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言情教母」的小三情債

作者:

但她和林婉珍之間的戰爭,卻只是按了一個暫停鍵而已。

六、

1986年,48歲的瓊瑤與59歲的平鑫濤成立"怡人傳播公司",攜手進軍電視劇領域。同年,由她小說改編的首部電視劇《幾度夕陽紅》出爐,在台灣播出後反響熱烈。

劇中27歲的劉雪華,以一雙水汪汪的含淚大眼睛征服了觀眾,哭戲唯美的她獲封"眼淚皇后",在台灣一炮而紅,進入首個事業高峰。

得到瓊瑤充分認可的劉雪華,其後又主演了《煙雨濛濛》《庭院深深》《在水一方》等多部電視劇,在八九十年代霸屏電視,蜚聲海內外。

屢創收視奇蹟的"瓊瑤劇",也讓瓊瑤成為 大陸電視台追捧的對象,當時在湖南經視當記者的歐陽常林,就很善於把握機會。

1988年,50歲的瓊瑤第一次回大陸探親,遇上對她追隨數千里進行採訪的歐陽常林,不接受任何採訪的瓊瑤,被他鍥而不捨的"騾子精神"打動,兩人結下情誼。

隨後,瓊瑤扔掉央視的橄欖枝,一手牽起了當時默默無聞、連湖南境內都無法完全覆蓋到的湖南經視,合作了《婉君》《啞妻》《青青河邊草》等一系列電視劇。

這些劇通通只講一件事,就是愛。相愛的人可以打破世俗和道德的羈絆,可以為愛奮不顧身、至死不渝。

如此貞烈之愛、堅守之情,給 大陸觀眾帶來極大的精神衝擊,無數少男少女,對此如醉如痴、走火入魔。

劇中的"瓊女郎"俞小凡和岳翎等人,也很讓人賞心悅目,她們氣質溫婉古典,一笑一顰之間,流露出不食人間煙火的夢幻。而童星金銘的出現,更是引發狂熱追捧。

在一浪又一浪的收視狂潮下,湖南台逐漸站穩腳跟,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地方電視台。

