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章天亮: 深度解析美國式「文革」及其意識形態癌變

6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到訪白宮附近剛遭暴徒縱火的聖約翰教堂。他手拿《聖經》,誓言要保衛美國。

近來在美國各地以反種族歧視為名發起的示威,迅速演變成為具有暴力和無政府色彩的暴力騷亂,雖然在川普政府啟用國民警衛隊平亂、穩定治安的對策下,騷亂局勢漸趨平緩,但零星示威還時有發生,西雅圖街區的無政府狀態依然嚴重。

對於在美國自由民主社會發生這樣規模的騷亂,人們在反思和探索,它說明了什麼問題?與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相比是否存在相同之處?背後的因素都是什麼?

著名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自媒體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在他的「政論天下」節目中深度分析了這些相關問題。

美國正在經歷著一次「文化大革命」

章天亮說,現在美國雖然疫情最嚴重的紐約都在逐步解封,紐約州解封分為四個階段,現在有的地區已經進入到第3階段了,再過一周可能就進入第4階段完全解封。可是美國出現了大規模的人群聚集,先不論保持一定社交距離是不是真的管用,但至少現在美國那些左翼的州,像紐約州、加州都認為說,大規模聚集會造成病毒的快速傳播;但令人不解的是,他們對這些聚集卻並不禁止,因此出現了很多打著反對種族歧視的名義舉行的各種各樣的抗議和人群大規模聚集。

這裡想說的並不是這種大規模聚集可能會引起美國疫情的二次爆發,真正想說的是:美國正在經歷著一次「文化大革命」。這個事情好像聽起來是一個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說美國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社會,竟然會發生所謂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像共產黨國家一樣!但是如果我們比較二者就會發現很多的相似之處:都是要去砸毀掉過去的、維繫社會道德和文化的承載物,這一點是非常非常相像的。二者相比我們也能看到很多相似之處。我們隨後會仔細分析。

近年中國發生的二次「文革」現象

章天亮列舉了近年來在中國出現的一些現象,這些想像讓很多人擔心「文革」會二次再來。

一,「新上山下鄉」運動

2018年的時候,當時北大的一個黨委副書記就提出了一個知識青年「新上山下鄉」運動,這就讓人覺得很奇怪。北大黨委副書記,好像叫於鴻君就提出了「新上山下鄉」,大概要派1000萬知識青年下鄉,去幫助農村建設。這就讓人想起了當年1968~1978年這長達10年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二,「公私合營」2.0

從2019年的時候就開始傳出什麼公私合營2.0,「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所有私營經濟全部都給掐死了,去年的時候開始有人傳出公私合營2.0版。我們看到馬雲、馬化騰這些人都紛紛從自己的公司辭職,是因為中共要進駐到他們的公司去,把他們公司很多的技術拿走,甚至實現一定程度的公有化。當時好像杭州就出現了政府進駐到100個公司裡邊,有一種公私合營2.0的感覺。這也有點像「文革」。

三,教育部下令燒書

還有一個比較像「文革」的就是燒書。這是教育部在2019年10月15號發布的一個通知,所有中小學都要檢查自己的圖書館,凡是那些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書都在被清理之列。一周以後在甘肅慶陽市下面一個縣就公布了一張圖片:有兩個人把圖書館的書拿出來在火中焚燒。當時照片在網上貼出來的時候也是蠻轟動的,有人就說這是新時期的「焚書坑儒」馬上就要開始了,對圖書的焚燒也讓人想起「文化大革命」時期燒毀一些古玩字畫,包括傳統的圖書。

四,各地大量拆除教堂

近年來中國各地在大量拆毀教堂,現在中共國務院港澳辦的主任夏寶龍當時在浙江當省委書記的時候,就開始大量地拆教堂。這也容易讓人想起「文革」時候去砸廟、砸教堂。

五,對最高領導人造神式宣傳

有很多人覺得,中國的「文革」現象還包括對習近平像造神式的宣傳,都感覺好像是「文革」在回潮的感覺。當然,它可能跟之前「文革」的表現在程度上還是很不一樣。

當人失去他的經濟自由,他的政治權利也會被剝奪

章天亮說,有人覺得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讓大家都「上山下鄉」,就是不去你能把我怎麼樣?事情沒有簡單,當年那些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你以為他們是自願去的嗎?如果中國的經濟真的出現問題,城市中出現大規模失業,這些青年在街上這麼走,他們沒有工作又沒有收入的時候,在中共看來就是一個不穩定因素。

