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科技人才國際化的雙刃劍 美國的教育大問題凸顯

—美國科技人才國際化的得與失

作者:
這就是美國今天的問題,有高科技,沒有生產手段,沒有生產能力,缺乏生產所需要的專業工程師與熟練工。簡言之,美國缺乏培養工程師的土壤,緣於不少中學放棄了數學、物理的基礎教育。

6月15日,美國《科學》雜誌披露NIH(美國國立衛生院)一項為時約兩年的調查。該調查於2018年啟動,調查內容是針對研究人員的外國關係。結果有兩點令人吃驚:一是在對87個機構的189名科學家的調查中,發現約70%科學家沒有向NIH披露他們獲得了外國資助,約54%沒有披露他們參與了外國人才計劃;二是在絕大多數調查案中,被調查的都是50多歲的亞裔男性。隱瞞參與中國的人才招聘項目「千人計劃」是主要問題,隱瞞的資金中有93%來自一家中國機構。

與其說這是中國造成的問題,不如說是反映了美國自身的嚴重問題,這問題包括兩方面,一是美國疏於防範,二是本國基礎教育未能提供足夠多的科技人才儲備。

美國的防範措施流於形式

中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是個老問題。目前臭名昭著的「千人計劃」於2008年設立,美國研究型大學不少教授與頂尖研究人才都參與了這個計劃,而且在任職機構是公開的。如果說參與者向NIH這類聯邦機構隱瞞,基本是與其任職機構合謀,任職機構多半假裝不知道這事。為什麼說是假裝不知?因為參加「千人計劃」有個基本要求,每年在中國國內工作一般不少於6個月(《中央組織部就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千人計劃"問答》),除了幾年一次的學術休假之外,幾乎沒人能向其任職機構隱瞞真實情況,離開美國赴中國去工作半年或哪怕三個月。因此,這些人參加中國的「千人計劃」,其實是任職機構在配合。

為何會配合?常見方式是千人計劃的參與者幫助其任職的美國機構從中國拿到研究贊助,已經披露的不少「千人計劃」調查案例都有這樣的情節,從美國另一個調查中亦可略見端倪。今年2月,《華爾街日報》披露,美國教育部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展開調查,這是一項持續評估的一部分。該評估發現,美國大學至少有65億美元來自中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等國的外國資金沒有上報。根據這份文件,官員們指責學校積極向外國政府、公司和已知對美國懷有敵意並可能在尋找機會竊取研究成果和「散布有利於外國政府宣傳」的外國人募集資金。

上述問題因哈佛大學化學及化學生物系主任李柏(Charles Lieber)遭受聯邦指控,並於今年1月被捕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起訴書稱,李柏在自己的美國研究團隊從美國相關機構處獲得逾1500萬美元資助的同時,通過「千人計劃」接受了數以百萬美元計的中國資金,還在這一問題上撒謊。讓外界浮想聯翩的是,李柏還涉及在武漢的一項生化合作。

這種情況非常普遍。據美聯社報道,2019年12月19日,位於密歇根大急流市的范安德爾研究所(Van Andel Research Institute)向美國政府申請資助時,以「故意忽略或草率無視」的態度,未披露該所研究人員已從中國政府獲得資助。該研究所擁有一個具有尖端技術的癌症研究機構。

「千人計劃」於2008年建立,直到2016年以前,美國大學、研究所接受中國政府資助蔚然成風。「千人計劃」在美國招募人才暢行無阻,完全公開,美國知識產權被中國各行業低成本分享(成本主要花在研究者個人及其供職機構),對美國經濟安全、國家安全構成巨大威脅。美國也算設了籬笆,比如要求大學獲外國資助超過25萬美元必須申報,但形同虛設,人們將籬笆輕輕一提就扔一邊了。面對中國這種時刻想「師夷之長技以制夷」、視國際規則如兒戲的國家,不設防就等於開門揖盜。

美國為何必須吸納外國科技人才?

