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幕 中共三常委與美方交手鎩羽而歸

—中共對付美國的老套路不靈了

中美之間已經陷入新冷戰。美國全方位遏制中共,幾乎每天都有新的舉動。

中美之間已經陷入新冷戰。美國全方位對抗和遏制中共。川普總統上星期表示中美可能完全「脫鉤」,白宮官員近期連續批評中共帶來的威脅。國務卿蓬佩奧6月25日公開呼籲歐洲和美國一起對抗中共,並指目前不是美中對抗,而是世界需要對抗中共。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24日發表了他歷來對中共最強硬的講話,他表示,美國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共,因為忽視了其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美國人對中共的被動和天真時代已經結束。

接下來幾周內,國務卿蓬佩奧、司法部長比爾·巴爾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等白宮官員也將就中共的威脅發表講話。美國各部門對中共各類制裁措施近期不斷出爐。

美中關係何以至此?本文選取從2017年開始的多個中共高層出面的片段,展示中共施展對付美國的老套路——對美企施壓以勸說美國政府改變政策的舉動,在川普政府面前屢屢失靈。

2018年年中的會議上習近平對美沮喪情緒爆發

2018年5月,劉鶴華盛頓與美方的談判失敗。5月末,美中雙方在北京的談判也不順利。當年5月29日,白宮宣布將對500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具體商品清單在6月15日公布。

當年6月,習近平會見了包括高盛集團和凱悅酒店集團在內的20個主要歐美跨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們。習近平要求他們讓美國政客放寬對中共的限制。他警告說,如果失敗,他們的公司可能會在貿易戰中受損。

根據與會人士的描述,習近平在會上說:「在西方,你們的想法是如果有人打你左臉,你要把另外一邊臉轉過去給他打。」「但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會反擊。」

習近平用婉轉的說法提出了相當直接的威脅:「一扇門關上,另一扇門打開。」這也表示中共將對不參與貿易戰國家的公司給予優待。

與會者說,在會見結束時,習近平對美國的沮喪情緒爆發了。「我們尊重你們的民主制度,」他說,「你們為什麼不能尊重我們的?」

在習近平與美方高管接觸之前,王岐山和汪洋早就已和美方展開接觸。

2017年汪洋實施的中共對美策略

2017年1月美國總統川普上任,開始醞釀反制中共對美的不公平貿易。美中關係自此開始緊張。

同年4月,川普和習近平在佛羅里達海湖莊園會面時,雙方同意實施經貿「百日計劃」。在「百日計劃」截止時,7月19日美中在華盛頓進行首次全面經濟對話。此次對話,中方由中共副總理汪洋帶隊,美方則由商務部長羅斯和財政部長姆欽等官員出席。

會後,中方自稱「兌現承諾」。

美方認為中共是在拖延時間,最後雙方取消了原定的新聞發布會,更沒發表聯合聲明。當時,一名美政府高級官員對媒體表示,中美雙方在大多數對美國非常重要的貿易及經濟話題上,未能達成共識。

有一個細節可以看出當時中共高層的心態。

在《華爾街日報》的記者看來,「在與羅斯的談判中,汪洋認為他不必付出太多就可以使美國人滿意。他認為,中國的錢將帶來川普(川普)想要的那種結果。」

中共官員認為,通過向外國銀行、保險公司和代理商進一步開放中國市場,可以使中國與羅斯達成的交易更甜蜜。但是他們認為,至少在當時,沒必要去達成一個協議。此外,汪洋將在秋天召開的四中全會上晉陞為新的政治局常委,安全地處理和美國人的交易比被批評為屈服於美國人要好。」

當時《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最終拒絕了羅斯與中共談出的結果,認為他對待中共不夠強硬,原定的簽字儀式最後被迫取消。

2017年8月18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正式對中國發起「301調查」。這也是美中貿易戰的導火索。

中共幾十年來對付美國的「老辦法」失靈川普開始加稅

幾十年來,中共利用大型美企遊說美國政府放棄反共,這一套手段屢屢奏效,但現在不管用了。這不僅是因為川普入主白宮,還因為中共與美國企業之間關係逐漸變差。

時任國務卿沃倫·克里斯托弗(Warren Christopher)1994年飛往北京就人權問題進行談判時,中共總理李鵬不屑一顧。李鵬告訴美國官員,高盛和其它美國大公司已經告訴他,他們正在遊說柯林頓政府,使其讓步。李鵬認為他們能佔上風。克里斯托弗多年後說:「他基本上是敢說『儘管取消我們(貿易權),看看誰輸掉中國。』」

美國商會常務副主席邁倫·布里安特(Myron Brilliant)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當國會2000年要對一項有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法案進行投票時,大公司們為了使其通過,花費了1億美元進行遊說。他說,這比之後那些公司用於所有國會貿易爭端相關的費用加起來還多。

