平"短視"的舉動做出回應,但希望傷到中國而不是香港人民。

楊蘇棣:「這主要歸咎在習近平身上,習近平的作法確實破壞了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的『一國兩制』原則對香港的承諾),美國必須反應。但另一方面,美國也面臨如何衡量制裁的手段,畢竟受苦的會是香港七百多萬人民。"

香港有超過一千兩百家美國公司和八萬多名美國國民。楊蘇棣說,川普在做制裁選擇時,也會面臨到美國內部的聲音。目前看來,美國國務院更改香港的自治地位是一個象徵性的動作。

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中,美國政府承認《中英聯合聲明》,並視香港在政治、經貿及法治等層面有別於中國,在外交政策上給予特別待遇,並視香港為有別於中國的非主權實體,可成立"單獨關稅區",港美雙方可制訂獨立的經貿協議。香港因此成為中國吸引外資、外企來華的獨特窗口。

加速外資、外企離開香港?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講座教授兼中國跨國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崔大偉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對香港經濟的前景感到悲觀,在目前多重不確定因素下,將加快外資、外企離開香港。

崔大偉:"在現在這樣的不確定性下,美國政府、中國政府會怎麼做?年輕人在香港會不會抗議?到什麼程度?企業必須考慮(撤退計劃)。一個選項是新加坡,或假如香港也不行,那就搬到上海。"

崔大偉提到,外企選擇在香港設立總部看重的是它進入中國市場的特殊地位以及法治。如今,兩者皆消失,香港的獨特性自然降低。他說企業會觀察和思考,未來當國營企業與外資企業在香港有矛盾,偏中國的法官會如何做出判決。

美國2018年到香港的直接投資達825億美元。崔大偉預估,這個數字會持續縮小。

兩強對撞誰遭殃?

楊蘇棣說,以1997年的經驗來看,這次的動蕩也會讓很多富有的香港人"出逃"。當年,許多人取得了加拿大、英國或美國的護照,但仍在兩地來回做候鳥。他感嘆23年後,習近平的作法基本上昭告大眾,"香港已不再獨特,就是一國一制"。

楊蘇棣:「我們不能信任中國。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及中國共產黨,正在走向一個封閉的社會。我對香港的一切感到非常難過。世界必須要對現在的局勢做出回應,但我希望他們傷到的不是香港人。」

崔大偉則認為,北京正在面臨中美貿易戰的打擊、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以及年輕人高失業率,多重不安全感讓北京把手伸向對香港的控制。

崔大偉:"美國是霸權主義國家;中國是上升很快的主要挑戰國。在這樣的國際結構下,大戰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不一定要打仗,但矛盾可以在小地方凸顯:香港、台灣、南海……。"

他說,美中兩強的矛盾日漸上升,夾在中間的各國、企業或個人,都要做好準備。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