北非突尼西亞當初不是有「顏色革命」嗎?是為什麼?就是當時突尼西亞的失業率非常之高,青年人他們受不了了之後就走上街頭,最後就發生什麼「茉莉花革命」,什麼「顏色革命」之類的,對政府的政權形成了挑戰。

在中國也是一樣,如果真的出現大規模失業潮,大量的青年在街上無所事事的時候,中共很可能認為這些人是個威脅。有人說中共如果不讓我們在城裡面待著,把我們攆下鄉,我們就不去你能把我怎麼樣!如果中國經濟變得非常不好,最壞的情況,這裡只是做這種推演,邏輯上這種可能性:中國可能會發生糧食危機,當外匯出現問題的時候,中國的糧食和能源安全就會出現問題。

所以李克強當時在作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提出「六保」,就是要保糧食安全、保能源安全。聽話要聽音,當他說要保糧食安全和保能源安全的時候,他和保就業、保其他別的放在一塊。為什麼要保就業?很顯然,現在就業不好。那他為什麼要說保糧食安全、保能源安全?如果糧食安全和能源安全出問題的時候,當糧食不夠吃的時候,政府怎麼辦?政府只能實行配給制,所謂配給制就是給每個人限制定量。政府一旦實行配給糧食的時候,政府就可以說,如果你不下鄉我就不發給你糧票,你有錢也買不到糧食。

有沒有這種可能?這就是非常著名的自由主義經濟學者,或者說古典經濟學者海耶克講的那句話:當一個人失去他的經濟自由的時候,將導致他政治權利的被剝奪。如果政府掐住你的糧票的時候,他想讓你幹什麼,他想讓你下鄉,你是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的。當然還有些其他別的,比如說個人崇拜呀,如果政府真的掐住你糧票的時候,你想不喊習近平萬歲恐怕也很難。

這種事情大家只是現在可以把它當做一個腦洞大開的一種推論而已,但是我想說的是,它並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美國暴亂與中國「文革」的幾大相似之處

章天亮說,如果我們把中國和美國做一個比較你就會發現,美國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和中國「文革」曾經發生的事情有很大相似之處:

第一,拆毀承載過去歷史的雕像、割裂文化

比如在「文革」的時候搞「破四舊」,美國現在那些激進的騷亂分子或者說是暴徒,也在大量拆毀凝聚著美國歷史和記憶的那些雕像,比如李將軍(General Lee)的雕像。我在上學的時候住在Fairfax,那地方就有一條路叫李將軍路,後來就改名字叫Fairfax Boulevard,把李將軍的名字從街道名字上抹去了。為什麼呢?我覺得有可能是出於一種「政治正確」的考慮,認為李將軍是當時美國南北戰爭時南軍總司令,當時把林肯任命的那些北軍的將軍們打得落花流水,後來是被格蘭特給打敗了,但是李將軍毫無疑問地是站在了所謂奴隸主們的一邊,站在了白人一邊。所以現在很多激進的人就開始清除李將軍的雕像。

這個是對美國歷史的否定,或者讓人去遺忘這段歷史,包括很多地方拆毀象徵南方戰士的一些雕像,都在拆毀,現在已經有激進份子提出要拆毀所有的華盛頓和傑弗遜的雕像。華盛頓將軍是美國國父,傑弗遜是美國《獨立宣言》的起草人,也是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這些人為什麼要拆毀這些先賢的雕像?理由就是他們曾經養黑奴。很多人一想到養黑奴的時候,總是想像說主人對黑奴如何如何惡劣,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想殺就殺,對他們非常不好。實際上在很多情況下,我曾經到華盛頓總統故居去參觀的時候,你會看到他對黑奴是非常友好的,他們是一種共生的關係。

我們可以很容易想像,如果這些黑奴是我的財產,我為什麼要迫害他們呢?就跟你家裡面買了一堆盤子和碗,如果這堆盤子和碗是你的,你不會隨意把它們砸碎,你會很愛惜地使用它們。那如果黑奴真的是你的財產,當時的主人跟黑奴之間是有一種溫情的,其實包括黑奴所有從生到死都是要主人負責任的。我不是為蓄奴翻案,我只是講它曾經是那麼一段歷史。

作為像華盛頓將軍、像傑弗遜這樣有道德、富於品格的人,我不相信他們會對黑奴如何如何虐待。但是現在這些激進的暴亂者要把華盛頓、傑弗遜的雕像拆掉,這我們可以想像下一步,就是否定華盛頓所建立的美國開國的基石《獨立宣言》,否定美國的憲法,這就是對美國現行制度、對美國價值觀、對美國生活方式的否定。這難道不是一場「文化大革命」嗎?

