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繼委內瑞拉之後 又一國家宣告破產

作者:
2010年,委內瑞拉的人均GDP為13825.4美元,當年初,勞動者最低月工資為967.5強勢玻利瓦爾,以當時的匯率折算為387美元。雖然最低月工資不高,但委內瑞拉以高福利著稱,這讓其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以購買力平價美元計算的人均年收入超過1.6萬美元。

2010年,委內瑞拉人均GDP為13825.4美元,當年初,勞動者最低月工資為967.5強勢玻利瓦爾,以當時的匯率折算為387美元。雖然最低月工資不高,但委內瑞拉以高福利著稱,這讓其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以購買力平價美元計算的人均年收入超過1.6萬美元。

十年後的2020年4月,委內瑞拉將最低工資提高到80萬主權玻利瓦爾(1主權玻利瓦爾兌換100000強勢玻利瓦爾),按照匯率計算折合4.66美元,再加上2.34美元的糧食補助金和1.75美元的「反經濟戰爭犯罪獎金」,最低月收入為8.75美元。

在這約十年中,委內瑞拉勞動者最低月收入的降幅達到了97.6%。這就在10年內讓委內瑞拉從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成為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對於所有委內瑞拉百姓來說,這就是「哭泣的十年」。很多委內瑞拉人只能背井離鄉逃亡到巴西、美國、哥倫比亞等美洲國家謀生。

委內瑞拉發生了什麼?是什麼讓委內瑞拉這樣一個富裕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快競速滑冰落?讓全民快速陷入貧困化?是信用的喪失!

我們知道,經濟活動發生在一個國家的各個角落,幾乎所有人時時刻刻都在從事經濟活動,從事經濟活動的目的是為什麼呢?當然是為了獲得購買力,有了購買力,人們就可以解決自己的需求,滿足或改善自己的生活。購買力是用什麼來表述?是用信用的多少來表述。一般情形下,這種無形的信用就體現在錢中,所以我們從事經濟活動的目的是為了盈利、賺錢。信用與經濟活動一樣,也是無處不在的,這體現在人們的生產與生活中。

當今世界一般用美元這一最主要的世界儲備貨幣或金銀來表述這種無形的信用。它的唯一特徵就是長期保持恆定,比如一根金條從年初到年尾,它不會有絲毫的變化,代表著它所承載的信用是恆定不變的。現在假定年初人們將100塊的玻利瓦爾投入到生產經營活動中,一年的收益率是50%,年終就得到150塊。如果玻利瓦爾的信用十分穩定,就等於黃金(或美元,並假設美元的信用水平在一年中也完全不變)的信用水平,這種經營活動的收益就是實實在在的,此人的購買力經過一年的經營之後增加了50%,即擁有的信用增加了50%。

但如果在這一年的經營過程中玻利瓦爾兌黃金貶值50%會出現什麼情形呢?經過一年的經營之後,年終所獲得的150塊玻利瓦爾的購買力只相當於年初75玻利瓦爾的購買力。如此這般,年初投入100塊的玻利瓦爾進行生產經營活動就變成了錯誤的決定,相反,年初將100塊的玻利瓦爾買成美元或黃金持有才是正確的。我們知道,因為經濟活動中存在競爭,企業或個人進行經營活動的收益率是受到制約的,假定全社會所有企業和個人的平均年收益率是50%(這是個很高的水平)。

這就意味著一旦該國的貨幣相對於美元或黃金年貶值的幅度超過50%,以美元或黃金來衡量,整體的社會生產經營活動就無法取得正收益,本幣表示的資本就只能被動撤出生產經營活動。這就是委內瑞拉在過去的十年所經歷的噩夢。從2010年之後,委內瑞拉因為財政赤字,只能依靠印鈔來支撐財政支出,推動其通脹率長期都在50%甚至100%以上,這意味著強勢玻利瓦爾相對於美元或黃金的年貶值幅度超過50%。這就導致資本從所有產業中快速撤出,包括石油產業、農牧產業在內的所有行業都出現了快速收縮,導致委內瑞拉從一個世界上十分富足的國家成為貧困的代名詞!

為了延緩玻利瓦爾資本從生產經營活動中撤出,委內瑞拉一直對外匯進行管制,同時也對物價進行管制,目的是希望通過控制經濟數據來掩蓋真實的貨幣貶值幅度,避免上述真相的暴露。但這些都無濟於事,因為外匯黑市無處不在,當黑市上玻利瓦爾兌美元、黃金的貶值速度加快、年貶值幅度超過50%之後,人們從事任何經濟活動就變成是無意義的,讓所有委內瑞拉人明了了真相。於是,人們就會拒絕從事生產和經營活動,將玻利瓦爾資本投入到外匯、貴金屬和食品市場來保護自己的購買力。

當玻利瓦爾資本連續逃離生產經營活動之後,委內瑞拉的經濟就出現了連續的收縮,就有了「哭泣的十年」。

貨幣高速貶值,民眾貧困化

這種演變時時刻刻都在世界上發生,現在,另一個正在陷入「哭泣的十年」的國家已經出現了。

2018年和2019年,美元兌阿根廷披索的升值幅度分別為102.33%、59.12%,這意味著大部分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阿根廷企業,以實際購買力來計算其過去兩年的生產經營收益是負數。即以帳面上的披索來核算實現了盈利,但如果與年初把披索資本直接兌換成美元相比卻是虧損的。

到2020年5月29日,今年美元對阿根廷披索的升值幅度為13.58%,阿根廷披索兌美元官方匯率的貶值速度之所以比前兩年有所放緩,顯然是官方開始管制匯率所帶來的結果,但黑市卻開始走向繁榮。2020年3月18日,美元兌阿根廷披索黑市匯率為1:85,兩個月之後的5月27日美元兌阿根廷披索的黑市匯率為1:129,美元相對阿根廷披索的升值幅度高達51.76%。阿根廷企業在兩個月內進行生產經營活動的收益,遠遠比不上直接持有美元所獲得的收益。黑市披索出現高速貶值,意味著阿根廷境內的企業和個人在大規模停止生產經營活動、將披索資本快速轉移到外匯、金銀、糧食等基礎商品中,其經濟活動必然出現大規模倒退。貨幣高速貶值就是全民貧困化的過程。去年11月27日,阿根廷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就顯示,大型連鎖超市和商場的銷售額已經連續15個月下降,這是全民貧困化的具體反應。

當貨幣開啟高速貶值之後,阿根廷政府對外債的償付能力下降,現在阿根廷政府開始進行外債違約。這說明阿根廷這個國家已經破產了,正在追隨委內瑞拉進入「哭泣的十年」。

貨幣信用透支,難逃「世紀陷阱」

信用是人類進行交易活動的媒介,是人類經濟活動的基石。對於那些不尊重信用的國家或個人來說,它也是枷鎖。當國家不斷通過亂印鈔票損害本幣信用的時候,類似委內瑞拉、阿根廷這樣陷入國家與全民破產就是必然的歸宿。這些國家遭遇的都是信用陷阱,也就是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

無論出現社會問題還是經濟問題,當今世界的大人物們就會立即使用印鈔來解決問題,這是對貨幣信用持續透支的過程,也決定了委內瑞拉和阿根廷還會有很多後來者,這是這代人將面臨的「世紀陷阱」。

信用神聖,不可侵犯!

責任編輯: 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08/1461634.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