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北游:日本:我們交卷了!

作者:

01

據共同社報道,5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北海道和首都圈東京、崎玉、千葉、神奈川總計5個都道縣的緊急狀態予以解除。至此,包括之前已經解除的42個府縣在內,這意味著日本全境針對中共病毒疫情的緊急狀態已經結束。

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不無自豪的表示,雖然「日本結束緊急狀態的標準,在全球範圍來看,都極其嚴格」,但「日本依然以自己獨有的方式,在一個半月的時間裡就基本控制住了疫情」,這充分展示了「日本模式」的力量。

很顯然,日本的作業,讓素來低調的日本人也喜不自禁的開始高調起來——在很多國家還在為中共病毒疫情焦頭爛額的時候,日本居然交卷了!

日本人有沒有理由自我吹噓呢?當然有。

有必要先介紹下日本的情況,後面我會告訴大家,我為什麼要介紹這些情況。

全日本1.27億人,擁擠在37.8萬平方公里的狹長島國上,人口密度348.3人/平方公里,僅次於孟加拉國位列全球第二。光這樣說,你可能還是不明白這是什麼概念,跟我們中國做個對比你就知道了。我們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人口自然超級多,那麼我們的人口密度是多少呢?138人/平方公里,日本是中國的2.5倍。

日本是老牌發達國家,經濟規模世界第三,全球化程度高,旅遊產業發達,旅遊綜合實力世界排名第四,到訪遊客人數2018年更是突破了3000萬,其中三分之一是中國人

日本是世界上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沒有之一。按照2019的數據,日本65歲以上老人佔比已經高達27%。也就是說每4個日本人中間,就有一個是老年人。

So,我列舉這些數據是想說明什麼呢?

說明日本防疫的所面臨的現實情況,比之其他國家,更加不利。

大家都知道,傳染病防疫的重點是阻斷傳染渠道。人口密度高和人員流動大,都意味著阻斷病毒傳播將變的極為困難。之所以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在大城市,在中心城市發展迅速的原因,即在於此。

所以,雖然不同國家的防疫政策都不會完全相同,但所有國家的防疫指導政策里,無一例外,都在強調和建議人們保持足夠的社交距離,避免人群聚集。

人口密度高、人員流動頻繁,再加上日本人口結構嚴重老齡化,對於防治新冠這種對老年人極度不友好的病毒,無疑是雪上加霜,也讓日本政府想要達到低死亡率的防疫目標,變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關於這一點,對比義大利瑞典就知道了。

義大利同日本一樣,也是老齡化程度較高的國家,死亡病例中老年人佔比非常高,數量也驚人,而瑞典的防疫我之前撰文《瑞典的標誌性成功,再次證明「群體免疫」並非洪水猛獸》評價過,雖然硬核防疫結果較好,但因為養老院失守,同樣造成死亡率的迅速攀升。

好了,面對這麼多先天不利因素,按理說,日本政府應該非常緊張,應該趕緊閉關鎖國,讓全社會停下來,停工停學,防止疫情迅速擴散,才能避免大量人員死亡,對吧?

然而,日本政府並沒有。

02

日本政府是如何應對的呢?

日本人的應對就是沒有應對,他們幾乎什麼都沒做。

他們猶如樹懶一般,對疫情的反應慢的出奇,旁人都急死了,他們自己還勝似閑庭行步。

日本早在1月16日就發現了首例確證輸入性病例,在其他國家馬上開始忙不迭和中國脫鉤,對來自中國的入境人員如臨大敵之時,日本政府做了什麼?什麼都沒做。

2月,隸屬於美國公司,掛靠在英國的豪華游輪「鑽石公主號」上一名男性遊客,在送入中國香港的醫院後,被確診為感染新冠肺炎。於是,游輪中斷旅程,停靠日本橫濱港進行隔離檢測。日本在義務幫助這些遊客之後,因為當地醫療資源有限,而顯得救治滯後,被歐美媒體大加指責之時,日本政府做了什麼?什麼也沒做。

3月,當全世界都在擔憂疫情,認定奧運會無法如期舉辦時,日本政府卻一直矢口否認,一直拖到最後關頭才不得不宣布,奧運會延期。

4月,在疫情爆發,日本不得已開始閉關鎖國,宣布緊急狀態,歐美各國開始大規模檢測後,日本政府也應該跟上,進行大規模檢測吧?沒有,日本政府依然什麼也沒做。

當然,要說日本政府什麼應對措施都沒有,是誇張的說法。我只是在強調,在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的策略上,日本政府相對於其他國家,積極措施非常少,用一個字形容就是,慢!三個字形容就是,無所謂!

所謂「日本模式」,總結起來,就是不封城、不檢測、不強制的三不策略。

就拿日本政府宣布的「緊急事態」來舉例,你就知道日本人有多「佛系」了。

說是「緊急事態」,聽起來挺嚴重,對吧?

我告訴你,裡面的具體內容幾乎全是「請求」,而非「強制」。

比如,關於居民「外出」自肅,意思是,指定區域的都道府縣知事可以「請求」居民,在規定時間和區域範圍內,避免不必要不緊急的外出。

注意哦,這可是「請求」,避免外出只是「要求」,非但沒有強制力,而且政府是沒有權力阻止你去醫療機構看病、購買食物、上班等維持生活所需的情況。

再比如,關於學校停課,是說指定區域的都道府縣知事為了防止感染擴大,必要時可以「請求」學校停課。依然並不強制停課,而日本的縣立高中是由縣管轄的,當地知事可以依據自己的判斷「請求」學校停課,但沒有規定相應的處罰。

也就是說,日本即使在「緊急狀態」的情況下,也沒有強制停工停學,生活其實依然照舊,疫情對日本人的正常生活造成的實質影響非常小。

據「環球網」報道,在日本「緊急狀態」下,政府唯一有權處罰的兩項是:第一,知事可以發出行政命令對食品和藥品等必要的物資進行保管。對於不服從命令,隱藏、廢棄物資的,依法可處以6個月以下的有期徒刑或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萬元)以下的罰款。第二,如果拒絕政府進入物資保管場所進行檢查,可處以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萬元)以下的罰款。

這就是日本的所謂「緊急狀態」,請問各位看官有何感受?