第二,極端「身份政治」,以所謂反歧視製造另一種歧視

我們會發現,美國現在有一種非常嚴重的「身份政治」的傾向。比如說中國當時把人劃分成不同的階級:什麼「黑五類」地富反壞右;什麼「紅五類」、工農兵之類的。美國現在不是按照這種階級來劃分,它是按族群來劃分,但是它同樣屬於「身份政治」,你這人好不好不重要,你屬於哪一個團體、屬於哪一個階層那是最重要的。你屬於黑人或你屬於工人或者是農民,那你天生就是「政治正確」,天生就對其他別的人有一種優越感。這是很具有諷刺意味的:明明你是在反歧視,可是實際你是在利用這樣一種「身份政治」製造另一種歧視。

比如說你是黑人,好像你就有權利去歧視白人、歧視其他別的人種一樣。這種「身份政治」在美國造成非常嚴重的族群撕裂。現在美國大學錄取新生的時候,它不光看你的成績,它還要看你的膚色、看你的性別、看你的族群,來決定是不是錄取你,不同種族之間有一個配額,依照這個配額來所謂平衡錄取。好像加州馬上就要通過一個州憲法的修正案,這個修正案裡邊就要把那些基於種族和性別來進行歧視的那種東西合法化。

比如說,你同樣是考ACT,比如你考了2400分滿分,但是你是一個亞裔,而那個考了1600分或1200分的是一個黑人,學校就可以不錄取你這個亞裔,因為啥?因為得滿足現在錄取黑人要達到的百分比。所以,這製造成了一種非常不公平的競爭。中國的不公平競爭也有:你是少數民族,給你高考加10分,那是加得很少的。但是美國這邊幾乎就是你比他高1000分也沒有用,就是要先滿足族裔配額。所以你會看到現在美國這種「身份政治」跟中國那種靠階級來劃分人等其實是非常相像的。

章天亮舉了一個典型、極端、甚至荒唐的實例:有一個來自於孟加拉的人,叫Ziad Ahmed,他在申請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時候,在大學申請表上短文寫作一欄里,文章題目問:對你而言什麼問題是最重要的?為什麼?(What『s a matter to you? Why?)他在這一欄里寫上了100遍「黑人命貴」(Black Lives Matter)。他回答這個問題了嗎?沒有回答任何問題;當問你Why,就是讓你解釋,考察的是你的溝通能力、思辨能力,考慮你對語言掌握的能力。他啥都沒寫,寫了100遍Black Lives Matter黑人命貴。之後他就被斯坦福錄取了。

這讓我們想起「文革」時期1973年中國出現的那個赫赫有名的「白卷英雄」張鐵生,他考大學的時候考數理化答不出來,物理考六分,好像化學也考六分,他就在考試卷背面寫了一封信,表示對當時高考重視文化教育不滿意。他後來就成了中共宣傳的反知識教育的一個英雄。

第三,嚴重「反智主義」傾向,讓人失去基本推理和思辨能力

這實際上也展示出來,不光是「身份政治」,還有無論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還是美國的,現在我也管它叫「文化大革命」,都展現出一種「反智主義」傾向,就是文化越多越反動、知識越多越反動。

章天亮說,前天我看到一個消息,我當時就覺得真是無語了:華盛頓州跟美國首都華盛頓DC不是一回事,華盛頓DC是美國首府在東海岸,華盛頓州首府西雅圖在美國西海岸最北邊,靠近加拿大那個地方。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招生辦宣布,取消根據考生相當於像高考成績的 ACT考試成績來決定是否錄取你,你考試成績不重要,現在學校也不看。學校現在看什麼呢?