資料圖片:2018年在中國深圳舉辦的「千人計劃」外專項目受聘儀式(DR網)

美國科技人才國別構成說明,美國科技研究對中國人才依賴甚大。這種依賴基於兩點,一是信任,二是確實本土人才不夠。

美國依賴外國人才,對利益對立的國家的人才也一概歡迎,首要原因是制度自信,認為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也很富裕的超級大國,既能為外國培養人才也能為這些人才提供自由寬鬆的社會環境。美國大學研究機構也對外國人才持極為開放的歡迎態度。其次則是美國不太願意正視的問題,美國的中學、大學教育在20餘年的進步主義教育理念引導之下,培養的青年越來越巨嬰化,在公民責任與權利方面,幾乎只談權利,極少培養青少年的責任感。在知識學習方面,逐步降低中學與大學的教學要求。其理由是,隨著教育的普及,更多人上中學、大學,不能要求他們達到以前學校的平均水平。這種以快樂主義為理念的教育,是對教育平權的錯誤理解。教育平權,是要使從前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人接受教育,而不是降低標準、讓所有人平等地接受降低水準的劣質教育。

以知識學習而論,進步主義宣稱,用更有時代氣息的課程取代沒有用的古典課程,比如希臘語和拉丁語。但結果是放棄了有一定深度的數理化課程、經濟學、現代史等,被進步主義教育青睞的是跟學術無關的駕駛、烹調、美容以及包括同性戀、變性等等在內的性教育,已經越過青少年性教育的邊界,很難分清是色情還是正常性教育。早在十年前,我作為家長去聽過一位中學物理教師(他是新澤西州的年度優秀教師)的講座。他談到,公立中學尤其是黑人社區的公立學校,不少已將物理、數學從高中課程中剔除,一些學校將其作為選修課。這位教師用大量圖表與數據比較十國的中學教育,美國列為倒數第二。他指出,美國中學教育放棄知識學習,對美國的未來人才培養非常不利。事實證明,這位中學物理教師的擔憂是有遠見的。中學放棄或者減少數學、物理教育,導致美國大學的理工科學生國際化趨勢明顯,尤其是中國學生偏多。中國在美國學習的人才多,留在美國研究機構的人自然也多。2019年,著名人工智慧學術會議NeurIPS接受了超過1400篇論文,從中隨機抽取了175篇論文的671名作者的教育和工作背景,結果發現,其中有近30%是在中國大學讀的本科,高於任何其他國家。但有超過一半的人後來在美國繼續學習、工作和生活。

美國大學教育的弱點,在今年的武肺疫禍中再次顯露。全球化基於比較成本學說,形成了產品的全球供應鏈,美國等發達國家掌握研發及核心技術,其餘的產品則由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生產。這種全球化的生產鏈構想在今年武肺疫情時期,由於中國因掌握防疫用品、呼吸機的生產而對世界各國趾高氣揚之時,各國才開始意識到產業空心化的嚴重後果。以美國為例,美國的研究開發能力確實強大,比如這次在武肺病毒的核酸檢測方面,已經升級了6代設備,一代比一代精細可靠。但美國美敦力公司(Medtronic)卻不得不將呼吸機的知識產權完全公開,讓其他國家去生產,其中包括中國。原因是:疫情緊急,美國人有知識產權卻生產不出呼吸機。據說呼吸機的1400多個零件,有1100多個要在中國生產,包括最後總裝。這就是美國今天的問題,有高科技,沒有生產手段,沒有生產能力,缺乏生產所需要的專業工程師與熟練工。簡言之,美國缺乏培養工程師的土壤,緣於不少中學放棄了數學、物理的基礎教育。2019年10月10日,斯坦福大學教授、軍事史學家Victor Davis Hanson在Fox網站上發表文章,認為在學習方面,2020年的大學畢業生掌握的知識只有1950年畢業生的一半。

吸引國際人才是把雙刃劍,中國的科技精英在為美國貢獻智力的同時,確實也為美國帶來了科技安全問題。人才培養不易,一旦涉及這類科技泄密,對美國與人才都是損失。因此,美國應該開始考慮教育改革。當然,數理化基礎教育不夠只是美國進步主義教育的弊端之一,真正的大問題來自於培養了信仰共產主義的左傾青年,而且日益Far Left。這些弊端在餘波尚存的2020美國文革中已經暴露得非常充分,今後還將影響美國國運。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