03

是的,日本人就是怎麼獨特,他們做什麼都很可能和全世界不一樣,他們這一次,依然跟全世界都保持逆行。

前面說了,日本人不封城、不檢測、不強制,好像也從來不鬥嘴,面對全世界時不時爆發出的質疑和批評的聲音,他們也似乎很少去辯解。

我不知道他們是心大,還是民族性格使然,反正總是一副面對非議、毫不在意的模樣。

如果你熟悉日本的流行音樂和電影圈就會發現,日本年輕人喜歡的音樂種類和電影和全世界都有所不同,他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自得其樂。全世界都火爆了的東西,放到日本可能無人問津。而不少日本人趨之若鶩的玩法,其他國家的年輕人又普遍提不起興趣。

防疫政策也是一樣,日本走出了一套充滿日本特色的防疫之路,而且執行的異常固執、低調和佛系。

如果說,韓國的防疫方式得到了全世界廣泛的模仿和借鑒,日本模式最初則頗受病垢。

無論是歐美媒體,還是世界衛生組織,在疫情在世界迅速蔓延之初,都對日本慢吞吞的防疫策略大為不滿並極度擔憂,認為日本疫情大規模爆發不可避免。

4月3日,美國駐日使館甚至宣布,因為日本疫情不透明,呼籲美國公民早日返回美國,原因估計就是因為日本政府始終不開展大規模檢測,只要求有癥狀者才去檢測,讓美國人擔心日本有很多潛在病例。但日本政府對這些質疑和雜音,似乎毫不在意,左耳進右耳出,完全無所謂,依然我行我素的堅持自己的「三不政策」。

然而,就在疫情在全世界蔓延擴散,感染病例又攀新高的情況下,日本居然宣布交卷了,答卷還這麼漂亮,這實在是大跌歐美國家和世衛組織的眼鏡。

日本的答卷有多漂亮呢?

截至5月25日下午,據NHK匯總統計,日本國內累計發現新冠病毒感染者16623人,與24小時前相比只新增十餘人,重症住院患者減少到2000人以下,這些指標都是安倍接觸「緊急狀態」的條件。

再來看死亡人數,同樣是截止截至5月25日下午,全日本死亡病例只有843例,位列最低死亡率國家第16位。

要知道,這個成績是在之前我給你陳列的那些先天不利因素,在日本政府幾乎不抵抗的「佛系防疫」之下取得的。

對此,之前還質疑日本宣布「緊急狀態」,是否「為時已晚」,嘲諷安倍「無法領導日本遏制疫情」的歐美媒體,現在瞬間變臉,統統改為吹捧姿態,但同時也表達出了即為困惑的心情。

這種心情在一篇《美國外交政策:日本三心二意的防疫措施竟然有用》的報道中,得到了集中體現。

據公號「縱橫日本」翻譯,該文寫道:

「在與新冠病毒的鬥爭中,日本似乎做錯了一切。它僅檢測了其人口的0.185%,其社會隔離做得三心二意,而且大多數日本人對政府對策持批評態度。然而,日本依然是世界上死亡率最低的國家,不僅避免了醫療系統的超負荷危機,甚至病例數還在不斷減少,一切都在怪異地進行著。」

「儘管日本與中國接近,擁有大量遊客,但這些近乎奇蹟般的低死亡數字還是出現了。它也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社會,但似乎已經擺脫了一種對老年人特别致命的病毒的重創。」(「縱橫日本」註:世界老齡化第二的義大利,其新冠死亡率是老齡化第一的日本的45倍)

「日本的自肅隔離也沒有大多數國家那麼嚴格。即使宣布了國家緊急狀態,政府也無法強迫人們呆在家裡或下令關閉企業,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憲法的遺產,該憲法限制了政府的權力。」

是的,歐美媒體理應感覺到困惑,就連日本人自己都困惑——我可什麼都沒做,怎麼病就好了?!

04

據悉,面對這一巨大的意外成功,日本7所大學研究機關組成研究團隊調查日本重症患者,試圖從科學的角度分析日本的死亡人數為什麼比歐美少,預計調查結果最晚將於今年9月公布。

我不是科學家,我沒有結論,我只是斗膽在今天甩出幾個猜測:

1、大規模檢測到底是否有必要?它到底是阻斷病毒傳播的必要手段,還是勞民傷財、間接造成心理負擔和醫療擠兌的非必要舉措?

2、日本並不嚴格的防疫措施,卻取得了意外的成功,是否意味著很多國家對於新冠病毒,是不是出現了嚴重誤判和過度恐慌?

3、日本人獨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習俗,在阻斷疫情方面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4、老年人的超高死亡率和年輕人的超高自愈率,是否可以幫助我們重新認識新冠病毒?

鑒於今天主要分析日本疫情,現在文章篇幅已經比較長,這些問題留待我今後發文再分析。

最後,我要說的是,和病毒長期共處,可能是我們人類今後面臨的大概率事件。

如何正確認知病毒,做到既不放鬆,也不恐慌的應對,找到正確的姿態和病毒共處,從而儘早儘快恢復到正常生活的狀態,也許才是我們今後努力思考和研究的方向。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