華盛頓州立大學招生辦的人就明目張胆地講:我們認為如果要看這些考試成績會對有色人種和女人形成一種不必要的障礙。按照這個邏輯,上大學管你考多少分呢,看的是你夠不夠黑,或者說看你是男的還是女的,再決定錄不錄取你。

我就覺得美國現在的這些做法都表現出了一種非常嚴重的「反智主義」傾向,它和中國當時「文革」時那種「反智主義」也是非常相像。

第四,「砸爛公檢法」與「撤資警察」,讓社會陷於無政府混亂暴力狀態

再有,中國「文革」的時候大搞「砸爛公檢法」,管它什麼司法、法律,完全都不要了。美國暴亂者和左翼現在叫喊的是「撤資警察」(Defund Police),給警察斷糧,不給警察發工資。當時「文革」沒了公檢法,人們大搞武鬥。現在美國暴徒們燒校園、拿火焰噴射器、拿棒球棒打白人、打得白人滿臉鮮血、白人倒在地上再騎自行車從白人身上碾軋過去……也是有那種武鬥、暴力的傾向。

剛才說到「反智主義」,現在看美國的所謂主流媒體,實際上是左派媒體,包括很多所謂白人精英,他們現在處在一種非常瘋狂的狀態。中國「文革」時人們覺得很瘋狂,現在看到美國這些所謂的主流媒體或者極左的激進白人,他們也很瘋狂:事實不重要、邏輯不重要、是非不重要,你的膚色最重要。只要你是黑人幾乎你就什麼都對。就像前面提到的,這次整個暴亂的導火索,不就是一個犯罪分子嗎?就是一個有累累犯罪前科的黑人,一個曾經用槍指著一個孕婦的肚子搶劫被判了7年徒刑的人,就是因為他的死,被塑造成一個像神一樣的人。美國這些精英和主流媒體給這樣的一個犯罪分子下跪,把他變成像一個英雄一樣,這難道不就像中國「文革」時候一樣沒有理智嗎?!

還有很多很多類似的問題,如果你要對比你會發現很多類似的問題,包括中國當時地方政府癱瘓,美國現在西雅圖有六個街區已經被劃分成一個「自治區」被那些暴徒佔領,把所有的警察趕出去,建立那麼一個CHAZ(Capital Hill Autonomous Zone)自治區,完全就是無政府的狀態。

馬克思主義不是世俗政黨而是邪教,邪教真正目的不是屠殺人的肉體而是毀滅靈魂

章天亮說,所以現在美國發生的很多情況,真的跟中國「文革」有很多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我想說,最相似的一個地方是什麼?這才是我要講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它並不是一個世俗的政黨,馬克思自己也講,《共產黨宣言》一上來就講: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盪。實際上馬克思主義就是一個宗教、一個邪教。這樣一個邪教它不是以簡簡單單地屠殺人的肉體為目的。

有人說美國沒死那麼多人,中國「文革」死了很多人,但美國沒死那麼多人。但是我想說的是:實際上這樣一個邪教它並不是以屠殺人的肉體為目的,因為假如說我們真的相信有神、有天堂、地獄存在,一個人如果非常好,他被殺死了,他的靈魂是可以去天國的,或者說他可以轉生回來再當人。這對於邪教來說殺死人的肉體不是它的目的。

邪教真正的目的是要殺死你的靈魂。怎麼殺死你的靈魂呢?就是把你變成一個完全沒有道德、背離神的人,讓你無惡不作,最後等你壞到神都不想要你的時候,最後就可能被銷毀到無間地獄裡去。這就是真正的邪教它的目的,並不是說讓人肉體的死亡,而是人整個靈魂的死亡。

章天亮說,在《聖經》中有過一句話,大概意思是說:不要害怕那些只能夠殺死你們肉體的,而要畏懼那個能夠殺死你的靈魂的。所以我覺得共產黨最可怕的就是: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去殺死人的靈魂。怎麼讓人的靈魂被殺死呢?其實它各種各樣的做法,比如說「反智主義」,讓人變得愚笨,上大學的時候不讓你學東西,其實就是讓你對它的謊言沒有分辨能力,沒有基本的邏輯推理能力和思辨能力,它讓你背離你的傳統的文化,包括美國開國時候的那些對神的那種崇敬,建築於猶太、基督教傳統上的那種信仰和文化,它讓你背離這些東西;最後讓你搞什麼吸毒、亂性之類的,這些東西都是神所憎惡的。它實際上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去殺死人的靈魂。

這才是我們現在看到美國的這個「文化大革命」最最危險的地方!

在這期節目中,章天亮還分析了北京爆發的新疫情,官方公布的三文魚疫源是否可信,以及民航局因疫情發布熔斷指令。希望了解更多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台《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