1993年,《梅花三弄》系列電視劇再次引發轟動,劇中男女生死相許的絕戀,將愛情的纏綿與悲戚刻畫到無以復加,一舉捧紅了"咆哮帝"馬景濤

更讓19歲的陳德容火得一塌糊塗,風頭蓋過了當時號稱" 大陸第一美女"的陳紅

而其後的《一簾幽夢》,也讓觀眾見識了"台灣第一美女"蕭薔的美。

誰拍誰火,演員們趨之若鶩,這使得瓊瑤對"瓊女郎"的選撥愈發苛刻。

在籌拍《蒼天有淚》時,女主選角百般糾結,正發愁之際,瓊瑤偶然被雜誌上的蔣勤勤吸引,於是為其取藝名"水靈",捧她出道。

1997年,22歲的蔣勤勤在電視劇《蒼天有淚》中,飾演性格溫婉柔弱的蕭家大小姐"蕭雨鳳",成為觀眾口中的"古裝第一美女",星途一片璀璨。

而這一年,很多的事情,也步入了轉折點。

七、

寫慣了"苦情戲"的瓊瑤,在1997年以北京"公主墳"為創作背景,寫出了一部"無厘頭"式的宮廷喜劇小說《還珠格格》,並在同年,與湖南台合作進行電視劇製作。

那時的宮廷劇都很嚴肅,瓊瑤對這部不隨主流的轉型之作,並沒有抱太大希望。演員選角,甚至是主要演員的選角,都沒後來那麼嚴格。

然而,想不到的是,這部低成本的電視劇,卻一騎絕塵,成為中國電視劇的一部傳奇,轟動亞洲,風靡全球華人圈,並打破了中國電視劇的收視紀錄。

至今,《還珠格格》仍是湖南台的"王炸",二十幾年來無劇可出其右,每次收視不好時拿出來溜一溜,都會掀起一股熱潮。

當年演技青澀稚嫩的演員們,也都藉此改命,"小燕子"趙薇一飛沖天,成為全民文化偶像,林心如范冰冰、周杰等人廣受熱捧。

劇中演"皇阿瑪"的張鐵林,更是江湖地位飆升,從此開啟了風流之旅。

身名達到巔峰的瓊瑤,對每部戲都享有絕對的話語權,與她合作,規則只有一條:一切按她的意思辦,不計對錯與代價。

她對拍攝效果幾近苛刻,不僅服裝道具追求完美,一些未能達到她預想效果的場景,都要全盤作廢,推倒重來。

而瓊瑤劇的演員,也必須絕對尊重劇本,細化到每一句台詞,每一個表情,都不可以臨場發揮。這就給了演員一種無形的禁錮,使演戲變成了夢魘。

所以在2001年,瓊瑤在籌拍《還珠格格第三部:天上人間》時,一直希望原班人馬能夠再聚首,卻在再三動員下,吃了趙薇、林心如、蘇有朋等人的閉門羹。

這部製作精良的"續貂"之作,畫虎不成反類犬,一經播出,吐槽不斷,被媒體評為"雷劇""狗尾作",更是讓"還珠迷"們直言崩潰、受不了。

這一年,伴隨著大量題材豐富的電視劇湧現,電視螢幕異彩紛呈,"瓊瑤劇"開始走下神壇,再無浪花。

但瓊瑤並沒有在這場盛宴中離席,她以另一種方式,再掀狂瀾。

八、

2014年,76歲的瓊瑤,把 大陸編劇於正告上法庭,起訴於正的新作《宮鎖連城》,抄襲了自己的舊作《梅花烙》。

這起著作侵權案,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大家就"文化抄襲"這件事展開激烈討論。

最終瓊瑤勝訴,於正被判公開道歉,停止傳播《宮鎖連城》,並賠償瓊瑤500萬元。

此後的於正被貼上"抄襲者"的標籤,成了一樁樁著作侵權案的被告方。

而身為"言情教母"的瓊瑤也在不久後,一不小心把自己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2017年4月,79歲的瓊瑤以《背叛─別了!我生命中最摯愛的人》為題,講述90歲的丈夫平鑫濤生命垂危之際,平鑫濤前妻所生的三名繼子女,與瓊瑤就"是否同意讓平鑫濤插管治療"而發生爭執。

最終瓊瑤"含淚投降",同意讓平鑫濤插了鼻胃管,但看到丈夫插管後痛苦的模樣,瞬間覺得自己"背叛了他",沒有遵從平鑫濤"自然死亡"的要求。

幾天後,平鑫濤之子、皇冠出版社社長平雲,發文《給瓊瑤阿姨的一封信》,指出家人與瓊瑤之間的矛盾,並申明父親只是失智,並未病危,還沒有到"自然死亡"的時刻。

平雲的發文,讓瓊瑤成為眾矢之的,有網友認為她"入戲太深",更是斥責她的行為"令人唏噓",因為失智的平鑫濤,有活著的權利,也渴求"愛與被愛"。

事件在雙方互撕中引發軒然大波,曾經賺盡了海內外華人的愛與淚的瓊瑤,不得不低下頭,在採訪中向平鑫濤子女道歉,負氣說道:"不再相信人間有情",也不再去醫院探視平鑫濤。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結束,每一個謊言都是一筆債,要債的人遲早會登門的。

九、

2018年,80歲的瓊瑤出版了紀實文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追憶她與平鑫濤共同生活中的喜怒哀樂。

兩人的故事,在瓊瑤的筆下,的確是感人至深,唯美至極,哪怕對比"瓊瑤劇"里不食煙火的愛情,也毫不遜色。

然而,平鑫濤的子女卻跳出來,指責瓊瑤曾經的第三者身份,認為瓊瑤並沒有權利歌頌或炫耀她的愛情,因為她的愛情,是建立在另一個女性的犧牲之上。

而這"另一個女性",就是隱忍了五十多年的平鑫濤的前妻林婉珍。於是她把積攢的怨氣和委屈,寫進了小說《往事浮光》,以另一種版本,揭開了瓊瑤的"奪夫謎團"。

在林婉珍的筆下,瓊瑤成了"主動勾引者""外來破壞者""小三上位者",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地爭奪平鑫濤。

世人被這一面的瓊瑤所震驚,而瓊瑤早期在作品中留下的"彩蛋",也被世人"看懂",她把小三寫得楚楚可憐、正義凜然,最終還與男主角終成眷屬,原來都是在折射她自己。

她那些風靡了半個世紀的愛情語錄,成了世人詬病的"罔顧道德邊界的荒謬論調"。

一時間,無數的責備、輕蔑、詆毀,從四面八方湧來,瓊瑤的形象大廈一夜傾塌。

曾以一己之力將華語愛情劇推上神壇的瓊瑤,怎麼也無法料想,自己活了大半輩子,居然會在八旬高齡之際,清譽被毀,晚節不保!

2019年5月,92歲的平鑫濤病逝,失去了"保護神""夢想收割機"的瓊瑤,也失去了愛情的光環,更是撕裂了與平氏家族的糾葛。

2020年,82歲的瓊瑤發長文宣布"小別",帶著自己60多本書的版權,離開了皇冠。

一個時代的落幕,也是另一個時代的起點。如今的時代下,新的價值觀催生的"速食愛情",正在大行其道。

然而無論時代怎麼變遷,主流道德觀依然堅挺,"小三"仍是世人眼中的一粒沙,欠下的情債,始終是要還的!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萬小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20/1467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