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明洋:中共如打台灣 美國定會強力反擊

作者:
《台灣關係法》並沒有明確規定台灣被侵時美國應軍事介入,但是也沒有排除其可能性。這種策略被稱為「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主要是為了保持台海現狀,一方面不與承認中共政權相矛盾,另一方不鼓勵台灣獨立,降低中共入侵台灣的可能性。

美國和英國軍艦2020年5月3日在巴倫支海軍演。(U.S. Navy photo by Lt. Lauren Spaziano/Released)

進入庚子年,中共陷入前所未有的窮途末路中:中美貿易戰香港民眾反送中」、中共病毒大流行、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遭國際譴責……不僅使國內經濟上雪上加霜,危機四伏,對外更是引發全球的怒火,讓更多國家看清中共邪惡的本質。中共會不會在大崩潰之前孤注一擲,借攻台以轉移視線、延長自己統治?這種可能性無法排除。

中共如打台灣,都知道美國不會坐視不管,可美國具體會參與到什麼程度?是僅僅強烈譴責、經濟制裁?斷交?還是軍事上直接參与台灣防衛,與中共進行一場局部戰爭?甚或是最終發展成與中共的全面戰爭?

回答這個問題,離不開這三大要素:《台灣關係法》;美在台的利益;現總統川普。下面讓我們逐一剖析。

《台灣關係法》

《台灣關係法》是美國唯一一個全面規範和一個國家或政治實體關係的法律。為了聯合應對當時的蘇聯威脅,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共國正式建交。建交時美方同意了中方的三項要求:斷交(美與台斷交),廢約(廢除共同防禦條約),撤軍(從台灣撤出美國軍隊)。

同意中方的三項要求引起了台灣民眾的巨大憂慮,美國國會也對台灣的安全及美國在台利益非常關切,在國會的推動下《台灣關係法》誕生了。時任總統卡特1979年4月10日簽字生效,而生效日期則被追溯為1979年1月1日。

《台灣關係法》給予台灣以「事實上的外交關係」,除了沒有大使館、大使等,台灣全面享有一個主權國家享有的一切權利。那麼,《台灣關係法》是否明確規定在台灣遭受襲擊時,美國應如何援助台灣呢?讓我們看其中的具體規定:

「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制裁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

「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人民」;

「指示總統如遇台灣人民的安全或社會經濟制度遭受威脅,因而危及美國利益時,應迅速通知國會。總統和國會將依憲法程序,決定美國應付上述危險所應採取的適當行動。」

可見《台灣關係法》並沒有明確規定台灣被侵時美國應軍事介入,但是也沒有排除其可能性。這種策略被稱為「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主要是為了保持台海現狀,一方面不與承認中共政權相矛盾,另一方不鼓勵台灣獨立,降低中共入侵台灣的可能性。

美國著名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資深研究員約瑟夫·博斯庫(Joseph Bosco)曾舉過一個小例子:1995年,中共官員直接問當時的美國助理國務卿約瑟夫·奈爾(Joseph Nye),中共打台灣的話美國會怎樣。出乎意外的是,奈爾沒有說根據《台灣關係法》如何如何,卻說,「我們不知道,你們也不知道。一切都要看具體情況而定。」

中共歷來強烈反對《台灣關係法》,認為是「干涉中國內政」,「阻撓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統一」。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中共總是強調中美建交的「三個公報」。可是「三個公報」在美國只被認為是政府對外交政策的宣示,不構成一個國際條約,當年美國務院官員對國會作證時甚至表示其「不對未來總統有約束力」,而《台灣關係法》是國會參眾兩院通過、總統簽署的法律,效力上要遠大於「三個公報」,總統在相關事項上必須依此法行事。

美在台利益

美國國務院網站顯示,2018年台灣是美國第11大貿易夥伴美國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2015年出口到台灣的貨物和服務共給美國提供了大約20萬8千份工作機會。

台灣還是美國重要的半導體製造夥伴,台灣的晶圓代工和封裝測試目前是全球第一。半導體核心技術不僅僅是商業問題,還具有國家安全意義。大家都知道台積電今年5月剛剛宣布在美投資120億美元設廠,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最初是美國國防部直接邀請台積電來美設廠,因為台積電的晶元會用到美國F-35戰機上。