中國的龐大市場並不足以抵償那些支持中國的公司遇到的困境。被說客們稱為「Rump集團」的波音(Boeing Co.)、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 Co.)、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Co.)等10家公司在90年代中期開始為中國加入WTO進行遊說。

其中的美國數字設備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rp.)已經破產;同在其中的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在2008年幾乎拖累了全球經濟,不得不接受美政府救助;第三家伊斯曼·柯達(Eastman Kodak Co.)成為了空殼公司;第四家是摩托羅拉公司,它被拆分為兩家公司,其中一家賣給了中國公司,另一家則起訴一家不同的中國公司,指控其竊取技術。

到2014年,中國美國商會中只有三分之一的成員對他們在中國未來兩年的前景表示樂觀,這個數字約是2008年的一半。

與此相對的是,在中美產生爭端的關鍵時刻,對美國人出讓小部分經濟利益以換取美方妥協,成了中共的一種慣例。

在2017年汪洋與美方經濟對話之前,中共同意對美開放牛肉市場。當年5月12日,川普發推文稱,「中國剛剛同意允許美國再次向中國出售牛肉和其它主要產品。這是真實的消息!」

但實際上,中共只是在「賣舊貨」,而剛上任的美商務部長羅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中共早在2006年就討論過重新開放其牛肉市場。2003年,因對瘋牛病的擔憂,中共禁止美國牛肉進口。

2013年,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訪華期間再次推銷牛肉。他告訴習近平說,如果你重新開放市場,「你可以讓我成為英雄。」但中共什麼也沒做。

對於中共來說,開放牛肉市場是每當美中產生爭端時都可以做出的讓步,就像這次一樣。

在川普拒絕中共的讓步後,2017年的談判雙方不歡而散。

到了2018年,川普政府動真格,先後多次對中國徵稅。當年的1月22日、2月14日、2月27日等,美國均對中國產品徵稅。

2018年4月4日,美發布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將對中輸美的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隨之中共對原產於美國的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征25%的關稅。

當年4月10日,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宣布將實施「四大開放」新舉措,承諾將大幅放寬外國企業的市場准入,降低進口汽車關稅,增加進口,保護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等。

王岐山出場「救火」的三次會議

隨著美中貿易戰升溫,習近平也派出親信、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去了解美國人的需求。過去幾十年來,華爾街金融大佬在中、美關係間一直有著特殊的影響力。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主管較長時間經濟的王岐山與許多美國政客和華爾街高管打過交道。

據《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註:此書由兩名《華爾街日報》記者編著,中文名為《超級權力對決》)描述,王岐山多次召集了美國公司CEO們參加「非正式老友聚會」。

2017年底,王邀請了美國私人股本公司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的聯合創始人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該公司在中國的投資涉及金融服務,醫療保健和技術領域。「川普是一個罕見的現象,還是趨勢?」王向魯賓斯坦提問,而中共外交部官員在記筆記。

魯賓斯坦回答說:「川普是美國態度變化的指標。」

王同意。

王說,來見他的「紐約金融界人士」對普通美國人如何看待中國,以及普通中國人如何看待美國,太過於樂觀。

2018年1月上旬,王岐山與包括前柯林頓政府國防部長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在內的一群來訪的美國首席執行官會面,但這些人並不像中方那麼熱情。

王岐山要這些高管告訴他在中國遇到的問題,他認為川普政府也會提出這些問題。但是這些高管主要是利用時間向王介紹他們的公司能向中國提供什麼。王岐山惱怒地告誡了這群人。他想要情報,而不是廣告。

幾個月後,王會見了美國新任駐華大使,前愛荷華州州長特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布蘭斯塔德於1985年在美國接待過來訪的習近平。

王對布蘭斯塔德說了好話,如中共對與華盛頓的對話有多重視,以及外國壓力如何幫助北京推進改革。布蘭斯塔德友好地警告說,美政府對中國政策的耐心已經變低。

楊潔篪訪美未達效果

2018年2月初,習近平又派中共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楊潔篪前往華盛頓,試圖緩解緊張局勢。

楊於2016年末訪問華盛頓,對川普競選人員發表看法。楊表示,當選的總統不應在台灣問題上挑戰中國,此舉使一些川普政府的官員不滿。

現在,楊潔篪帶來的信息是:中國(中共)不想有爭端。他告訴美國官員:「我們聽到了你們的聲音」,中國(中共)準備在未來3到5年內就川普關心的貿易問題開展工作。

美國官員內心憤怒(fumed),(中共改革)還要推遲。他們想要中共迅速改變。當時一名美國官員說,別再給我們「麵包屑」了。(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