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世界第二"的錢都花到哪兒啦 誰看了誰罵娘!

紐約,世界經濟之都,人口1800萬,國民總產值26,000億美元,"市領導"6人——1名市長,3名副市長,一名議長,一名副議長。東京,人口1300萬,GDP11,000億美元,"市領導"7人——1名市長,4名副市長,1名議長,1名副議長。中國河南的新鄉市,人口565萬,GDP100億美元,人口不到東京的一半、紐約的三分之一,GDP是東京的0.9%、紐約的0.4%,但是市領導卻是43名,同樣比東京和紐約的市領導多6倍。

中共兩會最後一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公布的一項數據震驚了許多中國人:"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竟然還有這麼多貧困人口,很多人感覺難以接受,狂熱的民族自豪感從虛空中跌落下來。當人們習慣於高喊"厲害了,我的國"時,似乎忘記了視頻中經常出現的場景:山村里破敗的村屋、一貧如洗的家庭、用磚頭搭起的課桌……

被淡化的貧困

在中共"偉光正"的宣傳下,貧困被淡化,被遺忘,但不意味著不存在。事實上,2017年據世界銀行的統計,約5億中國人——占人口約40%,生活在每天不足5.5美元的條件下,也就是每個月的收入在1000元人民幣左右。依中共官方貧窮線的標準,即年均收入在2300元以下、平均每月的收入只有200元的赤貧人口為3000萬。

中共在2015年聲稱2020年脫貧,如今到了2020年,卻爆出許多地方官員擔心因無法達到要求而遭到問責,紛紛演戲造假,被人斥為"數字脫貧"。2020年5月27日,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委員在微博發帖稱,他去調研廣州扶貧項目,問村民:扶貧項目有沒有幫到你們村民?村民的回答卻是:幫到村委。也就是說,村委的幹部們得到了扶貧款的項目,而村民沒有。

《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指出,"頂端1%的家庭占有了社會財富的約三分之一,而底層25%的家庭卻只擁有1%左右"。貧富差距極大,人間悲劇頻頻出現:2020年5月25日,四川省雅安市漢源縣發生人倫悲劇,有一名女子帶著兩名幼兒跳橋身亡。2019年4月21日,四川省紅棉市米易縣的一名母親帶著三個孩子從米易龍橋跳河溺亡。2018年10月,湖南省新化縣一母親帶著兩個幼兒跳水自殺身亡……

誰導致貧困?

捫心自問,中國人開始富裕起來,不是從"站起來"開始的,而是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開始的,中國融入世界經濟之後,中國人以自己的辛勞與智慧創造了財富,而中共的錯誤政策曾把中國帶入絕境。

回溯中國歷史,人口眾多、幅員遼闊的中國早就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公元元年中國國民總產值(GDP)是世界第二,公元1500年世界第一,近代才被美國超過。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時,中國的國民總產值還是世界第二,1949年中共篡政前是第四,到1978年所謂"改革開放"前降到全世界第九。

從人均國民總產值來看,中國1948年排世界各國第40位,到了1978年就成了倒數第2位。原因是,從1949年中共篡政之後,中共搞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等等,導致中國經濟幾近崩潰。

在中國,1976年全國農村每個社員從集體分得的年收入只有63.3元,1977年全國有1.4億人平均年口糧在300斤以下,處於半飢餓狀態。1978年全國有2.5億絕對貧困人口。根據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的指標,當時中國在貧窮線以下,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然而,中共卻欺騙全中國人民,說全世界還有很多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著我們去解放和救助。儘管當時的中國才是真正的貧困國家,很多中國人卻對中共的宣傳信以為真、狂熱跟隨。

1949年,毛澤東訪問莫斯科時對史達林說,為了革命勝利,中國準備死3億人。後來史達林的繼任者赫魯雪夫評論說,"毛澤東不是瘋子,它比希特勒、史達林更狡猾和殘暴。"

百姓的生命與溫飽,在中共的眼中視如草芥;而將百姓置於貧窮和動盪之中,對中共的統治大有"裨益"。貧窮和動盪能讓百姓除衣食生存之外無暇他顧,沒有時間和力氣獨立思考、接受教育和傳承文化。

世界上最貴的政府

今年武漢湖北兩會期間,地方政府出於維穩考慮,沒有公布一例新增病例,卻給全世界帶來災難,被斥為中共史上最昂貴的兩會。

實際上,中共也是世界上最為昂貴的政府,中國人對它的"供養成本"是全世界最高的。讓我們來看幾組數據:

紐約,世界經濟之都,人口1800萬,國民總產值26,000億美元,"市領導"6人——1名市長,3名副市長,一名議長,一名副議長。

東京,人口1300萬,GDP11,000億美元,"市領導"7人——1名市長,4名副市長,1名議長,1名副議長。

中國遼寧的鐵嶺市,人口300萬,GDP46億美元,人口是東京的五分之一、紐約的六分之一,GDP是東京的0.1%、紐約的0.18%,但"市領導"卻有41名,是東京和紐約的6倍——市委書記1名,副書記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長1名、副市長9名、市長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協主席1名,副主席8名。市政府還有20名處級副祕書長,平均每個市長配備了兩個祕書長!

中國河南的新鄉市,人口565萬,GDP100億美元,人口不到東京的一半、紐約的三分之一,GDP是東京的0.9%、紐約的0.4%,但是市領導卻是43名,同樣比東京和紐約的市領導多6倍。

不要以為這些書記、主任、常委只是一個個尊榮的牌位,不必花錢養。正相反,這些"領導"、"公僕"們是老百姓的沉重經濟負擔:專車、祕書、豪宅、"工作"宴請、"交流視察"、出國"學習"、"意思意思",等等等等!每一項都是老百姓在支付!2007年,僅出國考察、公車、吃喝三項,"公僕"們就揮霍了9000億人民幣,是2007年國家支付衛生事業經費1800億人民幣的5倍!是2007年中央財政教育支出1100億人民幣的8倍!也就是說,"公僕"這個不到全國人口4%的群體,消耗了全民財政收入的30%!這還只算公務員部分。

而這種"供養"成本,德國是財政收入的2.7%,埃及是3.1%,印度是6.3%,加拿大是7.1%,俄羅斯是7.6%,而我們中國是30%!

中共前三十年"抓革命,促生產","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挖出的階級敵人越多,官兒做得越大;後幾十年是用經濟來維護統治的合法性,追求血腥的GDP至上,不顧及民生與環境,只為升官發財。貌似不同,但中共萬變不離其邪,掠奪和傷害人民的嗜血本質不變。

不堪的維穩費

連續數年,中共的經濟數字GDP已至近一百萬億的規模,財政收入也達到二十餘萬億元。除了政府支出,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有很大一部分被中共拿去維穩了。以2018年為例,中共的維穩費用大體相當於預算支出中的公共安全支出,中央和地方的加起來高達1.28萬億,與1.1萬億的國防總支出可謂不相上下。

用於極度貧困人群的低保費用是多少呢?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2016年全國各級財政共支出城市低保資金687.9億元,農村低保資金1,014.5億元,兩者合計一共是1,702.4億元。這意味,中共用來救濟窮困家庭的資金只約占其維穩費用的15%左右。

巨額的維穩費花到哪去了?花到監控和打壓民眾上去了,名曰"維穩",實為打壓。

在1999年之前,維穩費占財政支出比例並不大,但是從1999年開始,比例逐年上升,從每年1千億人民幣,直至2016年9千餘億,近年來一直維持在1萬億的基準。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10/1462656.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