其次,從地緣政治上講,台灣具有重大的政治、軍事意義。台灣和平完成了向民主國家的轉型,目前秉持和美國相同的價值觀,是美國可信賴的盟友。2019年,美售台武器已超100億美元。

從地理位置上講,台灣處於東北亞和東南亞交界處,佔據第一島鏈的中心位置,對中、日、韓的大部分原油供給及遠洋航運能施加巨大影響。對內可輻射中國大陸的大部分沿海省份,對外則是進入太平洋的門戶,無論攻擊或防守,位置都極為重要。麥克阿瑟將軍曾指台灣相當於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

台灣東部的深水港,對潛艇出海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如果讓中共佔領,中共的潛艇可以直接進入太平洋深處,不僅可輕易到達關島夏威夷,甚至可威脅到美國西岸。而現在的情況是,中共潛艇離開任何一個港口都要經過低淺的大陸架,極易被發現,看一下Google衛星地圖就能驗證這一點。

最近幾年尤其川普上台後,美台關係快速發展。

2018年《台灣旅行法》生效實施,能夠促進、加強美台高級官員之間的互訪交流。

2018年年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生效實施,該法要求為日、韓、澳、台等美國盟友提供再保證,並重申加強與台灣在政治、經濟、安全方面的合作。

今年3月,《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案》(簡稱《台北法案》)又生效通過,明確表達對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的支持,以及促進台灣現有邦交國與台灣繼續保持邦交關係。

以上法律均是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後川普簽字生效的,這也顯示了國會兩院議員在台灣問題上沒有黨派之分,堅定一致的支持台灣。

此外,2019年底川普簽署了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其中包括多項支持台灣安全防衛及美台安全合作的條款。2021年國防授權法案最近剛剛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根據公布的摘要,法案除表示深化美台雙邊關係外,還提出要建立「太平洋威懾倡議」(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摘要指出,美國在印太區域面臨巨大威脅,該倡議向中共傳遞強烈訊號,即美國堅定捍衛在印太的利益。

綜上所述,台灣對美國而言有著重大的經貿、政治和軍事利益,而且雙方的關係越來越密切。

川普將一錘定音

由於《台灣關係法》的「戰略模糊」處置,使得美國總統的態度至關重要。因為台灣關係法把這個權力給予了總統和國會。

川普可謂是對中共最強硬的總統了,與中共的貿易戰就能看出他與以前總統的不同,之前歷任總統從來沒有對中共的經濟掠奪採取任何實質性的手段。而他與中共可「完全切斷關係」的表態更是舉世皆驚。

眾所周知,川普不是一個按常理出牌的人,當年蔡英文電話祝賀他當選,他欣然接聽並聊了十分鐘,讓中共又恨又氣。之後與中共的貿易戰、嚴厲批評中共隱瞞疫情、退出世衛組織、對香港國安法強力回應等等,都顯示了他鮮明的個性:就是常有驚人之舉,但又有自己明確的原則。道理他會擺在桌面上,而且認準的事情他一定會做到底。

更重要的是,川普對中共乃至共產主義的邪惡本質認識非常深刻。

2019年9月24日,川普在聯合國總部演講中說「我們面臨的最嚴峻挑戰之一是社會主義的幽靈。」「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只為一件事:統治階級的權力。」並指出共產主義在過去100年造成了全世界一億人的死亡。

而在那之後中共掩蓋疫情,目前已造成全美近12萬人死亡,此外還撕毀「一國兩制」承諾強行推進香港國安法,這都讓川普有了切身之痛。對中共病毒在美國的肆虐,川普說「這是美國受到的最大的襲擊,比珍珠港和世貿中心(911事件)還要糟糕」。

白宮今年5月公開宣布對中共的戰略轉變,表明川普政府已徹底打消對中共的一切幻想。

在這種情形下,有充分理由可以認為,已經被美國視為一個戰略對手和主要威脅的中共如果再攻打台灣,川普絕不會聽之任之,一定不惜一戰、強力回擊中共。

目前美國在太平洋前所未有地集結了三個航母戰鬥群就是一個明確的信號。想當年1995~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機時,柯林頓也不過最多派了兩個航母戰鬥群去維護台灣的安全。

問題是,中共能讀懂這個信號嗎?一個走投無路的賭徒,總是抱有僥倖心理,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在軍事力量威懾的同時,川普如果能進一步明確表態,美國一定會出兵保護台灣的安全穩定,當能更有助於打消中共最後的僥倖。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